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冻房”就能收科?/南洋社论

内阁下令暂时冻结11月1日开始申请的全国四大产业类别发展准证:购物广场、商业办公楼,服务式公寓以及售价100万令吉以上公寓。

尽管第二财长佐哈里说滞销屋减少必解冻,若没后续,“搔不到痒处”已然乍现。

因为出手太轻,很难药到病除,而政府过去曾犯下毛病:出手太迟。

2013年杪,前首相阿都拉宣布打房, 要是采用今天纳吉内阁药单:“冻房”,必然不至于“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尽管今天祭出“冻房”,总不能“迟到好过没到”,还得痛定思痛,狠下心肠一打到底,否则只不过是“秀”一场,难见成效。

上周,PropertyGuru 2018年房地产展望论坛,专家一致认为,产业领域明年仍是充满挑战的一年。

专家结论:产业价格会稍跌,但国人仍买不起高价房屋。生活费高涨、资金紧缩及其他因素,将令2018年房地产整体前景带来负面效应,对大部分人民来说,房地产还是负担不起。

合理,可以负担的房价应是收入的3倍或以下,眼下房价却是大马国民平均收入的4.4倍,甚至5倍以上,多达4州,4倍及以上有6州及3倍以上4州。

13州和吉隆坡,只有马六甲(3倍)一州是可负担,其余皆苦不堪言。

人民只能负担30万令吉或以下房产,《南洋商报》在年初的一项民意调查,59%人以“负担不起”为由,今年不计划买房;约22.4%受访者认为,低过10万令吉才有能力负担。

内阁冻结100万令吉以上豪华公寓,不到位的处方,怎能药到病除?

PropertyGuru总经理西尔敦费南兹说,尽管今年大马经济走强,原油价格持续回升,但房地产领域仍受各种外来因素影响,而经济增长强劲,并不代表B40(低收入群体)及M40(中低收入群体)会有更高的可支配收入。

显然,房价上涨空间非常有限,“过剩”只不过是一个借口,挽救不了颓势。若要了解问题症结,远的不说,看一下今天美国股市吧!

保证金债务(以市值百分比衡量)达到了有史以来最高水平,比世纪之交的互联网泡沫时期还要高。美国家庭财富对股票的配比超过了2007年的水平。主权财富基金、美国共同基金、对冲基金对股票的配置比例也接近历史最高值。

包括散户、共同基金、对冲基金、养老基金或主权财富基金,都持有美国股票。简言之,几乎每一个投资者现在都在全力押注美股。

从未有这么多投资者认为美股估值过高,但持现金的比例却在下降,在股市配比接近历史高位后,摩根大通提出来了它的担忧:所有人都全力押注了,美股还能涨多少?

今天,每个人都在做多美国股市,没有边际买家离场,正如当年大马房产现象,大家一古脑儿炒楼,价位翻了几翻,赚了几倍后招来今天的恶果。

现在内阁说“冻房”就能收科?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14-2017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