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之党令人失望
—致民进党前主席海江田万里/陆培春

银座闲聊后多年未见面,近来可好?前几年,您荣任民进党主席,我内心暗喜,盼望您率领该党在大选中告捷,再当首相执政,以扭转因小泉纯一郎及安倍晋三两位首相多次参拜宣扬军国主义思想的靖国神社而激怒中国,导致中日关系停滞不前的僵局。

可惜著有《私撰汉诗词集》,被称为中国通的您,不幸在大选中失利,不得不引咎辞掉党首职务让贤,从此息影政坛,无法充当和事佬,改善多灾多难的中日关系。

现在,政界满城风雨,迎来多难之季,安倍首相为了回避在国会被追究涉嫌私下协助老友取得开办兽医学部准证,以及下令财政部贱卖国有地给安倍夫人当名誉校长的小学校等疑案,突然解散国会和举行大选。

更惊人的是,贵党新主席前原诚司竟仓促解散民进党,并投靠东京市长小池百合子刚组织的新党——希望之党。该党自喻是宽容的保守党,却极力排除你们立场革新的议员,他们不能跳槽,意味着饭碗跳舞。从其竞选公约看来,重大课题如修改非战宪法,与执政自民党大同小异,而冻结消费税和禁止核能发电,也不过是玩弄语言游戏,随时可改口不认账。

堂堂大党遭鲸吞

对此,想必您一定很伤心,没想到你们堂堂一个大政党,竟会毁于一旦,被一个无名无实的右派新党鲸吞,连主张与思想也一并典当掉!尤令人难以相信的是,以枝野幸男为首的一批人不愿与小池同流合污,另起炉灶成立左倾“立宪民主党”时,她却准备派“刺客”到某些选区,妄图使枝野高干落选,永远消失政坛。

您爱读《三国演义》等中国历史书,想必知道其历史上出现众多刺客。安史之乱后的唐朝,藩镇割据,河朔三镇中的魏博藩主田季安拥兵自重,残暴无比 。一位叫聂隐娘的姑娘从小被训练为杀手,身藏羊角匕首,奉命返乡刺杀藩主,以救众人。但谁会想到,藩主竟是她儿时被许下婚约的青梅竹马表兄!真实比小说离奇,台湾导演侯孝贤改编唐代斐铏著传奇小说《聂隐娘》,拍摄了“刺客聂隐娘”后,荣获第68届康城影展最佳导演奖呢!

可没想到,小池也想导演一部刺客片在本届大选上演。照理目前至为紧要的是打倒执政自民党,派刺客也只能派去干掉该党候选人,然而她却偏偏针对在野党,包括政见与她不合的前卫长长妻昭,所派刺客实力充沛,欲置长妻于死地,可见她心胸狭窄,图报私仇,忘了反自民的大义原旨。反之,对某些自民党议员,曾是其昔日盟友却大送秋波,暗渡陈仓,如声望如日中天的石破茂和野田圣子两强人(皆首相人选),却百般殷勤,不派刺客,企图选后拉拢其中一人组联合政府。

海江田兄,您看,聂隐娘也对妄自尊大的日本女刺客望尘莫及了,侯孝贤应赶拍一部《刺客小池百合子》,大赚闪闪发亮的日圆。

小池安倍“难姐难弟”

其实,小池本身就是刺客出身。14年前,小泉首相要推行邮政私营化遭党内猛烈反对,于是解散国会重选,她便成为第一号刺客去“刺杀”反对派议员,结果奏效,名留青史。她可谓经验老到,这回重施故伎,当然得心应手。

众所周知,本届大选原是多此一举,浪费财力,无非是安倍的延命保身手法,增税与否或朝鲜风云,选民早已授权予他,在国会议论后定夺就行了,何苦劳师动众,再花700亿圆巨款投票呢?小池亮出的公约,与安倍相差无几,主张修宪,和安倍简直是“难姐难弟”,选民投谁都一样。而终止核能发电,更是遥不可及之事,现在谈也浪费时间。即将上演多场“刺客政治“丑剧,妖里妖气,离奇古怪,更令我们亚洲人看了大失所望。

过去,您经常在日本电视台上现身说法,粉丝很多。这一阵子,各台黄金时段都呈献政见热闹的讨论节目,我多么希望您也亮相,针对这小池导演的刺客政治丑剧评论一下,让选民看清楚其野心和“希望”之党祸国殃民的政治阴谋,以挽救日本的堕落。望您继续“顽张(日语,即加油)!敬礼!

(作者为日本青森中央学院大学客座教授)

陆培春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14-2017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