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上不正确的郑雨周/黄子

苏东坡的肚子甚大,有一次腆着其大腹问家人,里头装的是些什么?家人仆婢纷纷说是学问、见识、才华等等。侍妾朝云笑说学士“一肚子不合时宜。”这成为千年来最为华人津津乐道的趣事。

千年以来,一肚子不合时宜的人不少,因此而焦头烂额的人也很多。不合时宜的人不一定对,所坚持的即不一定等于真理,更不是绝对真理。不过,坚持的绝对是其所认为的真,不愿虚伪附和假大空——而且常常有理。

不合时宜,换成今日,即政治上不正确。

在我国政坛亦步亦趋走向台湾式的民粹化,加上网络社媒发出狂飙式的力量,演成了在野党做什么都对,执政党做什么都错。在野就是真理,在朝就是谬论;在野就是正义,在朝就是邪恶。

政治正确安身保命

因此,大马回教化进程最重要的推手——马哈迪和安华,完全不必对今日局面负责任,全都是哈迪和其粉丝的贡献。打压非土著的经济发展空间,从汽车、金融、交通,到米粮,到无孔不入各个领域,无不是老马时代使土著逐步挤掉非土著,用行政手段扶上土著全方位控制垄断。

但今朝一加入在野阵营,他的一切种族主义打压非土著的政经文教问题,他转移视线以牢控大局策动的茅草行动,通通都既往不咎,漂白了,政治上正确了。

在政治正确下,黑可变白,白也成黑。政治是要讲究识时务,知所进退,顺应时势,才能进可攻,退可守。政治正确是政治人物的最关键安身保命之道。

旷野先知下场难好

如今时势不管好坏,在执政集团的华裔政治人物处境艰难,时不我与也。更艰难的是,在反对党中的政治人物,若要坚持良知,坚持自己所坚信的黑白是非对错,而不肯跟着大队走,成为在野党内异议分子,发出异声唱出异调,一肚子不合时宜,政治上不正确,像槟城行动党的郑雨周,如旷野的先知,何止寂寞,简直是自讨苦吃,自寻政治死路。

在朝庭当御用先知,常享荣华富贵;在旷野做先知,下场难好。

他和居民共进退,反对选区内山坡的建屋计划无效,土崩路陷,至少活埋了11人。祸不单行,罕见暴雨碰上涨潮,水淹槟岛,确是天灾,但明眼人也看出,也有人祸“释放一股能量”,才导致如此难以收拾的局面。

YB郑曾为此剃光头抗议,现在绝食抗议又嚷着要裸跑。可这样的愤怒,会“被”当权者看见、“被”听见吗?会不被在野集团的铁杆粉丝骨灰粉丝嗤之以鼻吗?会不被万箭穿心?甚至骂他是叛徒走狗吗?

政治上不正确的郑雨周,纵使绝食到进院吊水,当权者和其粉丝会为之所动吗?在民粹气焰狂飙的氛围下,只有天知道日后他脱党继续再选,会成为发烧的脑袋们的祭物,还是经得起红炉考验的真金?

天知道。

黄子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