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在5楼的文创社区
分享第二知识

以前,文创都在“赶”市集。

当文创不流浪了。

它停驻的那个社区——就叫文创社区。欢迎光临,位于双威伟乐城(Sunway Velocity)5楼的“Commune”(文创社区)。

5月下旬,位于吉隆坡的双威伟乐城5楼的文创社区(Commune)已全面投入经营,1万5000方尺的楼层,共有14间不同“意识概念”的文创店进驻,但,比起楼下的繁华,5楼,有点冷。

但,这也是一般商场的常态,越高,涉足愈少。

人家说:“高处不胜寒”,而被规划在商场顶楼的一般都是“冷门”概念店。

说5楼“人流稀落”,不是在践踏“文创社区”的低魅力。而是,嘘唏感叹,鉴于一般人都觉得“顶楼都是冷门店”,所以,5楼,未被窥见,已被舍下。

“村长”何楚恩说他要建设的不是一个艺术区。是一个希望(Hope)。

说“文创社区”——要从两个部份去解读。

何谓文创?台湾著名文化大家汉宝德在它的著作《文化与文创》就这样述说着“文创”的前世今生——“把文化与产业连接起来的观念是先进国家的发明。直至今天,欧洲各国仍然称之为文化产物。在20世纪中叶之前,它是负面的字眼,到了晚近,时代进入富裕的后现代,其负面性就减少了。”

汉宝德认为,现在所谈的文创,其实本质上就是“文化产业”。这有两个面向,双向解读,“文化产业化,产业文化化”,前者的本意是要求文化工作者要向钱看,把文化当成产业经营;后一句则是鼓励,希望产业变成文化,向精致文化看齐,希望文化界与产业相结合。

汇集同理念的人

书中,他也针对“文化”下了定义,狭义的文化,就精致文化来说,指的是1)一种教养、2)一种品位、3)诗文创作与欣赏、4)艺术创作与欣赏,广义而言,指的是1)现代文明社会、2)现代人的记忆和怀念、3)地方的生产方式与产品、4)地方庆典活动、5)少数民族文化、6)现代生活通俗文化。

而社区——用比较灵性的说法,就是同样磁场人的汇聚。

所谓不是冤家不聚头,不是“文化人”,也走不进这个村。是的,套“文创社区”策划人何楚恩(Danny Ho)的说法,这是一个“村”,而他是村里的领头军——村长。

何楚恩了然,很多人听到文创都将它定位为“艺术区”。针对这一撮人,他想厘清,他领军的不是一个艺术区,这里是一个文创,社区里的人都要有一些专业知识去“创造一个物品”。文创,某部分也是将古老的技术保留下来,做成现代化的产品。而这个“文创社区”的存在,就是要利用这样的一个空间吸引有“同样理念”的人,被这样的引力扯来。

呈现想要懂的欲望

文创区,3大行政方向就是:“有人教、有人学,可以分享。”文创的建设就是:“打破原有的,才能再创。”

人都是从“看”,再滋生出好奇心,进而想知道……

“所以,一个文创社区就是要有东西呈现给一般人看,达到了想要懂的欲望,进而凑前想进一步了解,这一群人在干什么?这就达到了文创社区的存在意义了。因,我们引起了你的观注,产生了好奇。走入文创的人不外两种心态,一种是随便走走逛逛的无心人,另一类就是带着好奇心来的,这一类人,你才可以将知识讯息传给他,支持与否不重要,但,讯息成功的传递了。”

“Something”的一隅,不说都不懂,原来是“大将书局”,其书香也在这里静静的发酵。

Something是从“Something杂志”变幻出来的“生活概念”店。

拒绝商业主义

社区里,有14家不同的概念店,但是,有高达30多个品牌……那是因为,有些品牌设计师。创作不多,不能自成一店,因此,何楚恩就会作主将他和其它人合作,那设计师彼此之间也可以交流,互相了解。

说白了,文创社区——兜售的是,一个相信人可以有另一种生活形态的存在。人们把他们相信的“美好”在这一块域区里呈现出来。这里很多的“反”军——反意识,反时尚,反建筑构思,我记得村长何楚恩说:“你一定要反,你才能特别!”

村长还要我别告诉大家,其实他“反”钱的。何谓,反钱呢?

