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的哥斯达黎加

一早起来便见漫天霏霏细雨。雨一停,决定上退房走去博卡斯海事旅行社的码头,准备去哥斯达黎加(Costa Rica)。哥斯达黎加的货币叫科朗(Colone),1美元约兑500科朗。旅店、旅行社和旅游景点通常都接受美元,只有交通、餐室和小商店才只收科朗。

巴拿马博卡斯德尔托罗镇的渡头。

河边的水上人家。

乘坐的快艇于8点35分启航,不消半小时便到了阿尔米兰特,一辆休旅车在那儿接应,一小时内把我们和另5个乘客送到瓜比都的希浩拉河畔的关卡;河对岸即哥斯达黎加了。出境手续很简单,官员在护照内贴上标签,我们每人交上3美元,再把护照呈给另一个官员,他在上面盖个印章便成了。 

瓜比都的希浩拉河畔的关卡。

没有军队的野生动物乐园

走过河上的钢桥,来到哥斯达黎加的关卡,时间马上倒退1小时。填写入境卡,呈上护照和改天我们离开中美的飞机行程,便完成通关手续,干净利落。

当地时间9点35分,我们上了通往塔拉曼卡老港(Puerto Viejo de Talamanca)的路。两旁一望无际的香蕉园,路况越走越差,个半小时后才来到老港。在丽客宾馆找了间双人房安身,每人10美元(约40令吉)。海滨离宾馆很近,那儿有间专司生态游的旅行社,决定订购了其配套,当晚去看棱皮龟生蛋。

在泥沼地觅食的黑鹭。

300令吉看棱皮龟

棱皮龟曾经是我国登嘉楼州兰道阿邦的常客,然而由于国人肆意破坏这种海龟的繁殖环境,如今在我国再也看不到棱皮龟了,害我俩得各花75美元(约300令吉)在远隔重洋的中美寻找这老朋友的芳踪!

由于这一带的海滩并不迷人,决定次日便前往圣荷塞。

在卡灰塔国家公园内寻幽探秘。

吃过午餐后,乘坐巴士去卡灰塔(Cahuita),到了车站再步行半公里去卡灰塔国家公园。在公园内的滨海沙径上走了一公里半路,却只看到许多蓝色的小螃蟹、一只花蝴蝶及些许野花。来到河边,遇到个公园监察员,他献议带我们观察园内的野生动物,收费10美元(约40令吉)。

议价后收费减到5美元(约20令吉),他在个多钟头内带我们看到了5只紧贴在树干上的小蝙蝠、几只三趾树懒和二趾树懒、3只青鬣蜥、3条黄色的许氏棕榈蝮(一种隶属响尾蛇科的毒蛇)、一条鞕蛇、一只银色的毒箭蛙、一只坐在窝里孵蛋的蜂鸟、几只白面卷尾猴、几只斗篷吼猴,以及蜘蛛和蟋蟀等昆虫,收获可谓十分丰硕。 渡鸦捉飞虫特技

晚餐后回旅社等待司机载去看棱皮龟!

黄色的响尾蛇科毒蛇。

旅行社派了一位风趣的司机前来接待。只见车子在夜幕中穿过森林,车灯照山猫及许多擅长急速飞过车灯光束捕捉飞虫的“库尔沃”鸟。当时看不清楚这种鸟的模样,后来翻查资料,原来西班牙文Cuervo指的是比一般乌鸦大的渡鸦。我们在很多地方都看过渡鸦,从不知渡鸦有靠车灯捕捉飞虫的特技。

了解棱皮龟生态

进入干多卡曼扎尼若野生动物保护区(Refugio Nacional de Vida Silvestre Gandoca-Manzanillo)之前,车上多了个向导;他为我们讲解棱皮龟的生态。到了公园,向导先去公园办事处登记姓名,然后司机把我们送到约9公里长的海滩上来。

蓝色的螃蟹。

每年4月至6月,棱皮龟会在夜间上这海滩来产卵,公园管理人巡视海滩,发现海龟上岸,必通知向导,向导则带领游客走到海龟的后面,在向导手电筒的暗淡红色灯光照射下静观整个产卵过程,严禁拍照。我们非常幸运,夜未深便巧遇海龟上岸,而且就在我们等候地点附近。海龟壳长1.55米,重达500公斤,正在以后鳍足掘坑,公园管理人早已准备了塑胶袋,匍匐在海龟后等接龟蛋。

白十字架蜘蛛。

公园监察员带领我们寻找野生动物。

自行消除产卵痕迹

过了一会儿,向导带大伙去附近的海龟孵化场。那是块以围篱保护的沙滩,收集来的海龟蛋埋在大小和深度与海龟挖的相仿的坑里,让龟蛋得以不受干扰自然孵化。我们刚要回去看海龟,只见管理人提着塑胶袋走来,里面装了整80粒软壳蛋,部分体积较小、发育不全。小蛋孵不出龟来,但当小海龟破壳而出的时候,这些小蛋也会破裂,为小海龟提供润滑剂。

棱皮龟产卵完毕后,把坑重新盖好,并小心翼翼地把沙地抹平,消除所有产卵的痕迹,同时还在邻近地方做个诱敌的假坑后才施施然爬回去海里。整个产卵过程耗时大约两个钟头!

卷尾猴。

高高树枝上的鬣蜥。

下期预告:
往哥斯达黎加首都圣荷塞(San Jose)。

图/文:陈美枫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