榴梿经济/叶景华

前几天去了一趟劳勿,朋友都说一定是为了猫山王而去。是啊,我是受到以前丹中学生的邀请,到那里做客,吃猫山王不计价钱,好奢侈。

我这学生,请吃猫山王没问题,但就是太忙了,要和他聊天叙旧,也必须等到中午12时之后。无论如何,这是可以谅解的,他不只要打理自己的园,还要忙收购、洽商日价、监督上卸货等,赚的是血汗钱,重点是可观。

除了这位学生,我还有高足在武吉公满卖糕点,上门顾客络绎不绝;另外,还有一名学生开民宿,这边厢住客退房,那边厢住客入住,忙得很爽。那几天,我们还参观了银蜂农场、花生场、豆腐卜厂,还到其中一家观音堂拜拜。

劳勿许多产业方兴未艾,不过,源头及原动力,还是在榴梿业,形成了独特的“榴梿经济”。所以,未来几十年的劳勿经济,成败都在于榴梿业。

然而,学生告诉我,榴梿业面对许多,尤其是有关种植地及带壳出口的问题。鉴于榴梿业是劳勿经济发展关键,当局若采取敷衍和拖拉态度,将无法把当地的发展潜能释放出来,这是政府所应关注的。

另外,学生也指出,榴梿经济价值高,不只果肉可吃,果核可做美容品,就连果壳也可做肥料等,下游工业大有可为。庞大商机就在那里,就看谁会把握。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