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人双重课税压力大/杨名万

财政部秘书长丹斯里依万瑟里加博士周日透露,明年度联邦政府财政预算案有两大议程,一是关照企业界,二是让人民生活和谐,焦点在于帮助人民应付高涨的生活成本。

乍看起来,这是双议程预算案,实际上却是三议程,因为丹斯里依万后来补充一句,“还有维持国家经济增长,包括为民创造就业机会。”

大选前最后一个预算案,亲商亲民双议程本来就理所当然,只是国人不能像那些无视“人民老板”存在,倒过来勒索上司的“人民公仆”,每逢大选必来高调诉求戏码,政府高官纵容回应,让政府公仆薪金负担上千亿,可怜幕后人民老板,成为终极受害人。

至于国家经济增长,那是政府过去一向搞的增长数字导向经济政策,君不见今年上半年经济增长高达5.7%,远超逾5%预期水平。

经济增长未必惠民

只是,在失业率长期处于4%以下,外劳成为国内各行各业“必需资源”,政府创造就业机会,如果有数量没素质,找不到可匹配的本地人力,须借助外劳,那只会让国人面对公务员人满之患后另一负担。

专注经济增长而进行房屋发展计划,尤其引进外资进行房地产发展,是最典型例子,这解决不了国内存在的年轻大专毕业生失业问题。根据今年公布的去年度国家银行年报,前年我国年轻大专生生业率高达15.3%,现在还看不到实质改善。

这边厢各领域老板呐喊,没外劳生产会停顿,搞到政府高官准备让出口导向领域,聘请百分之百外劳推动生产,另一边厢,年轻大学毕业生正面对双位数高失业率困境,何等大讽刺!这就是经济增长未必为惠利人民典型例子。

本栏一直想避开种族课题不谈,但是种族经济问题,却一直成为这个要迈向“高收入国”的政府特别关注的课题。

在赋予土著各种优先权的新经济政策,过了20年期限,甚至连40年都过去了,拐杖依然还往他们送的时刻,现在政府高官又来了另一个只惠利印度人的大马印度裔蓝图大计(MIB)。

华裔贫富差距变大

三大族群中,有两大族群经济受到特别照顾,这样的经济政策全球独一无二。或许是因为去年全国家庭月入调查的结果成为政府政策指标。有关调查显示,华裔平均每月收入是三大族群中最高,好像是最不需要照顾的一群。

其实不然,华裔族群也是唯一贫富差距恶化的族群;这意味最富有的是华人,最贫穷的也可能是华人,而最重要的是,城市贫穷受到忽略。

城市居民以华裔居多,这毋容置疑,因为连政府高官都呼吁土著多在城市购买房产,避免他们失去城市房产增值机会。房产增值其实已经成为城市人买房的沉重负担,这负担并没算进家庭开销调查和通胀数字里。

个人税上半年达标

根据国家总会计师署,今年上半年个人所得税收入约154亿,如果以年率计算,全年估计308亿,这已经稍微超过政府所预算的接近299亿目标,而上半年的消费税则取得193亿,年率计算全年估计386亿,比政府预算今年全年400亿略少14亿。

无论如何,这两个都是个人缴交的课税,两个总和起来,都接近700亿,上半年预估的全年数字只比预算少约5亿令吉,堪称达标。

不到200万人缴税

根据内陆税收局总执行长透露的数字,注册成为纳税人的大马人占总人口的18%或差不多540万人,但是真正需要缴税的纳税人还不到200万人。

统计局最近公布的家庭月入和开销调查结果显示,华裔家庭每月平均收入约6600令吉、印裔5400令吉、土著则是4800令吉,开销的模式也一样,华裔每月平均开销约5100令吉、印裔约4300令吉、土著则3700令吉。

很明显的,这意味不管个人所得税抑或消费税,华裔的贡献都最高,实际上,太高的双重课税已经变成华族沉重负担。

这一次财政预算案,政府应该对他们好一点,大幅度降低个人所得税,实质回馈他们为国家岁收付出的沉重双重课税压力。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14-2017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