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人鼓剧场
大马鼓乐表演新曙光

人人人鼓剧场由周顺兴(右)和廖世仪(中)创办,并与核心团员廖慧鸣(左)共同经营。

相信许多对表演艺术有过憧憬的人,都曾遭遇过身边人的冷嘲热讽。本地表演艺术气息不浓,导致人们对表演艺术有着偏见与片面的印象与观点,认为表演艺术並不是一项专业。人人人鼓剧场由周顺兴和廖世仪创办,并与核心团员廖慧鸣共同体现勇气,破除人们对这方面的迷思,更于2013年4月份,一头栽进表演艺术行业里,义无反顾地撑起了人人人鼓剧场。

人人人鼓剧场是一个走出主流圈子,穿梭在人群中的鼓剧团。他们把节奏、音律和表演带给最草根的平民百姓,用那多元色彩的音乐,唤醒这片城市。

其实,鼓剧团的作品甚多,其中包括《独角戏》、《众鼓歌》、《咚哒击》、《对话》、《老鼠娶亲》、《鼓歌游走》、《射日传说》等。他们的作品曾到过印尼、比利时、德国、威尼斯、日本、法国等地演出,更踏足雪洲万饶镇、霹雳州十八定、马丹、丹柔马林、柔佛永平等的郊区做下乡演出。

人人人鼓剧场的团员善于利用肢体去传达想法与情感。在排练时,团员们根据导师的指示通过脚步表达情绪,时而快、时而慢、时而急促、时而彷徨。

将艺术融入社区

剧场的名字之所以取名为人人人,剧场里的助理艺术总监廖世仪就表示,这名字背后的典故,其实就源自于创团理念。

她说,“人人人其实就是一个众字的演变,而我们的创团宗旨,就是以人为理念,希望能让表演艺术更贴近群众,与众人一起分享。或许我们的表演场地没有镁光灯的照耀,但是,它却可能是在那些比较少机会接触到表演艺术的社区内演出。与其站在和观众有距离感的舞台上,倒不如让更多人近距离地欣赏我们的表演。”

创团的第一年,人人人鼓剧场就参与了茨厂街守护老街的一个活动。当时候,他们在曲目中搭配了一些即兴及与民众互动的空间,甚至还鼓励民众们一起随着所哼唱的旋律及鼓声翩翩起舞,以一种不压迫的心态,亲自感受艺术所带来的美好。

人人人鼓剧场擅长融合各族文化与乐器于演出当中,而多元化也让他们的演出在国际舞台上大放异彩。

结合多元文化色彩

“丛林里的鸟鸣声、风越过树叶的沙沙声”,这些都是人人人鼓剧场在表演时,要带给观众最原始及大自然的声音。他们的表演艺术方式,主要结合鼓乐和戏剧的元素。鼓手们在鸣鼓的同时,也会配合歌唱及肢体上的演绎,带来一场音乐上的飨宴。

更特殊的是,生活在这多元文化的城市里,他们除了会用一些华族民间的南方狮鼓外,同时也会融合其它不同种族的乐器,比如马来民族的贡邦,甚至还穿插一些民族色彩的歌谣。这种多元色彩元素,经常都会贯彻在他们所创作的作品中。

人人人鼓剧场于2017年受邀前往法国参与国际民俗艺术节巡演,与世界各国不同的艺术团体交流演出。借着那次难得的机会,他们也顺势将马来西亚各民族之间的乐器及传统歌谣结合在他们的创作中,以呈现大马独有的多元和谐。难得可贵的是,就连沙巴少数原住民的传统乐器及耳熟能响的马来歌谣“IKAN KEKEK”也囊括其中。

除了肢体,人人人鼓剧场的表演主要以“鼓”为乐器。创团人周顺兴平日除了练团之外最大的乐趣就是收集各种奇特的玩意儿。

大马文化人身分象征

艺术总监周顺兴说:“这次为法国所创作的长篇鼓作,不再是单一的传统二十四节令鼓,除了拥有鲜明的马来西亚特色,也结合肢体上的表演形式,甚至还加入了各民族之间的乐器。”

“游走在各大城市僻壤,参加国际艺术节,与不同的人接触,我们经常都会察觉,每一个国家的艺术团体都有自己的特别之处。这些东西很可能就是所谓的身分象征。看到这些演出时,我们就在构思,应当要如何让大众在观赏我们创作的同时,也有所谓的大马多元文化的色彩在里面。”

“或许体现在我们创作中的各族间的多元音乐就是我们在海外市场的一种定位,也是身分的象征。这并非一场单纯的演出,我们成功融合了马来西亚多元的色彩,将属于我们的表演艺术带到国外。”

《记一个时代》以鼓乐与肢体演出叙述华裔祖先下南洋的故事。

表演题材源自周遭

表演艺术本来就是反映社会的一种重要媒介。廖世仪说:“表演艺术应当是社会里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所以,我们的表演都会取自社会题材或者是身边所发生的一些故事。”

她举例说明:“当年,我们马来西亚华人的祖先披荆斩棘,胼手胝足,漂洋过海南下到达我们如今落地生根的地方。他们凭着坚毅强韧的生命力,一代又一代地传承了华人的文化。”

此次到法国所演出的创作作品–《记一个时代》,其故事内容主要是讲述先辈南下寻找出路,经历各种动荡时代如日据时代、内乱等紧急状况的血腥岁月,并落地生根的集体记忆。间接的,这与我们的生活息息相关。

廖慧鸣手上拿着的是老一辈常用来捶背的工具。他们突发奇想拿来敲击马来鼓(Gong),产生令人惊喜的听觉效果。

主要收入靠教学

大马的表演艺术圈,一直面临着不稳定的窘境。若没有获得政府或企业的资助、观众或演出的场次减少,这都将影响表演艺术工作者的收入。人人人鼓剧场,主要的一些经济来源来自于教学。虽然希望未来转以演出为主,但是,他们皆异口同声的表示,目前比较困难。

“目前,主要的收入还是靠着教学的费用,当然,间中也会参与一些商业的演出。”

然而,对“非主流”的人人人鼓剧场来说,所谓的商演却是可遇不可求,主要的原因是商家无法参透他们所表演的内容。况且,他们也不想为了迎合市场,奉承一些商家,就只是为了演出而演出,而失去表演艺术的真正意义。

尽管如此,他们还是相信,大马艺术成为一门专业是指日可待的。

除了国际舞台,人人人鼓剧场为了推动鼓乐艺术,也常常参与下乡活动,将鼓乐带到郊外。图为人人人鼓剧团在万饶林旦新村进行的下乡活动演出。

为下一代艺术家铺路

“我们这一代人是为下一代的艺术家铺路,我们不断教育下一代艺术表演者,我们到社区教育观众及做分享等,这些事情不会马上看到效果,但这就如我们的老师一样,将这件事情传承下去,就会越做越好。”

迄今,让他们感到欣慰的是,经过了几年的教育推广,已经有越来越多的马来西亚人愿意花钱看演出,而这也印证了未来肯定会有越来越多人,更乐意为剧场消费。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14-2017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