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和平奖远比诺贝尔奖好
——致申请诺贝尔和平奖的鹰巢直美/陆培春

鹰巢直美女士:

你们好!首先,我为你们今年申请诺贝尔和平奖不幸落选而惋惜。自2013年来,你们一群爱护和平的民众不仅极力维护日本非战宪法的第九条,且还以此条款申请该和平奖。今次是第四次了,虽然也没得奖,次次落选,但我认为它仍有充足理由明年再参选,来证明第九条作为日本和平运动的象征是真金不怕烘炉火的,它与那刻苦耐劳、精益求精等日本精神,均是日本民族难得的优点,备受环球关注,也是理所当然。

您原是一介家庭主妇,业余积极参与和平运动,一天突然心血来潮,想到拿这条款去申请诺贝尔和平奖,好让日本的和平思想在全球发扬光大。您的意匠出众,马上获许多同志支持。你们所拥护的第九条,其实就是日本的“国宝”。拜它所赐,战后70余年,日本军队没有在外国杀伤一人,与战前军国主义的奸淫杀戮,草菅人命,造成2000万亚洲人罹难的残暴行径完全两样。作为战争受害者,我们高度评价战后日本的和平宪法,也感谢你们这群维护这部反战宪法的善良老百姓。

2014年8月15日,这作为日本和平主义精华的第九条,荣获我国二战历史研究会颁发的第一届“亚洲和平奖”,贵会两位高龄领导人受邀到我国领奖。其实,和平奖是发给全体维护这歌颂非战主义,放弃战争和专守防卫等和平原则的日本人(当然以安倍首相为首的好战派属例外,也不好意思受领),我们信任这些和平人士,高度评价他们持之以恒地推动和平反战运动的非凡实绩。反之,如日本人把第九条弃之如敝履,战争受害者又怎能相信他们已悔过自新,不再发动侵略战争呢?从这个意义来说,第九条及其拥护者获亚洲和平奖,远比荣获诺贝尔和平奖更具意义,亚洲战争受害者原谅又评价你们,比与二战无关的瑞典人送大奖——诺贝尔和平奖更好!所以,你们无需为了这次落选而悲哀、沮丧。

向朝鲜看齐

诺贝尔奖委员会表示,“国际废除核武器运动”(ICAN)获本届和平奖,是“因为它在吸引公众关注使用核武器所带来的灾难性的人道主义后果的努力、以及它为实现以条约为基础禁止此类武器方面的开创性努力”。说也奇怪,创立于2007年,被描述为一个全球民间社会联盟的 ICAN,是由101国的468个合作组织组成,以实现无核武世界为目标的它功成名就,正值美国与平壤就朝方核武计划的紧张关系日益恶化时,但日本政府却一点也不高兴,仍追随美俄等核武大国的左右而大加反对,不加入条约,故有人怀疑日本最终目的是向朝鲜看齐,妄图拥有强大杀伤力的原子弹,跻身核武大国行列。显然,日本政府的言行既然违宪又与你们格格不入,更会助长“原爆乃天罚”论,使美国在广岛与长崎投弹和滥杀无辜正当化。

ICAN荣获和平奖,原与日本原爆受害者多年来控诉这违反人性的原子弹之残暴性有关,每位受害者长期控诉,数十年如一日,死而后已,使世人对核武杀伤力及其残暴性始有所认识,ICAN才会获此殊荣,故他们也应分享一份光荣吧!

目前,参加大选的安倍及女强人小池百合子皆属主张拥核的鹰派,他俩在竞选活动中不但不表明反核,反而主张修改第九条,允准军队在世界各角落与美军并肩作战,为非作歹。显然,眼前日本,与战前军国日帝毫无二致,自大、好战,对和平漠不关心,肯定会再次给民众带来大灾难。愿你们更上一层楼,把握这时机使选民明智地把神圣一票投给爱好和平、反核的政党,也望你们明年继续申请诺贝尔和平奖,让世人正确地肯定第九条。千万要记住,你们的反战思想与和平环境得来不易,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敬礼!

(作者为日本青森中央学院大学客座教授)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14-2017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