就是不要太商业主义,太讲钱。他是反着行的,他的大原则就是,把事情干好了,钱,自然会顺藤摸瓜的向你靠近。

然后,他很感性的说:我在推广的不是设计、也非艺术。我是在贩卖“希望”。

你认真的“生活”了吗?有“好好吃饭吗?”——Something,要你认真的把小细节做好。

贩卖生活概念 

说一说,我走进“Commune”的经验。

话说,那天约了朋友在某家餐厅,我忘了确定餐厅的楼层,于是就盲头乌蝇每一层乱闯,结果,不小心的闯上5楼,可是在望了一下“5楼”的设计格式,当下立断:“这是年轻人的区块”。当时只来得探头一望,就得掉头离开了。后来,和朋友碰头,谈到“5楼”,她居然是常客,在处理完手上事务已近广场休息时段,她建议上去一探。

于是,就在那个晚上10点,我们就坐在“Something”咖啡馆,死赖着店主苏长风给我们泡咖啡……

叙述这一小段,不是要表达“文创社区”的人都是不打烊的,绝对不是,只是,他们都不是利字当头,这里的店家很多是“生活分享家”。

聚集各领域高手

遇到对的人,他们是非常愿意坐下来侃侃而谈,分享他们的第二知识。

说“第二知识”是,村长何楚恩报料,入住社区的很多都是“易装”过的各领域高手,譬如,在这里给你捧场的可能是名导;给你讲解“空中凤梨”的现实中却是一位古筝老师、电脑程序员……而苏长风和太太候秋云则是广告人。

采访的那天,苏长风因太太遇上小车祸,临时缺席访问。

但,我也好奇,近年大马的咖啡风气强盛,咖啡店林立,为什么是“Something”,不是别家?

“我是欣赏他们的个性,他们有自己的纪律、相信自己。《Something》的店名是同名杂志的延伸的,长风和秋云他们曾出版过一本杂志叫《Somthing》,这本书就是他们生活上的写照,一面镜子,这本书就是写他们的信念和做的事,尽管这本杂志只出了3期,但是却有一群的追随者。而这家社区店就是杂志的延伸,把他们杂志里所叙述的都带到生活上,让人们来朝圣。譬如,杂志上曾介绍到的Liberica咖啡农,最好喝的冰滴咖啡,很多生活概念的事物,都搬到这咖啡馆上映。”

因此,这不仅仅是咖啡馆,两人简称这里贩卖的是“生活概念”。

所以,你不只可以来这里喝咖啡,也可以来这里“好好吃饭”。

采用的设计主材料专取可以循环再使用的木和铁。

活动中心(Event Hall)是文创社区的心脏。社区若没有一个“活动中心”给全部人,社区就会失去平衡,它可以是一个广播站,村民集合点,是一个归宿!而这中心,备有舞台、椅子、桌子、投映器、音响。

回收美丽门窗

说设计。

何楚恩是设计人,因此在社区的建筑概念上,他的两大方向就是:环保和开放。

每个提倡环保的设计师都有自己爱用的环保物件,何楚恩说:“认识我的人都懂,在我的设计中,我很爱用门、窗。在这个社区的建筑构思中,我回收了150至180数量的门窗,利用他们融入我的设计中。”

“门,每一扇门都有自体的美丽,每一道门都有自己的故事,每一个门都曾经是一个家最重要的守护,可是,为什么它们后来被流浪了?门,是很有性格的。要知道,人们在建造门时都要求最好的材质,当然,最好,也就是最贵的,如果你有机会到制造门窗的工厂考察,做门是一个很深的学问。你在社区走一走,我回收的门户从最时尚到最廉价的都有,反正我要做墙一定要用木,那就不要浪费材料,用被抛弃的门稍做设计,就是一道很美丽的墙了。”

无墙之间的藩篱

开放空间(Open Space)的设计——几乎是一目了然,没有“城墙”是为了打破人与人的藩篱。因觉得“墙”会让人升起“我的意识”,有墙,人们就会分你我。因此,他将空间“开放”。这是一个“无我”的空间,每一家餐厅,每一个人都可以自由使用这空间,因此,你可以坐在Something,再叫另一家餐厅的食物。

(怪不得,那天我坐在某个位子很久,感觉都很自由,没有被凌利的眼神锁定。)

社区的主体设计是门,何楚恩将被遗弃的旧门回收,给他们一个家。

不封闭的开放空间设计,打造旧社会的和谐氛围。不是繁忙时段,你纵然少许“白目”的不消费霸占这个空间,也没有会给你白眼。

就是这样的文创店……

悄悄问你,你要一起逛逛吗?

1.黑胶,还是老的妙。

●黑胶卡鲁索(Caruso Vinyl)

馆主:陈颖熙主题:黑胶

陈颖熙18岁开始玩黑胶,一眨眼就玩了30多年,现在他开店,教你怎样玩。

众所皆知,“黑胶”是一种生活品味的追求,它不是纯音乐的播放。陈颖熙在店里,设了一个试听室,从怎样拿、怎样清理黑胶、怎样播放,他都很乐意和时下的年轻人分享。

他的黑胶收藏高达4、5000片,其中有一片特珍贵的是他在日本发现购买。一张售购3500令吉是小提琴大师Erick Friedman 日本第一版的黑胶,保存完美,实属难得。

