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料确认“耶城以国首都”
美全球使馆加强保安

圆顶回教堂(右)所在的东耶路撒冷圣殿山,是犹太教、基督教和回教的圣地。(欧新社)

(华盛顿6日讯)香港《明报》报道,美国政府内部近日传出总统特朗普将于今日宣布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美国传媒昨引述消息指国务院已警告全球美国大使馆要提升保安戒备,应对有关宣布之后,可能面对的保安威胁。

特朗普近日没按往常做法,再签署暂缓搬迁特拉维夫大使馆往耶城的文件,加深外界揣测他预备履行“承认以国首都耶路撒冷”的竞选承诺。

《纽约时报》和半岛电视台昨报道,特朗普周二已通知以巴双方,将承认耶城为以国首都和搬迁使馆。巴勒斯坦自治政府主席阿巴斯警告会有危险后果。

美国政治网站Politico表示,特朗普将于美国国防大学演讲时讨论耶路撒冷问题。

美国总统特朗普将在星期三召开记者会,宣布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美联社)

哈马斯警告巴人将起义

该网站亦引述国务院官员消息,指当局于上周透过两个机密渠道发出警告,要求全球各地的美国使馆都要提升保安措施,因为忧虑美方承认耶路撒冷是以色列首都的决定,将引发阿拉伯世界的愤怒。

其中一名官员表示:“即将公布的决定令我忧虑,未来可能会出现影响大使馆的暴力回应。我希望我猜错吧。”

特朗普对耶城的表态近日激发巴人和阿拉伯世界反弹。巴勒斯坦武装组织哈马斯曾呼吁,若特朗普宣布承认耶路撒冷是以色列的首都,巴人就应该再“起义”反抗。

美国使馆因涉回风波受袭已有先例,例如2012年因为一套反回教徒电影,导致驻也门、巴基斯坦和埃及等的美国使馆受示威冲击,同年美国驻利比亚班加西领事馆遇袭,大使史蒂文斯和3名美国人死亡,亦被指跟该电影有关。

美国白宫4日表示,总统特朗普将延迟决定是否将美国驻以色列使馆从特拉维夫迁往耶路撒冷,会在“未来几天”公布决定。

美国国会1995年通过法案,要求政府于1999年5月31日之前把使馆迁往耶路撒冷,但允许总统出于国家安全利益考虑推迟迁馆,且必须每6个月向国会通报一次。周一正是特朗普上一次签署延迟命令的到期日。

特朗普在5月访问以色列时,与总理内坦亚胡一同参访犹太人大屠杀纪念馆。(欧新社)

特朗普致电通知阿巴斯

特朗普倘若决定迁馆,亦将变相承认耶路撒冷是以色列首都,势对阿拉伯世界怒火火上浇油。

半岛电视台昨报道,巴人官方通讯社Wafa周二称,特朗普已致电通知巴勒斯坦自治政府主席阿巴斯其迁馆意图,阿巴斯则警告这会有危险后果,影响和平进程,以至地区和全球的安全和稳定。

耶路撒冷一直是以巴争论焦点,以色列1948年宣布独立,美国杜鲁门政府马上承认其国家地位,但多年来美国政府始终回避承认耶路撒冷主权谁属。

国际社会普遍认同,包括旧城区的东耶路撒冷是巴勒斯坦占领区,巴勒斯坦亦一直希望未来建国能把东耶路撒冷作为首都。

巴人和阿拉伯国家领袖已要求特朗普勿改变运作多年的耶路撒冷政策,指修改政策将无法达成任何和平协议。

巴勒斯坦解放组织的驻华盛顿首席代表佐洛特

巴解代表:美认耶路为以首都

势成两国方案“死亡之吻”

国际社会近数十年来为解决以巴问题,提出包括“两国方案”等建议。巴勒斯坦解放组织的驻美国华盛顿首席代表佐洛特指出,特朗普若承认耶路撒冷是以色列首都,将成为两国方案的“死亡之吻”。

两国方案是指让犹太人和巴勒斯坦人各自建立国家,即以色列和巴勒斯坦国,后者会在约旦河西岸与加沙地带建立。

佐洛特称,美方承认耶路撒冷是以色列首都会带来灾难般的后果:“这是对两国方案的死亡之吻,因为耶路撒冷是此方案的最核心议题。”

佐洛特指出,如果方案受致命打击,巴勒斯坦也不会再参与空洞的和谈进程,而美国亦将失去调解的身分,且不能逆转,更会成为以巴问题的一部分,而不是解决问题的一环。

美耶路撒冷领事馆发警示

在美国总统特朗普致电告知中东领袖,他计划将驻以色列大使馆迁至耶路撒冷后,美在耶路撒冷领事馆5日指示员工,远离西岸占领区,以及耶路撒冷旧城区。

据报道,此举打破美国数十年来的政策,恐助长中东暴力冲突。

加沙走廊和西岸的巴勒斯坦组织5日呼吁抗议对特朗普迁移驻以使馆计划。

美国领事馆发布一项安全指示:“在广泛呼吁从本月6日起在耶路撒冷和西岸发起示威抗议下,美国政府员工和眷属在接获进一步通知前,不得私自前往耶路撒冷旧城区和西岸。”

