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的落后很稳定/郑喜文

全球选举研究报告指出,大马选举廉政指数于158个国家当中,排名第142,而刚刚发生政变的非洲南部国家,以贪腐闻名的津巴布韦则排名第143。

这份《全球选举廉政印象指数》由美国哈佛大学及澳洲悉尼大学联合执行,而令政治学者感到惊讶的是,在“选举廉政指数”最低阶层的国家当中,大马社会政治属于“稳定”,而这一份稳定属于“特例”,反之,其他“不廉政”又“一党制”的国家如阿富汗都面临巨烈的社会及政治不稳定性。

我相信,大马这一份“特例”,源自于“多元种族”;而我这一份相信,源自于多次的感悟及印证。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多元文化早已是马来西亚的卖点,然而它也是国家的硬伤——什么事情都过于分散,人口又少,不成气候。

想想,如果某公司要在报章及电台各打一个广告,你首个考量是什么?在决定去哪一家报馆及电台之前,你所考虑的会不会是哪个群族是该产品的最大使用者?消费群决定了你广告的媒介语言,其群族文化及消费模式更决定了你制定广告的内容。

大多数不介意廉政问题

于是,碍于“预算”的不足,其他群族的潜在消费者被忽略了——这产品不见得不适合其他群族,只是,你接触它的机会相对的少了,自然就不了解,甚至是不接受了。

这“公司”,不就像大马吗?这“产品”,不就像巫统吗?

而最令人心有戚戚焉的,不是“国家优先照顾某一族群”的政策,而是“这族群不允许国家不把他们放在首位处理”的现象——他们关心的问题不是“为何国家领袖不廉政”,而是“你不廉政的时候,是不是因为我?有没有预我一份?”

如果有,那这一切都不是问题,而这就是大马迈向所谓先进国的最大问题。

也就因为这样,大马不廉政,而社会却很稳定——当大多数都不介意你不廉政,那你贪腐又有什么问题?即时有人提出,也只是少数中的少数,左右不了“整体方向”,所以社会还是很和谐。

大多数的人都没想到,他们之所以如此贫困,也是因为这间“公司”不善管理,表现差劲,奈何,国家这一条只顾“长子”,分化彼此,以图个渔翁得利的策略早已深得人心。

当然,这“得人心”的捷径少不了“利益的分摊”——看看大马首富郭鹤年先生吧,如此庞大的企业又怎的?有人伸手讨的时候,不到你不给;即使选择了给,故事也还没完的——大多数的人是如此的多,给多少才够分啊?结果,该留的离开了,该走的却留了五十几年,而社会依旧和谐——廉政是什么?可以吃的吗?

郑喜文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14-2017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