美丽数据暗埋地雷/杨名万

马来乐坛天后拿督茜拉玛吉,本月初在社交媒体高调大弹民生经济之苦,“国内食物价格昂贵、马币疲弱、生活费高昂及工作机会少。”

哀叹民生苦后,她又咬住政府政策,要高官负责,“大马国人背负不是自己生产的债务,政府高官须找出错误,专注在将国家经济带回正确轨道的工作上。”

生活成本问题难解

她这番话引起各级政府高官鞭挞,一直到联邦直辖区巫统代表利查曼,在巫统大会上要政府正视生活成本高涨问题,并形容这是定时炸弹,会成为巫统和国阵灾害后,形势戏剧化改变,政府高官即刻虚心接受,还迅速成立特别理事会处理这生活成本高涨问题。

这个以副首相阿末扎希为首的国家生活费行动理事会,任务当然是要解决国人面对生活成本高涨问题。

根据政府高官当时解释,马上可执行的活动可归纳成以下六种:

1.通过“国家蓝海策略”让各相关部门合作,全部内阁部长都须关注物价问题,和提供解决之道。

2.关注导致通胀的元素,如房屋、交通杂费及食品等价格高涨问题。

3.重新推介一个大马人民商店2.0(KR1M2.0),包含各类人民需要的产品(确保出售的货物比市价低)。

4.严厉执法,对付牟取暴利、垄断、囤积居奇及商业结盟等致生活成本高涨商家。

5.通过农业及农基工业部及旗下机构,对付中间人抬高价格牟利手段。

6.通过巫统区部,每月在全国各地举行“人民销售市场”,以低于市价出售产品。

这边厢刚说要成立理事会应对,那边厢就迅速列出这“六大行动”,政府高官显然没少处理过这码子事。

的确,翻开历史,自政府逐步取消补贴后,国人就已经面对生活成本问题,而官方每次都推出同样手法,民众耳熟能详,难有信心问题可迎刃而解。

处理了六年的困境

首先,政府于2011年7月杪宣布,在国家经济绩效领域,增设应对生活成本绩效领域,一马人民商店就这样扩大到全国。当时,也成立以副首相为首的内阁特别委员会,专司应对生活成本问题。

这之后,这内阁委员会似乎没能解决生活成本问题,副首相于2015年杪,建议委任7名部长,再设一个以副首相为首的“高阶官员委员会”,同样是应对高生活成本。

结果,就这样过了两年,生活成本高涨问题还是焦点,政府高官重施故技,将过去那些措施搬出来,重新演绎一次,并成立国家生活费行动理事会。

或许政府高官过后了解到这漏洞,本周四才比较认真厘清,新成立的理事会将侧重讨论导致通胀因素,会邀请更多非政府组织、专家代表加入,让这些专才和各涉及部门一起讨论,以理出一个解决方案。

这么多委员会,虽然反映政府对高生活成本的重视,但是,架床叠屋,太多近乎类似的组织,重点如果只为找藉口,避开重新启动补贴政策,这已经纠缠人民超过6年的问题,最终恐怕会延续下去,让联邦直辖区巫统代表利查曼口中的定时炸弹成真。

高生活费冰山一角

近期出炉的财经数字,看到的尽是美丽数据,从其他角度探讨民生,却会看到暗中不只是藏着定时炸弹,还埋着不少地雷。

统计局本周三刚公布,10月份零售业再次以双位数10.9%增长,这是紧随着今年第二和第三季连续两季分别以11.5%和10.4% 增长后,延续的双位数增长趋势。

但是,私人界大马零售调查行数字却显示,第三季大马零售业萎缩1.1%,首9个月仅微增长1.9%,今年形势横摆。

这落差显示官方数据和民生有明显距离,官方数字却是政府制定政策的依归,很容易变成民生经济的地雷。

如果以零售数字作为市面景气依据,国家银行可放心跟着美国近期升息走势,明年初也跟着调高利率,这将为已经面对实施消费税、废除补贴和令吉汇率低落连环打击的民生,再添一笔更高的生活成本。

生活成本高涨只是冰山一角,还有官方政策依然拖拉未明的房产市场过剩,国际评估机构再次提醒的国债官债和家债潜伏危机等等,都是美丽财经数据底下待铲除的地雷。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14-2017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