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审议民主》
理论与经验的对话

《审议民主》一书书试图进行一场重要却不容易的任务——为审议民主理论家与经验研究者搭建对话的桥梁。这些充满原创性的文章,包含了审议民主的历史个案与当代实例;比较审议与其他集体决策模式,以探讨“审议”的价值;研究在何种情况下审议能够改善决策的品质。可贵的是,作者群采取一种实事求是的立场:不预设审议民主是完美的,而以批判的精神来探究其限制、缺点及优点。

内容大纲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西方学界兴起了有关审议民主的讨论。本书原为发表于大学重要学术会议的文章结集。审议民主讲究公民对于公共政策的制定,应有更多更广泛的参与,务求让权力的分配,得以变得更为公平。

◆书中各篇论文分别针对审议民主所涵盖的范围,实践之模式等,进行了深入的界定与讨论,以期开拓人们对于审议民主模式的想象。

实践民主是否有其他可能?

或许不少人都曾听说过:民主不仅仅是每5年投票一次而已。然而,若非只是选举投票,又还能做些什么呢?

这样的疑虑,回顾我国如今犹如死水般的政局发展,相信又会让不少人有更深的体会。

所谓的审议民主,强调了民众需要对所有的公共决策有更多的实际参与,这样才能确保民主制度的质量。

回说民主徒具形式所会导致的种种弊端,我在该次的分享会上提到:“一旦所谓的民主制度,只剩下每隔一段时间举办的选举活动,这样民主制度就会沦为多数人的暴政,允许政客假民主之名,行专制之实。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需要了解有关审议民主的讨论。”

另外两种实践民主的方式

根据书中的整理,选举(Voting)只是实践民主的其中一种方式,甚至是在一切的谈判与商议手段都用过以后,却仍无法解决各方争端时,才会派上用场。透过计算所有人的表决,来作出最终的决定。

对此,陈文辉补充:“除了选举以外,民主的实践方式还包括了强调人们即便在重大议题上缺乏共识,但也应该以平等的方式,进行争辩(Arguing),或是议价(Bargaining)。”

由此延伸开来,不难理解我国民主机制的匮乏,体现在哪里。

社会形态决定议题讨论的深度

审议民主非常看重实际对话的重要性。争端的各方是否愿意进行对话,决定了最终的决议案,会在多大程度上,顾及社会各阶层的利益。然而,对话能否发挥作用,则又关系到不同的社会,有否提供了相应的成熟条件,促成对话的发生。

弥漫扼杀健康讨论议题氛围

在我国,有效的对话始终难以产生,说明了社会上弥漫着各种足以扼杀健康讨论议题的氛围。对此,文辉继续补充说道:“书中收入的首篇论文,作者在文章中分析指出,当某个社会在对待不同意见的声音时,普遍给出类似的反应——你说的东西,我早就知道了。这种态度,是拒绝聆听以及接受别人意见的表现,是对讨论议题最大的伤害。”

意大利正是其中一个明显的例子,当地的政客只看重利益分配的协商,始终回避涉及重大原则的议题,以致当地许多根深蒂固的问题,永远无法获得改善。类似的社会状况,对我国的群众而言,不禁教人感到既熟悉,又难堪。

民主作为解决政治纷争的机制,其发展进程往往会出现进一步,接着又退两步的窘境。类似的情况,充分地说明了民主体制的基石其实相当脆弱,随时都有可能因为人性的懦弱与自私,而遭到严重的打击。我们在了解实践民主的更多可能性时,其实更应该思考那些因素不断地阻碍民主进程推进。

延伸阅读

审议民主指南》

内容简介:此书可视为《审议民主》一书的延续篇。书中同样网罗了不同学者的学术文章,重点评述了世界不同地区例如巴西、费城等,在实践审议民主后的成果。

对于有志于了解审议民主在全球各地进程的读者而言,这本译著提供了不可多得的宝贵资讯。

《转型正义:迈向民主时代的法律典范转移》

内容简介:

纵使国家成功推翻威权政府的统治,然而司法以及立法机构,应该以怎样的态度,处理过去腐朽政权所遗留下来的各种社会问题,顿时变成极为棘手的问题。此书重点梳理了20世纪各个重大的历史事件,并尝试为法律界精英,在协助不同社会处理转型正义的过程中,提供一些较为清晰的指标。

衣鱼书摘

1.“科拉罗”文化(Claro),此字在西班牙文里的意思是“道理显而易见”、“我全部都知道了”、“你说什么我都不意外”——在“科拉罗”文化的国家里,人们会用鄙视的态度回应那些发表意见的人,特别是当这些观点并非显而易见之际。~页29。

2.赫绪曼认为处于“科拉罗”文化底下的人们会更倾向于威权政治而非民主政治。导致这种现象有一部分是因为人们比较想要强迫他人同意自己所说的任何意见而产生的直接影响……;有一部分是因为,这些社会往往偏好一个足以把秩序强加在混乱的政治体系之上的有力权威。~页52。

3.分析式知识(analytical knowledge,AK),AK未必是一种专业或特定的知识,但却是结合了良好的理论、经验性证明与普通努力研究所产生的结果。……在这样的社会里,没有人会说她是一个无知之人,也不认为部分的无知(local ignaorance)是一件不光彩的事。在另一种社会里,人们预设知识有整体性(holistic );你对X的理解或无知代表你的整体知识或无知,他所表现出来的不仅仅是部分的失败( local failure),还代表缺乏文化(Kultur)。……因此我把此项跟知识相关的类比信念称为索引式知识(indexical knowledge,IK)。~页35

衣鱼三人谈

书籍:《拜访革命》   嘉宾:苏颖欣、黄麒达

时间:11月19日(日)2.00 pm    

地点:吉隆坡苏丹街商务印书馆 电话:03-20315368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