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我,别怕麻烦我/陈奕妃医生

“陈医生,请你不要跟我妈妈说她所患上的是癌症,可以吗?就骗她说是小问题,没事的,只要做个小手术就行了。”

听到这样的要求,我很为难。因为身为医者,说谎并不是我们的看家本领。而且,在法律的角度来看,病人拥有知道自己本身状况的权利,没有人可以剥夺这份权益,即使是以善意爱护为出发点。其实,病人有权利要求医生保密病情,不让第三者(即使家人)知道。如果面对这样的请求,我们不能拒绝,只可能尽量开导,帮病人和家人沟通,解决异见。

“为什么你们不想让妈妈知道呢?你认为她会受不起打击?我知道你们是想要保护她,可是你有想过,如果她不知道真实的状况,她会愿意配合治疗吗?”坐在我面前的三兄妹无语相对。“那你们认为如果我们循序渐进地跟她讨论,会更好吗?”我提议。大哥点点头。

检查完黄阿姨后,我已经99.99% 肯定那在左侧乳房鸡蛋大小的肿块是癌症,不过我没有直接告诉她。只跟她解释我们需要作进一步的检查(乳房摄影、切片活检)来断定这肿块是良性还是恶性的。做完后,报告3天后会出来。这么说让她有个觉知,这肿块可能是恶性的。

把心里话说出来

3天后,报告证明我的临床诊断是正确的,果然是侵袭性乳癌。“黄阿姨,报告出来了,这肿块是不好的,我们得把它拿掉才行。”“那这算不算是癌症呢?”我望着她,点了点头。她呼了一口气,说道,“其实,我也猜到是这回事,因为我妈妈也是患上乳癌而去世的。我妈妈一直不敢去医院,也不肯跟我们说,所以误了最佳的治疗时间。”

她看着她的孩子们说,“我一直没有告诉你们,因为不想要麻烦你们。你们每个都工作忙碌,还有自己的家庭要照顾,所以不要打扰到你们。”

她的女儿听了哭着说:“妈,你怎么会这样想呢,工作再忙碌,也比不上家人重要呀。照顾你是我们作儿女的本分,没有你的话,也不会有今天的我们,这怎么算是麻烦呢?”她抱着妈妈抽泣。

接下来的疗程都很顺利,因为大家都把心敞开,把心里的话说出来了。

家人的支持和爱护对癌患者非常重要,如果大家都能把话说出来,这可避免许多不必要的误会和延迟。

(三周刊登)

(稿费捐南洋基金)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