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苦一定要当首相?
——致东京市长小池百合子/陆培春

您好!首先容我自白,我原本是“百合子粉丝”,不仅因为我喜欢发出幽香的纯白百合花,而且早在35年前,我在日本几乎每天早上10时就收看您主持的电视节目——《竹村健一时评》。那时您刚从埃及开罗大学留学归国不久,作为留学生,我当然对您具有一种亲切感,何况您年轻貌美又聪明伶俐,且亲民和富正义感。

对于日后您弃媒从政,参加与执政自民党对抗的日本新党,替普罗大众说话,维护真理和正义,我心里当然更崇拜您。

可惜日本政坛是个大酱缸,不少人认为政客皆非好人,只有坏人才从政。他们口是心非、骗话连串。起初我满以为您会如日本新党党名般,给政坛吹来一股沁人心脾的新风,怎料日后您在政界混得自由自在后,却忘了维护和平与自由民主的初衷,竟与那班脸皮厚、心肠黑的自民党政客混为一体,沾染恶习,变成一朵灰色百合花。

如今,您成立“希望之党”,主张修改非战宪法以进一步与美国进行军事合作,立场猛烈拐右,跟安倍如出一辙,变成“难姐难弟”(您大他3岁),您已非天真无邪的青春玉女,或充满美丽理想的政治家,而带了右派政客那股奸诈狡猾和唯我独尊的味道,委实令人可惜,也不得不惊叹日本政坛酱缸淫威之巨!

变成日本的金正恩

我虽是马来西亚人,却对本国政坛怪事毫无兴趣,那是茶杯里的风波,不理也罢。但日本这政治大国的一举手一投足,皆具牵一发而动全身的危险性,好比说日本如制造原子弹,或有样学样,模仿特朗普总统进行核恐吓,打算用核武对付朝鲜,岂非天下大乱,万一对方为了报复在大东京投弹,再多日本人的命也不够赔?

我每天从早到晚收看日本数家电视台节目以收集最新资讯,近日看您乘胜追击,挟持去年在东京市长与市议会选举大胜的余威,突然组织“希望之党”,欲问鼎首相宝座。实际上无人可扑灭您的野心,但从组党到竞选大败,乃至选后检讨大会这短暂历程中,您所表现的政治作风未免过于独裁,跟朝鲜的一言堂毫无二致,简直变成日本的金正恩了。

在检讨会上,您仍依然故我,自负是“创业者”,要享受特权,坚持一人说了算数,党执委人选由您一人指定,甚至大败也不辞职让贤,让优秀干部取代您。把日本政治当由您自己导演的儿戏,这种作风,如何取信于民,促进民主自由化?

如此下去,只会使您身败名裂,丧失信用,政治生命提前结束,别忘了您派出235名候选人,仅50名当选(49名原是跳槽的民进党人,纯希望之党仅1名)。185名“战死”,凄惨万分,还不足以叫您忏悔?

须知,落选议员从此4年变成无业游民,在日本,没上班无所事事,别说遭人白眼,他们自己也会坐立不安,度日如年,而您还有市长可做,逍遥自在、还说风凉话呢!

日本首相乃万人之上的一国之公,当首相自然是无上光荣事,过瘾至极,但只顾一己之利,沽名钓誉的人,假如也当上,结果是国民的灾难,也会在历史上留下污名,被千夫指,又何苦呢?您不如返朴归真,追求回您新闻从业员的理想,谦虚地站在民众立场,对黑官恶吏痛下针砭,以求改正,不是更好吗?敬礼!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14-2017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