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急败坏论中国/蔡元评

中国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语,越来越占据媒体的版面。眼看中国崛起,国际形势剧变,特别是西方传媒,究竟不把中国当一回事,轻描淡写;或浓墨重彩,以醒目的色彩表扬,都很棘手!

以往定中国为“铁幕”的年代,制式的评论一概是春秋笔削 ——指中国专制、贱踏人权;接下来,是广为流行的“中国崩溃论”或“中国威胁论”,把中国边缘化。

比较中庸的国际组织则把全球中分为二,一类是“发达国”或富国,一类是“发展中国家”;后者通常指社会和人民生活水平低,尚处于传统农业社会,向工业社会转型的第三世界。中国就归此类。

如今的中国,早就已挥别了“发展中国家”的笼统范畴,却还未登上“发达国”的层次;中国突破式的进阶,有待予以新的命名。同样的,前卫的新加坡、香港、韩国也早已不符合“发展中”的称号。

西风飘零东风解冻

这几年,欧洲吵得不可开交,民粹和分离主义崛起,民主政治逐渐沦为对立政治。大西洋的另一边,美国变天,出了一位玩酷、非典型,和传媒对干着的总统特朗普。在美欧政治走入晚秋,枯枝袒裎的此时,大伙儿方才发觉,东风解冻,不起眼的中国从黄土中冒出来了!

英语权威周刊《经济学人》在十九大前发表一系列的评论,其中一期以习近平为封面特写,标题:“全球最强势的人(The world’s most powerful man)”;第一次,《学人》把专属美国总统的高帽摘下,换个中国脸孔;其情有醋、有酸、有苦楚、有无奈!

即将被Meredith集团收购、最具代表性的美国时事周刊《时代》,在特朗普访问北京前,破格以中英文并列的封面特写:“中国赢了(China won)”,发表政治风险咨询公司欧亚集团(Eurasia Group)总裁Ian Bremmer的评论;Bremmer指出,中国的集权资本主义,以往一直被讥为不可能在全球的自由经济体系下存活;至于繁荣兴旺,就根本连边都沾不上。今天,风云丕变,中国的政经制度却证明不但比美国完善牢靠,也预料比美国模式更具持续力。作者一面给特朗普泼冷水,一面警示国人,若仍把玩残破的民主制度,中国肯定全胜!

《时代》为平衡Bremmer的尖锐,在其文章后加贴一篇由美国外交协会总裁Richard Haass唱反调的文章,标题“习近平的两难(Xi Jinping’s Dilemma)”;Haass狠批中国的现况很多是表面的,尤其是习近平权力膨胀,树大招风,名高引谤,是一道“瘫痪菜”!

波折从奥巴马开始

眼看中国从泥泞中奋起,不走美欧民主的路,却以超常的速度扭转乾坤;再放眼发达国,台面上已看不到领军全球的人物;此刻,不论西方舆论或褒或贬,都掩不住一脸的气急败坏!

美国民众看到的,是叫他们腼腆的元首——朝野抵制,媒体齐唱反调;国外,则摆出商贾姿态,叫卖军火、索取“结盟费”。美国经济和军事虽仍居高峰,但政治上则失却高度;中国“一带一路”显然的把美国压了下去。美国山高水低,从奥巴马主政的后期就已显现,特朗普其实是浪涛下的冲积现象。

大西洋另一岸的欧洲则自顾不暇。中东难民问题尾大不掉、民粹兴起、恐怖活动防不胜防;德、英、法三大各有整合或断层的难题;德国多党制矛盾突出,默克尔支持度大跌,国会议事艰辛;英国受脱欧羁绊,内部矛盾频现,首相特雷莎·梅沦为弱势领导人;法国39岁的马克龙异军突起,成为首位来自法国传统两大党外的国家领导人,马克龙缺乏政党支持,他须戮力调和鼎鼐,前路不平坦。

国家政策须一贯性

国家建设从来不一蹴而就,最低限度需20年的心力,而且必须保持政策的一贯性以及持续性。换了领导就换方向,必然功败垂成。观察国家的实力,不能止于一般的财经数据,须从社会的多角度切入,例如犯罪率、城市化、高等教育、艺文发展等。

重庆卫视播出了一齣非常出色的连续剧“远征!远征!”,描述1941年,半壁沉沦的中国连接外界的唯一通道滇缅公路岌岌可危,蒋介石领导国军和美国顾问史迪威将军参与滇缅抗日作战;影集对蒋介石和史迪威的形象,以及牺牲的国民党将士,都给予极高的评价及肯定。

“远征”不夸大共产党,更无惧于表扬对手;显现的,是中国的踏实和自信。大国,就是如此一点一滴砌起来的!

(作者为《全球竞争力》主编;http://www.worldstt.com)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