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习马会”到两岸课题/王秉彬

世界多元政治倾向和矛盾是常态,但立场死忠某政治色彩而明显排他,乏力带领人民前进。

数年前,我有机会到新加坡采访牵动海峡两岸政治氛围的“习马会”,在这国际舞台看到许多国家的采访团队,争访第一手消息。印象深刻的是,他们所策划的访问,不会少了询问其他国家华裔新闻工作者对两岸关系的看法,期许和评语。

当时乐见两岸关系升华,几乎是多数人的期待。海外华文报章广泛报道,也把两岸境内不同声音内容平衡刊载,总结带出的讯息是,统一强大的民族和力量,高于一个领土自治的坚持。

站在舞台旁观,我的感觉是台独课题是一种越爱越恨的情感。究竟这情感和对立会维持多久,才要放手?我相信海外华裔期待一个时限来总结此情感,然后期盼相关领导为未来导出新思维,重回强化民族与建设发展正轨。当时,我亦思考两岸政治局势,有什么可以让海外生活的第二代、第三代、甚至第四代华人借以取经。而“习马会”的促成,这种懂得进退的政治关系,还是比较靠谱的。

再看一带一路或新南向政策,无非要抓准时机和大趋势往外扩张经济,两岸一样相信老祖宗走出去就有路的中心思想,带领下一代,但是政治倾向让手不能牵。

我认为,人性谈判再过10年若无法为和平统一定调,或许就该交给大数据衡量利弊,给科学契约。两岸维持现状,不进则退,必须冲破心防。

长大后,每个人都知道这是可笑的世界,可是却没人笑得出来,我们都在政治参蒙混乱的意识形态的圈子里,唯有积极对话,才能挽回至少一代人的共和局面。

王秉彬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14-2017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