近十多年来,黑胶有败部复活的趋势,很多年轻人也赶上时尚,兴玩黑胶,可是,黑胶玩家都说,纵然现在科技进步,可是,黑胶,还是老的妙。

陈颖熙示范如何清理黑胶针头。

你懂,黑胶是要这样拿的吗?一般人都是两只手指拈拿黑胶,不小心就将手指上的油渍留在它的磁片上了。

2.绿植空中凤梨

●橼之凤  馆主:何锦洲主题:空气凤梨

学有专精的两人,在“Commune”经营的绿色方寸地,有70%的空间都被“空中凤梨”霸占了。

在尺土尺金的城市,现代人要找一片泥地来耕耘“绿植”好像有点难。有些人也被城市化,都不玩泥土,于是,就有一种植物诞生了,他附合城市人的需要:“不需要泥土,容易照顾。”

它就叫“空气凤梨”。也是属于凤梨科植物,但是它是寄生品种。何锦洲研究空中凤梨16年,7年前开始在网上售卖,今年有了实体店,店里目前收集的空中凤梨高达50品种,价格从10令吉至2000令吉,皆有之。和他们聊天前,我以为“空气凤梨”只有一种,外型就像一颗大葱大小。

走入他的店,我才懂,空气凤梨有很多不同的形款,名叫“霸王”的可以有42寸这般大;叫“电卷”的那毛发好像包租婆的头发都是卷卷的,而且要电卷是“卷发”或“直发”就看你灌的水多寡。 更加多人不懂的是,这植物根本没有吸收养分和收分的功能,根就是寄生、依附作用吧了!它们的呼吸气孔是在叶部……16年的钻研,两人已是一本走动的“空中凤梨”百科全书了。

两夫妻在小店培育的“空中凤梨”品种高达50款。

3.引进创意用品

●TI3A   馆主:Peter Lim

TI3A就是3:妈妈宝宝、科技小配件、生活保健品3大类型(或3大民族)组成的小型“杂货店”。

生活保健品含盖的种类蛮有趣的,包括有年轻创业家自制的“季节性”冰淇林、发酵水、手工研磨的豆酱、谷类、风干食品、辣椒酱、手工果酱、无针蜂蜂蜜;妈妈宝宝用品则大部份都是韩国进口;科技小配件,则是引进很多外国年轻人研发的“创意”生活用品,包括有刀子割不破的背包(Clickpack)、Skinners袜子(袜鞋合一的概念袜子)、还有可计时的牙刷架子……

店里也引进类似Skinners,袜鞋合一的创意产品。

Peter Lim将十多个手工制作的“健康食品”聚集在TI3A,提倡无添加、无色素。

4.服饰自由搭配

●iHVNOSTYLe馆主:丘佩珊

iHVNOSTYLe,名字就大刺刺的告诉你,它是没有单一的风格的。

店主是一位造型设计师,她崇尚:“自由搭配风”。也就是不需要有一定固定的风格。做人不要追风,而是要寻找适合自己的衣著,不要今天人家说时尚吹紧身衣,明明不适合你,你也去乱搭。

丘佩珊指,她引进的是“Oversize”。我解读成:“大码”。她纠正应该是“宽松”。店里的服饰都是她出国亲自手选,也只带一件。宽松的衣服是无性别的,也没胖瘦的,有人说衣服宽松是孕妇装,她是大大的不认同。因她是造型师,偶尔也有客人请来,就是请她指导衣着上的配搭。但记得最好事先预约。

除了服装,这里还有“Vintage”包和鞋子。我说Vintage是复古,但凑前一看像是“二手”,她说:“应该叫它古著。”日文叫Furugi,不是所有二手服饰都叫“古著”。古著是在过去某一个年代被制造出来现已停产的物品。这些服饰并非只是单纯的有着复古的设计或花样,而是它使用的布料、裁剪上的细节,甚至设计上的使用构思都有一个时代的缩影。

古著包包和鞋子的柜子前都贴有文字解释古著和二手的差异。

丘佩珊:iHVNOSTYLe的服饰都是宽松与无男女限定的。

5.挑战食客味蕾

●隣人(Rinjin)馆主:吴文君

吴文君本来是日本大集团下的厨师,后来和朋友出来创了Shokudo专卖日式咖哩。“邻人”的概念比Shokudo更大胆,根本就是一个实验性食堂。就是店家很想挑战食客的味蕾,不想大马人就守住吃惯的日本口味,他在这里每天都推出“5道料理”,他煮什么,你吃什么?

而,只有相熟的“邻人”才知,5道料理之处,还有一些“隐藏式”的食物。

如果,你溜览了当天的“5大菜”,看不到心水的,可以多口问一句:“还有其它选择吗?”有或没有,就看老板厨房还有多余的食材。

总之就是老板的前半生都在做“商业日本餐”,现在后半辈子,就想活出自己、挑战自我,想做一点“非商业性质的”。

吴文君说,他最喜欢的餐厅一景就是他背后的那扇窗。

Rinjin的面子书常贴老板当天搜括到的好食材,最常见的就是三文鱼和蚝。今天一个把掌大的蚝也是当天的“隐藏料理”,略烤熟,淋上美奶滋酱。

报道:吴梅珍 摄影:苏汉成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