渔船的坟墓/陈美枫

2011年12月初,我和内子及两个友人在闯荡中亚4国49天期间,来到乌兹别克西北部的弹丸小镇木伊那克(Moynaq)。这地方在乌兹别克境内的唯一自治共和国卡拉卡尔帕克斯坦的北部,一度是个繁荣的渔港,后来一场人为的环境大灾难彻底改变了她的命运,人口大量外移,如今全镇只剩约莫1万2000人,捕鱼业销声匿迹,气候暖化,风沙频刮,俨然成了个不太宜居的地方。

我们正是为凭吊该镇的昔日辉煌而来的。

正午时分,我们来到镇北悬崖上的观景台,台中有个几个月前才建竣的纪念碑,镌刻了咸海平面图和镇名以及2011字样。站在10米高的悬崖边缘下望,可见一排9艘锈迹斑斑的渔船骸壳躺在沙地上作无声的控诉。我们走石梯下去,在渔船的坟场上流连了好一阵子才离开。悬崖边有几幅告示牌,描述咸海萎缩过程及1960、1970、1990、2000和2009等年份的咸海平面图。

繁荣一时的渔港如今距离海岸线几乎200公里。那悬崖正是从前的海岸。

为什么会发生这样严重的环境大灾难呢?

这得追溯到苏联成立初期。中亚5个斯坦国那时都是组成苏联的10个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的部分。苏联中央政府决定大规模化沙漠为农田,以种植棉花、稻米和其它农作物;而为了灌溉广袤的农田,得把阿姆河及锡尔河分流过去。

这两条河都源自帕米尔高原。高原积雪的溶水形成阿姆河流入咸海南部,同时也形成锡尔河流入咸海北部;大量河水的涌入使湖面壮大到6万8000平方公里,成为世界第四大湖。湖里有超过1100个小岛,正是咸海原名Aral Sea的本意(众岛之海)。

从1960年代开始,当局加大力度推动化漠为田的大计,增加分流出去的河水,减少流入咸海的河水。从1960年至1970年,咸海水位每年下降20厘米;从1970年至1980年,下降速度激增至每年50 ~ 60厘米。1980年过后,随着种植棉花的面积大增,水位下降速度暴增至80 ~ 90厘米。到了1998年,咸海一分为 二,变成北咸海和南咸海两个湖,总面积2万8687平方公里。2004年,咸海进一步萎缩,变成4个湖泊,总面积1万7160平方公里,只达原本面积的四分之一。最后的测量显示,到了2008年,咸海只剩原本面积的十分之一!

这是个非常可悲而典型的人为环境大灾难,全因没经过周详的环境评估而匆促做出政治决定一手造成,给咸海本身及其周遭生态环境造成无可弥补的巨大破坏。北方的哈萨克政府采取了些有效的补救措施,暂时遏止了情势继续恶化;然而南方的乌兹别克则限于财力而束手无策,有完全失去南咸海之虞。

珍妮河不再适合航行

我国彭亨州的珍妮湖也曾经历过一个无知造成的生态环境灾难。1995年,政府在连贯珍妮湖和彭亨河的珍妮河下游建了个水坝,把水位提高2米之多,只为了方便村民以舢舨载送游客去珍妮湖,结果高升的水位导致许许多多湖岸边的树木死亡,倒进湖里,湖里的荷花也大量消失。淹没在湖里的植物在缺氧的环境下腐烂而释出甲烷和硫化氢等臭气,使湖水变得不适合饮用,甚至不适合接触皮肤。珍妮湖失去了原有魅力,游客几乎绝迹。事隔多年,珍妮湖在慢慢复原,但珍妮河已不再适合航行,因为有太多枯树横七竖八地倒搁在河面上。

目前中国正在如火如荼地推行南水北调的计划,把长江水引去缺水的北京、天津、河北及河南,不知会否带来不可预见的环境改变?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