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彼岸

老板叫我去伊拉克,那儿正在打战。我的房东叫我不要去,他说:我一听到你要去,心里就打颤,夜里不停做梦,梦里都是葬礼,重复的预示有死亡。



我不怕死,因为死亡只是一扇门,门的另一端就是彼岸。

伊拉克的难民营,有孤儿寡妇,有失去希望的少年,有无泪可流的哀伤。老板是个孤儿,被领养长大,小时很孤独,唯一的朋友就是一只狗,还有一只小乌龟。他一去到难民营,心中就涌出许多的爱去爱那些孤儿,他要离开了,觉得还爱他们不够,所以派我去继续传达爱。

和我同去的有老板的女儿,她结婚多年不能生育,就开一间补习学校,专门教富贵家庭的孩子,这些孩子娇生惯养,老是在学校里斗气撒娇。美国的小学生下午一点就放学,大部分的父母都还在上班,就把孩子送去补习学校,直到下了班才去接孩子回家。孩子已读了半天书,下午又要继续读,非常不情愿,但是父母都在忙赚钱,也没有其他的办法。

老板的女儿去到伊拉克,看见难民营里的孩子没有学校,就非常同情。美国的孩子一天要去两间学校,难民营的孩子却无书可读,她决定去教他们一个月的课。我不必去教课,我去画画,孩子们还没有见过一个专业的画家。

我去画什么呢?我去画彼岸,彼岸有平安。



战火逼近,平安何处求?平安在心里,平安无人能夺去,平安中有一首生命的歌在缓缓的唱,从出生唱到永生,歌声永不停息,只待知音人。

难民营中的人,歌声已断,只在等待死亡。不是饿死,就是被枪击杀死,不然就是心碎而死,还未死的也不知为什么而活。小孩子的眼中,只有恐惧,没有梦幻。老板的女儿要去听小孩子的笑声,这笑声在难民营里不寻常。她的好朋友也要陪着去,好友的小女儿才一岁多一点点,就决定把小女儿留在家中,去难民营抱没有家人的孤儿。两个女人都不怕死,我还怕什么?

我要去唱我生命的歌,或许我的歌声能够唤醒他们冷却的心?

我的歌里有一棵血红的树,树里就是生命的源头;死亡是另一个生命的开始,不是生命的尽头。

我要去伊拉克,在战火里唱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