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政府要钱的方法/南洋社论

政府和研究报告都说经济良好,前景美好,增长向好,明年GDP还会突破5%关口,但,人民呢?都说钱不够用。

虽说穷则变变则通,但大部分人不是魔术师,不会变则没辙,没辙就没希望。大马人有个好康头,没钱,可以赚;赚不来,可以拿,向政府伸手即可,政府乐得扶贫,叫一马援助金。

分派了多年,今天有报道称,大马赤贫近零。

世界银行集团首席经济学家苏迪尔博士指出 ,东亚国家包括大马除贫奏效。可喜可贺背后,专家没说是否与一马援助金有关,却道一马援助金非减贫方案。

方法是施政及通过税制提高收入,讲的是国家与政府的荷包,有了钱就可以惠民,当然不是一马援助金,而是教育用途上。

重点来了。

周一,第二财长佐哈里说:除贫须改变思维 。

“教育是消除家庭和下一代贫穷的唯一方式,巫裔要消除贫穷就应该改变思维,把孩子和下一代的教育摆在最优先位子。”部长讲的是巫裔的教育。

学者、专家或官僚一致认定,要改变命运、致富,唯有“教育”。

华人老祖宗五千年文化名训“书中自有黄金屋”,思维再改变也万变不离其宗“再穷不能穷教育”。

“虽然他们(非土著)最终过世了,但遗留的财产传到有受过教育的孩子手中,这些财产进一步变成数十亿的资产。”部长不多此一举“非土著”教育,道理或许在此。

今天,报章有漫画:“学巴涨价,不用上学?”歇后语是:想得美。教育对华裔之重要,不言而喻。

佐哈里给了二个例子。

例子一:过去我国非土著虽然有者没受过教育,但身为父母的他们却努力工作,一起发展国家之际,还为孩子提供良好教育,最终他们的下一代得以在商业领域闯出成就。

例子二:这些父母说没钱送孩子上学,他们却驾丰田Camry轿车,我们(父母)享福,但孩子却没有……”

“(官员)上门发现他们的(LED)电视机(厚度)竟然比我家的还要薄;我每月支付60令吉看ASTRO,他们却每个月花199令吉看ASTRO……当提到要帮孩子买学校练习簿、校服和文具时,这些人又喊没钱。”

说了等于没说,情况没变是一证明, 每下愈况更是另一证明,官僚除了官话,百姓想听的是正面话,比如如何找钱,PTPTN是一途径,奖学金又是另一途径。

中等收入群体(M40)总认为,高不成低不就, 一马援助金没份儿,但只要了解教育的重要,可以拿到的钱,都要比任何一项援助金,多和可贵,包括一马援助金。有古训:君子爱财取之有道。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