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圣诞海报选作案地点
孟加拉孤狼恐袭纽约

在纽约地铁引爆身上爆炸物的嫌犯乌拉将自己炸成重伤,身体与手部严重烧伤,警员紧急把他送院就医。(美联社)

嫌犯乌拉

(纽约12日综合电)美国纽约闹市星期一遭“孤狼”恐袭酿成4人伤,美国媒体报道,在纽约地铁引爆身上爆炸物的恐嫌告诉调查人员,他是为报复美国攻击“回教国”(IS)而犯案,并且是透过地铁的圣诞节海报选择作案地点。

执法官员告诉《纽约时报》,来自孟加拉的27岁移民阿卡耶德·乌拉,是想到去年在欧洲发生的圣诞节恐袭而心生干案念头,并表示他的攻击是为报复美国空袭叙利亚的“回教国”。

报复美国炸叙利亚IS

乌拉在星期一早上的尖峰时刻于挤满人的纽约时代广场地铁廊道引爆炸弹,但炸弹仅部分引爆,将他自己炸成重伤,仅造成另3 人轻伤。乌拉的身体与手部被烧伤送医,医院表示他的伤势严重。

官员指出,乌拉是一名心怀不满的前豪华轿车司机,他是在布鲁克林的自家公寓内上网学习制作炸弹。

纽约州州长古莫称恐嫌是“孤狼”犯案。

恐嫌的一名女性邻人指出,她已多月未见过他,并形容乌拉的住处很静谧,且严守回教习俗,不过她没看过有极端主义方面的事证。

女性邻人也表示,他是个不错的人,对他会犯下自杀炸弹案感到震惊。

孟加拉的警方督察长霍克受访时指出,乌拉来自孟加拉东南部吉大港,在孟加拉无犯罪纪录,上次回国是在今年9月8 日。

数名知悉调查的官员指出,尚无资讯指向乌拉曾被任何美国情报或执法单位掌握与好战团体有联络,但不排除日后会有相关发现。

一位不具名的消息来源表示,乌拉7 年前透过家庭签证抵达美国。

调查人员相信,乌拉是在进入美国后自我激进化,很可能是透过在网上观看好战团体的文宣。

爆炸事件发生后,大批消防人员及纽约市警到场应对支援。(欧新社)

恐嫌无犯罪纪录粗制土弹炸伤自己

孟加拉国家警察首长霍克指出,美国纽约曼哈顿恐嫌乌拉在孟加拉无犯罪纪录;而乌拉移民美国已经7年,当局也没有他的犯罪前科。

此外,乌拉粗制滥造的土制炸弹没有爆发巨大威力,只炸伤自己和周边3名路人。

纽约市曼哈顿中城第42街和第8 大道间的港务局巴士站星期一上午尖峰时段发生爆炸。纽约警方指出,27岁的乌拉将爆炸装置用带子绑在身上并且引爆,造成他自己和另外3 人受伤。

纽约州长古莫表示,乌拉不是恐怖组织“慎密网络”成员,但似受“回教国”(IS)或其他极端集团“影响”。

美国总统特朗普上周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令人忧心恐激发某种报复。国土安全部长尼尔森敦促民众继续提高警觉。

纽约市长白思豪对市民说:“恐怖分子不会得逞”。

纽约港务局巴士总站是美国最大的巴士站,每年客流量超过6500万人。时代广场第42号大街地铁站位于这座车站的地下层。

纽约警方关闭了肇事的地铁站。同时派驻大量警力在港务局巴士总站和时代广场周围戒备。(美联社)

爆炸事件一度导致通勤状况一片混乱。警方关闭了巴士总站和时代广场周围的地铁站。

恐嫌透过亲属链抵美特朗普吁改革移民制

美国总统特朗普称,周一的未遂恐怖袭击进一步显示出美国的移民制度需彻底改革,以结束基于家庭关系而移民的政策。

特朗普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周一的恐袭嫌疑人是通过亲属链移民进入美国的,这种做法与国家安全相悖。

27岁恐嫌乌拉于2011年从孟加拉移民美国。他获得了美国公民亲属签证,是合法的永久居民。

最近几周﹐“链式移民”问题成为共和党讨论的话题,许多共和党议员建议,结束这种做法应该与所谓的“追梦人”合法化联系在一起;追梦人是指在童年入境美国、一直非法居住在美国的人。

特朗普称,他的第三版旅行禁令有助于缓解安全担忧。这项引发广泛争议的旅行禁令限制6个回教国家及朝鲜的大多数外国人和委内瑞拉政府官员入境美国。

但特朗普补充说,国会需要废除基于家庭关系而移民的政策。

该旅行禁令不涉及孟加拉公民。

美国国土安全顾问尼尔森在一份声明中称,特朗普政府将反击任何以美国为目标的恐怖分子。

她表示,国土安全部正协助纽约政府部门对这起事件作出反应及调查。

警方关闭了肇事地铁站,公众不能乘搭地铁上班,场面混乱。(欧新社)

美国反恐  孤狼难防

美国星期一的恐袭使纽约早晨的通勤陷入混乱、列车改道及大批警察涌上街头,也再次凸显“孤狼”式恐袭的难以预防。

纽约市自2001年血腥九一一恐袭惨剧后组建的反恐部队,在这次事件曝露出局限性。反恐部队学习的是如何对攻击采取快速和有效的回应,却要面对几乎是不可能任务的预防各种威胁,特别是锁定公共场所与纽约庞大运输系统的“孤狼”行动。

每天600 万人搭地铁

纽约市每天有近600 万人搭乘地铁,进出纽约地铁 472个车站的任何一处;纽约地铁站数远比全球任何地铁都多。

据美国国会研究处(CRS )今年稍早的一份报告,采取开放式进出方式,某种程度造就铁道系统的乘客运量达到飞航班机的5 倍,却也产生独一无二的安全脆弱性。

曾任美国国土安全部分析师、现为马萨诸塞州马力马克学院犯罪学教授的诺兰说:“你无法搜寻每一个进入地铁系统的人,尤其是纽约这么大的地铁系统。”

纽约州长古莫说:“当你听到炸弹是在地铁站、是我们最害怕梦魇之一,实际状况比最初预期和担心的好很多。”

古莫确有理由担心最糟状况,因为其他发生在地铁或巴士系统的恐袭,都酿成重大伤亡。2005年多名自杀式炸弹犯攻击伦敦地铁与巴士系统,造成52人死亡;2010年莫斯科地铁遭炸弹攻击酿40死;去年布鲁塞尔地铁与机场遭协同攻击也造成32死。

纽约市警局反恐官员米勒告诉媒体:“这是无法更改的事实,无论身处纽约、伦敦或巴黎,这种事在任何地方都会发生。”

米勒表示,自2001年以来情报部门已挡下至少26宗恐袭策划。不过专家表示,这种自我激进、不为海外好战团体效力的所谓“孤狼”攻击者,让防范工作变得更困难。

警方侦查到嫌犯乌拉住在纽约布鲁克林的公寓,派员前往调查。(欧新社)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14-2017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