安全指示还说:“美国公民应该避免前往群众聚集,以及军警人力增加的地区。”

耶路撒冷市长巴卡

美驻以国使馆迁址

耶路市长:只需2分钟

以色列耶路撒冷市长巴卡5日表示,将美国驻以色列大使馆从特拉维夫迁来圣城耶路撒冷,只需“两分钟”即可完成。

巴卡说,美国只需改变华府在耶路撒冷的其中一项现有资产即可,例如位在西耶路撒冷的领事馆。

巴卡告诉以色列广播电台:“他们只需拿下领事馆标志,并换上大使馆标志,两名陆战队军人可以在两分钟内完成,再给驻以色列大使佛里曼一个座位即可。”

圆顶回教堂(右)所在的东耶路撒冷圣殿山,是犹太教、基督教和回教的圣地。(欧新社)

日本不考虑跟进

美国总统特朗普有意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日本政府发言人、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6日说,将抱持高度关心注视动向,目前没有考虑将日本大使馆转移至耶路撒冷。

日本《读卖新闻》报道,菅义伟说,日本政府立场是,纷争应透过当事者交涉获得解决。

土总统:或和以色列断交

对于特朗普此项决定,欧盟和中东各国领导人纷纷发出警告,德国外长加布里尔说,美国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是危险举动,必会加深中东地区冲突。法国也表示担忧。

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称,耶路撒冷是回教徒的“红线”,特朗普的决定可能促成土耳其断绝与以色列的关系。

阿拉伯联盟秘书长阿波盖特也表示,这不仅对巴勒斯坦的局势,甚至对阿拉伯及回教地区产生负面影响。

沙地:特朗普“自找麻烦”

美国的盟友也提出质疑,沙地阿拉伯“严重及深切的关切”,批特朗普此举“自找麻烦”。

约旦国王阿卜杜拉二世也透过电话,呼吁特朗普三思,他说:“耶路撒冷是达成中东地区,乃至世界和平稳定的关键。数十年来一直希望建国的巴勒斯坦人,将东耶路撒冷视为未来的国都。任何偏离这个情景的决定都会构成危险。”

《耶路撒冷大使馆法》自生效以来,克林顿(左)、小布什(右)和奥巴马都暂缓执行。

新闻背景:

耶路撒冷定位

美历届总统审慎押后执行

美国国会通过《耶路撒冷大使馆法》已经22年,但政府一直没有履行法案条款,由克林顿、小布什到奥巴马都一直每半年押后执行。

同一座历史古城,以色列人称之为“耶路撒冷”,巴勒斯坦人称之为“圣城”。自1948年以色列立国以来,它即给人一分为二,西属以色列,东归约旦。但在1967年的六日战争中,以色列人以武力取下东耶路撒冷,将整座城市置于其控制之下,不获国际社会承认。

但美国社会算是例外。美国人向来支持犹太人,在以色列立国之初已承认其国家地位,并在特拉维夫开设大使馆。在1967年后,美国人更认为既然以色列已全取耶路撒冷,并视之为国家首都,倒不如美国亦搬迁大使馆到耶路撒冷,确认其首都地位。

美国会95年通过法案

支持迁馆和国会议员认为,不要再给巴勒斯坦人假希望,最少应该将大使馆搬到西耶路撒冷。但包括里根在内等多任总统却没有这样做,坚持大使馆要留在特拉维夫,认为应该在以巴问题将来有解决方案后才作决定。

直至1995年,美国国会终于按捺不住,由共和党参议员凯尔草拟《耶路撒冷大使馆法》,内容主要包括:美国政府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国务院须于1996年在耶路撒冷兴建大使馆;如果政府未能履行法案,国会则削减国务院海外经费。

这道相当进取的法案在参议院的支持虽然过半,但62票不足以令它抵住总统否决权,所以另一名共和党参议员多尔另提新案,不但删去1996年建馆指令,并加入总统豁免权,让总统可以因应“国家利益”,向国会通知要延迟执行半年。

至于惩罚条款仍然保留,如果政府在1999年5月31日前未能履行法案,国会将会削减国务院海外经费。

《耶路撒冷大使馆法》最终在参众议院以大比数获得通过。时任总统克林顿认为外交权在总统,而非国会,所以没有加签。

克林顿反对法案的原因有二,外交权力是其一,其二是将整个耶路撒冷归入以色列的话,但如令巴勒斯坦即使立国亦无缘以此为都,阻碍以、巴双方的谈判。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