亮丽经济藏高油价危机/杨名万

第三季经济增长6.2%,远远超越政府预期的全年增长5.2至5.7%,在这亮丽成绩底下,却暗藏潜在危机,四大类房地产供过于求只是冰山一角,消费信心才是重点,政府将来处理汽油价格政策是其中一个直击要害关键。

尽管汽油价格本周终于下跌,民间最通用RON95连续五周上涨22仙后,贸消部周三公布的新汽油顶价比之前公布的下跌了8仙,至2.30令吉,未来危机依然潜伏。

大涨小跌困境未解

从积极面来说,大涨后小回跌,而且回跌幅度超过三分之一,是自每周定价以来第三大调低幅度。最大幅度纪录当然是第一次调价时,每公升调低17仙,从2.30调低至2.13令吉,这是从每月定价机制,转换成每周机制新价起点,调动幅度自然很大。

这之后,第二大调降幅度为10仙,有两次,刚好是连续两周,即5月3日公布的5月4日至10日,和5月10日公布的5月11日至17日,这两次油价都调低10仙,令汽油价格低达每公升2.01令吉。

接下来半年,起多跌少,在本周三调低价格前,油价已经上升至2.38令吉,是价格自由浮动(每月和每周定价机制)以来最高纪录,并已经逼近国内普遍通用汽油(上次为RON92)于2008年6月初创下的每公升2.62令吉历来最高纪录。

在这之前,财政部周一发文告承诺,如果RON95汽油和柴油冲破每公升2.50令吉,同时处于这水平以上连续3个月,联邦政府将介入解民困,采取“恰当”措施,减轻人民所受到的冲击。问题是这政策一日不明朗,困境就依然存在。

通胀隐晦补贴未明

财政部没明说,政府怎样解民困,只提出两大原则,首先,采取的措施不会加重人民负担,其次,会确保中期至长期通货膨胀受到控制。

除了这两大原则外,联邦政府似乎还没有一个肯定机制,处理国际原油价格未来可能高涨的风险,而这两大原则,应该是国家经济理事会本周一会议所设定。

这两个原则,第一个为要顾及人民生活成本,解决民生问题,第二个则是确保经济永续增长,避免受到中长期通货膨胀打击。当然民生也同样会因为物价上涨而受影响,只是官方通胀数字无法反映人民实际面对的通胀压力。

通胀数字隐晦,对于燃油的所谓“补贴”更是不透明。政府高官一直都强调,当局仍然拨出数以亿计款额供补贴燃油,给人的感觉好像仍然补贴汽油,但是话锋一转,又说明补贴燃油只是供公共交通业者和渔夫捕鱼的燃油消耗。

政府高官显然是持着经济表现良好,可以忽悠民众,忽视国家银行对这高经济增长的“低调警告”。

过去高消费种恶果

国家银行公布第三季经济增长率高,看起来积极,但是却同时提醒,高增长底下潜伏不少风险。这应该是过去过度消磨高消费,促进高经济增长的策略,所种下的恶果。

第一个已经高调曝光的是房产过度发展,内阁已经宣布冻结全国商场、商业办公楼、服务式公寓及售价超过100万令吉高级公寓,这四大类房产发展计划。

除了房地产过度发展,供过于求外,还有沉疴不起的消费信心,和薪资追不上开销高涨压力,这两个都是民生经济,没有在高增长数字中显露。

大马经济研究院消费人情绪指数已经连续13个季度处于乐观水平线100以下,第三季甚至比第二季80还要低,仅达77.1,比100水平线低约23%。

三大负面消费情绪

国家银行坦承,消费情绪指数低落,有三大原因,一是生活成本压力,二是担心就业机会,及三还债负担重。这些是政府过去过度侧重刺激消费,推动高经济增长弊病。

最后,常备受看好的外资也有隐忧,国行也点出,外资优势改变,需要重新检讨给予外资的投资奖励。

政府终于看到,外资入口原料、聘请外劳,生产的产品再出口时,加值幅度已不高。对于外资,样样要借用“外力”,外劳政策朝令夕改,更吓坏厂商,现在连1980年代稳定偏低的燃油成本也不再是优势。

大马高增长数字经济,建立在各种刺激消费策略“沙堆”,并不坚固,政府政策必须小心谨慎,未来油价尤其关键,处在高点的经济增长,承受不住任何会进一步打击消费信心的政策。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14-2017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