适量的学校作业是必要的/陈仁杰

教育部宣布2018年开始将严格执行2000年教育通令,规定小学一至三年级不必购买额外作业,而四至六年级的五项主科只能买一本作业簿。瘦小的身躯背着重重的书包是小学生典型的形象,书包过重已成了老掉牙的问题,教育部此宣布无疑是为书包瘦身捎来好消息,家长也能省去一笔不必要的开销。

在这文凭挂帅的社会,考获A等已成评估一个学生的指标。老师们有鉴于绩效评估压力,再加上生怕孩子会输在起跑点的家长把孩子送往补习班,在学校老师与补习老师不断给作业的情况下,让孩子不得不在被繁重功课压力压得喘不过气的情况下成长。间接地,这也让作业簿与填鸭式教育划上等号,作业簿也被渲染成践踏孩子童年的怪物,侵蚀着孩子们的快乐童年。

所谓物极必反,现今孩子对作业簿产生抗拒感完全是因为数量过多,有些学校的书单里建议给孩子购买的华文、国文、英文、数学与科学等主科作业簿甚至超过了20本。作业簿泛滥的现象导致本已教务繁重的教师们有时甚至没有时间批改,更别遑论与学生讨论习题。这样一来变成有些本末倒置了,学生为了做而做,老师为了改而改,作业簿真正的意义被忽略了。

近来,教育部打着改革的旗号,祭出朝高思维的教育模式,试图向芬兰等教育系统数一数二的国家看齐。规定作业簿数量的宣布想必也是所谓的新教育模式。

孩子须承载父母获A期望

然而,要让高思维教育取得成功,适量的作业簿是必要的。所谓的高思维就是让孩子们通过思考方式举一反三,而适当的作业恰恰能够巩固孩子们学习的基础。建一栋大楼,稳固的地基是最重要的。若要让孩子必须拥有稳固的基础,才有能力学以致用甚至举一反三,成为高思维教育模式下的受惠者。有鉴于此,适当的作业与高思维教育是互辅互成的。

把填鸭式教育与孩子丧失童年归咎于作业簿有欠公道。其实,适量的作业使学生学得更多的知识,让他们能够更明白课堂上老师所要传达的讯息。

作业簿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小小年纪的孩子必须承载着父母与老师们获A的期望。为了实现自己的虚荣心,家长与校方不断鞭策孩子并加重他们作业练习的数量,硬生生地把他们变成考试机器。因此,高思维教育模式的真正的挑战其实不是作业簿。

陈仁杰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