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旺达黑暗史的省思/陈美枫

2016年12月中,我和一伙亲人来到东非小国卢旺达的首都基加利,参观基加利种族灭绝大屠杀纪念墓园和纪念馆。

卢旺达于1962年才从比利时获得独立,却在1990年发生内战。其实卢旺达的两大族群——图西人和胡图人,一直都相处得不太融洽。从18世纪开始,卢旺达的国王和统治阶层都来自图西族,政府施政往往对占人口多数的胡图人不利;在德国和比利时统治时期,殖民政府的分而治之使情势更加恶化。

1945年,胡图族群出现了一股强大的反精英势力,致力争取政权。1950年代后期,图西国王和政治领袖开始争取独立以巩固他们的政权,导致殖民政府和罗马天主教会逐渐倾向支持胡图人。

1959年11月,一则有关胡图首领被图西激进份子杀害的假新闻触发了一系列暴动和纵火焚毁图西人住家的事件。暴乱迅速席卷全国。国王和图西政客企图反击并推翻殖民政府,反被来自比利时的增兵镇压,结果政府各阶层的图西领袖纷纷被胡图人取代,国王也失去了权力,流亡乌干达。1960年中,殖民政府主持选举,胡图人几乎囊括全部议席。卢旺达于1962年成为独立共和国。

然而在内战中逃亡去乌干达的34万个图西难民当中,有部分复仇心切,一心一意要推翻胡图人组成的卢旺达政府。开始时他们的反击行动并不成气候,直到30年后的1990年代初,图西难民的武装组织卢旺达爱国阵线,经过不停骚扰,加上国际社会的压力,才逼使卢旺达政府与叛军和谈,签下阿鲁沙协议,为双方分享政权铺路。但是胡图保守派并不接受这份协议,他们蓄意把卢旺达爱国阵线描绘为志在复辟及奴役胡图人的非基督教徒兼外来侵略势力,大肆激发胡图人对图西人的仇恨。

1994年4月6日,载了卢旺达总统和布隆迪总统的专机在降落基加利之际被击落,谁是幕后凶手至今仍是个谜,然而这事件触发了人类史上其中一起最血腥的种族灭绝大屠杀,胡图民兵组织联攻派于次日开始在全国各地设立路障,检查每个人的身份证,对图西人一概格杀勿论,连和图西人友好的胡图人也不放过。军队和警察也参与大屠杀,甚至普通胡图老百姓也受鼓励或威胁以各种武器伤害、强奸和杀死他们的图西邻居以及摧毁或掠夺其财产。大屠杀足足持续了100天,直到卢旺达爱国阵线于7月15日攻陷基加利才结束。50万至100万人被杀,连另一个少数族群巴特瓦侏儒也无辜遭殃。大屠杀结束后,约200万胡图人因害怕图西人报复而逃去刚果。

五一三纪念碑?

20多年后的今天,惨剧后遗症仍深深影响卢旺达及其邻国。暴乱期间,强奸敌方妇女成为战争武器,结果造成爱滋病毒蔓延,受害妇女及被奸成孕而生的无辜孩子构成严重社会问题;加上基础设施被大量破坏和劳动力骤减,使国家经济一蹶不振……。

从其历史上最黑暗的一页走出来的卢旺达,建立了基加利种族灭绝大屠杀纪念墓园和纪念馆,于2004年正式开放;纪念墓园内埋葬了25万个从基加利市搜集来的大屠杀受难者的遗体;国内另5个地方也建了类似的纪念馆,以督促人民永远把这惨剧铭记在心,永远不重蹈覆辙,免得再次把国家人民推向万劫不复的深渊。

另一个有过类似经历的国家柬埔寨也在首都金边建了个种族灭绝大屠杀博物馆;即使在德国首都柏林,也有一个占地很广的犹太人浩劫纪念碑。这些博物馆和纪念碑,再再提醒人们,前事不忘乃后事之师。

我国是否也该有个五一三纪念碑呢?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14-2017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