仿佛在世界的尽头

看见两个男人各捉住一只绵羊的双脚,抬到屠宰场挥刀,鲜血染湿了石地。

看见有人在激流中央冲洗牛肠,透彻的绿水流出弯曲的艳红血带。

看见一群人在河岸一边谈笑风生地聊天,一边把碎肉团挤入透明的肠带内。

看见一个母亲把孩子半浸在一个锅内洗澡,每一桶水浇淋下来的时候,孩子就尖叫一次。

然后转一个弯,来到一条土巷的入口,没有人,晌午的焦阳在头顶曝晒。

这条巷子确实一个人影也没有,很静很静,只有冷风的嚎叫声。

巷子的两旁是一排双层的屋子,每一间屋子的墙壁都是以块块土砖叠砌起来,而且一致粉刷上白漆,门窗都紧密地关着,仿佛都是被遗弃的住宅。

我可以感觉阳光的强烈,但整条巷子躲避在阴翳里,然后看见一个老妇女抵着头走过来,然后看见一个小女孩孤独地站在一间屋子的门前,那扇门,也是紧闭着。

然后我听见幽幽传来有人在吟诵经藏的声音,袅袅回绕在巷子里,久久荡漾。

接着导游转入巷子尽头的最后一间屋子,是一间备有餐馆的住宿茶楼。

当我们在吃着简单的煎蛋炒面时,我看见窗外刺眼的光线,但叶子凋尽的枯枝不断摇摆震动,偶尔拍击在窗镜上,咯咯的噪声冷冷作响。

吃完中餐,我们又开始动身启程,我站在茶楼的外面,阳光很热,但风很冷,往前方望去,茶楼旁有一棵大树,树下弃置着两架古旧的巴士,车胎都瘪扁了;离巴士不远处竟然伫立着一排公众厕所,之后就是宽敞的河川,一排还渗透着秋色的树丛,蜜糖黄的光秃群山,群山后的雪山在蓝空下闪耀。

辽阔的天地,毫无人烟,顿时我错觉自己已来到世界的尽头。

这是Larjung,这一次健行中我印象最深刻的村镇。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