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辉汶领军扩大版图
豪华云顶共享酒店产业

豪华云顶集团总裁拿督林辉汶

1977年成立的豪华云顶,从云顶旅客来回载送服务,发展到横跨旅游、娱乐、制造和贸易业务,事业版图不断扩大。

如今,豪华云顶在集团总裁拿督林辉汶带领下,加上一带一路的加持,将业务扩大至共享经济的新领域,推出共享豪华酒店产业,放眼消费能力不断高涨的中国买家,势必成为国内共享产业的顶尖楷模。



中国经济不断壮大,对亚洲大部分国家都有贡献,尤其是在中共十九大后,政治和经济更加巩固,对全世界大部分新兴国家来说是个佳音。

除了经济规模外,中国在科技及网络基础设备上,也发展得非常迅速,加上中国大数据、互联网和物联网科技领域发展日新月异,有些科技甚至超越世界其他发达国家。

林辉汶指出,中国市场扩大,还有不少地方还未被完全开发,因此,虽然已经步上迅速发展多年,中国的潜能仍然令人无法忽视。

此外,中国提出的“一带一路”计划,涵盖范围达65个国家,其建设秉承着共商、共享、共建原则,发展相关区域项目。

中国进行的共享模式,正与豪华云顶集团(美国)近期极力开创的共享酒店产业项目模式不谋而合。



位于波德申的豪华云顶海上度假村,是豪华云顶集团(美国)推出高档酒店产业之一。

产业多元扩大营收

豪华云顶集团旗下的豪华云顶马来西亚,从事电器产品和矿业业务,厂房设在印尼巴淡岛,生产的产品都外销至北美和其他国家;另一家子公司,即豪华云顶集团(美国)公司(HWGG),则负责旅游服务和娱乐业务,以及现在进行中的旅游酒店房地产。

在中国倡导的“一带一路”宏大计划下,豪华云顶也与中国企业进行不少贸易往来和合作。

该集团在2015年5月进军原产品贸易领域,销售中国金属与矿物产品,借以多元化业务,扩大收入来源。

如今,豪华云顶集团(美国)再次有新的举措,赶搭中国买家消费能力不断提高的大趋势,推出共享经济概念酒店产业——吉隆坡金门国际级豪华酒店套房(GOLDMEN SUITES)和波德申豪华云顶海上度假村。

作为国内首个以共享经济概念推出的酒店产业,金门国际级豪华酒店套房是由豪华云顶集团(美国)公司与Lembaran Beruntung私人有限公司联手打造。

金门国际级豪华酒店套房位于武吉免登战略性地点,楼高60层,共600个单位,每个单位的建筑面积为500平方尺,备有一房一厅,设备包括空中酒吧、无边界空中泳池、沙滩泳池及健身中心等,预计2021年竣工。

金门国际级豪华酒店构想图,预计2018年3月动工兴建。

金门国际豪华酒店  高科技添生活品质

作为国际级豪华酒店产业,金门国际级豪华酒店套房也采用了多个高科技设备,提升产业价值和生活品质。

“我们使用先进的区块链(Block Chain)技术,所有交易以匿名的方式进行记录及确认,确保买卖交易公平合理和安全性。 ”

金门国际级豪华酒店套房共推出3种投资配套,分别是12万5000令吉、13万5000令吉和14万5000令吉,每间单位最多只限12名拥有人,目前已正式开卖。

豪华云顶集团(美国)在今年9月推出上述公寓项目,并预计明年3月动工兴建。

林辉汶透露,该项目目前拥有的投资者,超过50%来自中国,其余来自新加坡、韩国、泰国、日本、印度和香港等等。

“共享经济在网络科技的创新下,日渐成为大规模的新时代商业模式,该概念允许多人集资以达到特定目标。”

他也指出,共享经济在中国已不是新事物,该国约有40%商业模式已融合共享概念,并获广大消费者认同,尤其是年轻人市场。

由此看来,豪华云顶集团(美国)所推出的共享经济概念酒店产业,有望能够获得来自中国市场的热捧。

此外,许多人想要购置房地产,但是资金往往是最大阻碍,而载有共享经济模式的酒店产业,正是他们的最佳选择。

林辉汶说:“通过这项创新的商业模式,投资者即可成为金门国际级豪华酒店套房的单位持有人,可自住也可出租,在共享经济平台赚取收益,免去贷款和利息的烦恼,大幅降低负担,一举两得。”

