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文物盗窃/陈美枫

英国伦敦大英博物馆是世界上最出名最有威望的博物馆之一,与法国巴黎的罗浮宫及俄罗斯莫斯科的隐士庐齐名。

今年春天我和内子重游英格兰和威尔士期间,特地贡献一天时间给大英博物馆。馆内有个杜文展厅,专门展览希腊雅典卫城的帕台农神殿及其他建筑的雕刻部件。根据展厅内的说明,那些雕刻品都是第七代额尔金伯爵于19世纪初从雅典运回英国再出售给英国政府的。伯爵是当时的英国驻君士坦丁堡大使,而君士坦丁堡是奥斯曼帝国的首都,希腊其时也在奥斯曼帝国版图内。伯爵说服帝国高官,发准证让他从雅典卫城的废墟运走大批文物。

1832年希腊重新获得独立后向英国索取被盗的文物,大英博物馆一口拒绝,理由有二:(一)要不是伯爵的“抢救”,卫城文物可能遭受更大的破坏;(二)与其让文物落户在雅典一个只是介绍希腊古文明的博物馆,不如留在一个世界性的博物馆更能彰显其价值,因为更容易和世界其他文明古国同时期的文物作比较。

这么牵强的理由看官可以接受吗?无论如何,希腊方面还在继续努力争取。

宝物外流痛心疾首

2005年1月,我游中国北京圆明园。这个被法国大文豪雨果赞誉为世上最美皇家园林的地方,于1860年被英法联军彻底摧毁了。当年10月7日,英法官兵进入圆明园肆无忌惮地掠劫园内宝物,而且连续搜刮了3天才停止。10月18日,英军意犹未足,放火烧园,足足烧了3天3夜烈火才熄灭。

一代名园和附近其他皇家园林,转瞬间成了一片废墟,无数价值连城的宝物流落欧洲,叫中国人和全世界华人痛心疾首,连雨果也忍不住破口大骂英法两国军人为流氓。

2008年3月,我和内子花了一个月从陕西西安经河西走廊来到新疆乌鲁木齐,在敦煌莫高窟看到了曾经轰动世界的藏经洞,想起了王八蛋王圆菉的故事。这个目不识丁的湖北农民于19世纪转入20世纪之际逃荒来到甘肃,成了个道士,不只怎么闯到莫高窟,就在那儿落脚。适逢清朝末年,国家动荡不安,偌大一个莫高窟居然无人管理,成了王道士的私家乐园。他当然不知道这乐园的价值。

有一天,王道士意外在其中一个洞窟发现一道门,推门一看,里面堆得满满的全是他看不懂的写本和经卷。他随便拿了些经卷送去县城,县官看了只吩咐他好好看管洞里的经卷,却没采取行动保护那么重要的文物。然而发现藏经洞的消息却传得非常快,没多久外国冒险家便陆续找上门来了。

窃夺文物还在发生

1905年10月,俄国人勃奥鲁切夫给了王道士一点点俄国商品,换取大批文书经卷;1907年5月,匈牙利人斯坦因以一叠银元换取24大箱经卷及5箱织绢和绘画;1908年7月,法国人希伯和以少量银元换去10大车6000多卷写本和画卷;1911年10月,日本人吉川小一郎和橘瑞超以微不足道的金钱换取了300多卷写本和两尊唐塑;1914年,斯坦因重来,以一点银元换去5大箱600多卷经卷……。今天,敦煌研究院的专家们只能靠从外国博物馆买回来的敦煌文献微缩胶卷作研究。余秋雨在他那本《文化苦旅》生动地描述了敦煌文物被盗的血泪史。

窃夺他国文物的事件还在发生。流落他乡的文物,可能回归故土吗?是否必须经过漫长的争取谈判甚至法庭诉讼才有望看到成果呢?或许还得看物主有无契而不舍的精神和能耐,以及藏赃者的胸襟和智慧有多宽多高。

陈美枫

陈美枫

陈美枫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14-2017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