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性骚扰的谬误/黄子伦

性骚扰可说是近代才诞生的观念,所以很多人并不熟悉,甚至觉得我们既然有非礼、性侵等等相关法律保护,为何还要“多此一举”?殊不知从当事人心理上感觉到不舒服,到肉体上被侵犯,这两端之间有很大的灰色地带,而性骚扰就是来定义和保护这段灰色地带的权益。

一谈到性骚扰,很多人就争论说很多时候就是当事人“幽默感不足”,或者“过度敏感”而导致。不过,在我看来,这些都是借口。什么是笑话,什么是禁忌,都是这个群体的集体道德感所决定的。加上人是群居动物,只要你有适当的社交习惯,和长期待在某一个群体,就不可能不知道这个群体可以接受什么,抗拒什么。

就算你是这个群体的“插班生”,都会知道文化差异和肢体语言这些事情。如果不了解哪里是地雷,就应该步步为营,而不是狂奔乱撞。就好象很多男艺人和女艺人拍照时,都会额外留意自己的言行举止,甚至出现那种在空中搭肩的手势,以免卷入性骚扰的漩涡。虽然有些女艺人觉得这显得格外生疏,并认为搭肩可以接受,但她们也认同把手臂放在对方腰间以下的部位,就会开始感觉不舒服。这种常识,只要你有基本的智商和情商,就会知道。

事后弥补永远太迟

了解了冒犯者的思维后,我们很难去责怪那些被冒犯者是不是“过度敏感”,毕竟每个人的底线都不同,所以这是他们自我保护的方法。更进一步说,如果被冒犯者选择 “不过度敏感”,结果因为这个妥协而发生了一些不幸遭遇的话,那些喜欢到处指责其他人“过度敏感”的人,是不是都会拔刀相助?抑或是他们只会选择在社交媒体点赞,叫被害者要坚强?须知,事后弥补,永远都是太迟。

那么,如果两位当事人都不觉得有问题,围观的人有没有权指责涉嫌冒犯者是在性骚扰?我认为是有的。不管我有多讨厌道德绑架,我必须承认社会的运作和维系还是需要有一定的道德框架。如果这两人是从事色情行业,我们对他们的道德判断标准自然就会有所不同(我不认为是高低之别,他们只是不同),因为在我们看来是性骚扰的行为,很可能只是他们工作的一部分,是我们大惊小怪了。

如果他们不是从事这些特殊行业,那么我们都有责任和权力去保护那些我们认为是被冒犯了的受害者。当事人选择息事宁人,不是不介意,更不代表这个罪行没有发生过。我们不能因为你的“不计较”,而在保护性骚扰受害者的这个攻防战上退守。这场拒绝性骚扰的战争虽然开始很久,但从未停止,也不应结束。

黄子伦

黄子伦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14-2017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