金门国际级豪华酒店设计典雅,符合时尚、豪华与典雅的风格,充斥着现代主义的秀气。

争取中国客大市场

中国迅速发展,带来庞大的消费群体和游客,各国有争先恐后相处策略,抓住中国人的消费胃口。

查看豪华云顶在过去的企业发展途径,不难发现该公司也极力抢夺中国游客,扩大企业收入来源。

除了发展共享酒店产业外,豪华云顶与瑞士免税店运营商Dufry AG独资子公司Dufry International AG,联手在彭亨云顶高原度假胜地的SkyAvenue购物广场内,经营免税商店。

林辉汶指出,在中国旅客带动下,我国旅游业未来前景正面,去年,我国游客按年增4.3%,从前年的2570万人增加至2680万人。

“同时,去年旅游收入也按年涨18.8%,从691亿令吉,增至821亿令吉。”

通过成立联营公司,让豪华云顶得以借助Dufry集团的实力,进军旅游零售业务,并将该业务拓展至彭亨云顶高原度假胜地,预计能长期贡献公司的业绩。

提倡共商共享共建

对林辉汶来说,在中国政府倡导“一带一路”下,与相关国家政府密切合作,达成大规模项目。这股动力不仅仅停留在政府阶段,而是透过这些大型项目,来带动当地私人企业。

“大部分的‘一带一路’项目,都是政府对政府,但受惠渗透是由上(政府机构)至下(私人企业),比如发展高铁和港口,以及其他基建建设项目。”

然而,林辉汶觉得不少商家缺乏深入了解这项大计,时不时都把‘一带一路’字眼挂在嘴边。

“马中贸易往来已进行数十年,而不是在‘一带一路’后才出现。而且,‘一带一路’提倡的,是共商、共享和共建精神,发展基础设施等。

“能够呈现出这些精神的合作,才称得上是‘一带一路’主义项目。

林辉汶与豪华云顶地产有限公司执行董事林俊濠父子俩,携手发展共享经济概念酒店产业项目。该模型为豪华云顶海上度假村。

需了解中国风情

林辉汶之前透过南亚矿业公司,与中国企业有频密往来,当中也因为文化差异碰到了不少钉子。

“许多人想趁着‘一带一路’计划到中国发展,不过虽然大家都是龙的传人,但思维上大不相同,不容易交流,因此商家必须事前了解当地的风俗人情。”

不过这现象不单单发生在中国,按林辉汶的经验,几乎每一个国家都是如此。

“我到过韩国、日本、香港和美国经商,都有面对如此问题,不过如果有一个合适的伙伴,这些问题到最后都可迎刃而解。

“对当地国风民风的看法,这就得见仁见智,但经商有成有败,到国外贸易前做足功课是必须的。”

多位商界友人出席豪华云顶在2017年11月举办的产业项目展销会,左起为豪华云顶集团(美国)董事刘桢林、NPG代理集团创办人兼总执行长拿督彭建伟、林辉汶、林俊濠,以及SocialMex创办人陈浩然。

准备迎接中国科技

中国来马投资规模日益增加,大部分集中在基础建设项目和贸易方面。

有些人认为,中国来马投资仅仅是赚钱,没有将其技术转让至我国手上。

林辉汶对此有另一角度看法,认为就算要中国转让其技术来马,也要看我国是否有承担这些技术的能力。

“中国科技的转让,也要看我国接受的能力是否到位,好比如我们是否有足够的基础设施,人才是否足够等等因素。”

换言之,在高科技面前,大马还未准备就绪接受。

提到中国科技,不少人会将该国水平与另一超级大国——美国科技相比。林辉汶对此有不同看法。

他说道,中国地广人多,想要推销产品,必须借用科技的优势达到价廉物美的目标,由此让电子商务在中国以超高速步伐发展。

“在我看来,科技分为几种,如果是在商业科技运用上来说,中国似乎已超越许多大国,成为全球领导者。”

若在其他科技方面,如半导体、电子,乃至武器装备,其他国家仍占上风,如美国、韩国、日本等。

豪华云顶(马来西亚)在印尼巴淡岛的厂房,生产电子设备销售至北美等市场。

中资入驻非“典当”大马

林辉汶口风一转,批评部分人士提出中国入资大马犹如将大马主权典当的言论,称国家要发展不能缺少外资的参与。

“如果一个国家要发展,不能缺少来自国外的投资,这并不能说成‘出卖国家主权’,好比如屋主将资产出租,不代表‘卖屋’。”

他狠批市场言论,说道不只是中国,大马也迎来许多国家的投资入驻,好比如美国、日本、台湾等等,难道这也叫做卖国吗?

“邻国新加坡也迎来多国投资,外资也在当地置产,难道他们也在‘卖国’吗?”

林辉汶笑称,如果中国真的要“买下”大马,那中国也不用大费周章砸钱,直接动武就可了。

“大马是一个拥有主权的国家,执行者本身宪法和各条例来治国,因此在面对庞大的外资入驻时,大马还是有主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