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中企抢购应付双十一需求
燕窝价炒太高恐暴跌

(芙蓉11日讯)中国财团瞄准燕窝会成为双十一的畅销品,来马疯狂收购毛燕,导致大马毛燕价格被炒至屡创新高,逐渐超过中国商家及本地加工厂所能承受的价格,令人担心双十一过后,燕窝价恐怕会插水式暴跌,搞垮燕窝业。

燕窝界涉及太多人的利益,很多行业内的资讯不能随意对外发表,担心会变成打压同业,但整体而言,燕农和燕窝出口商希望燕窝价格提高,但加工厂则希望燕窝价格较低。

自从中国亮绿灯,允许我国出口净燕及毛燕到该国后,我国的燕窝价格就不断在涨,其中去年10月份每公斤约3800令吉毛燕价格,在短短一年后的今天涨幅就已高达65%,即6300令吉。

马来西亚燕窝加工厂公会会长谢洺来接受《南洋商报》电访时证实,我国的毛燕价格涨幅处于不正常阶段,一度出现短短4 天内涨幅达800令吉的现象,价格从每公斤5500令吉暴涨至6300令吉,而且接下来的涨幅,都是自2012年血燕及亚硝酸盐风波之后创新高的价格。

谢洺来:本地商家配合中企牟暴利必拖垮燕窝业

“我相信这是中国财团为首的炒家为配合双十一的黄金时间,在本地商家的配合下,携手把燕窝价格炒到偏高价格,以牟取暴利。可是,他们没想到一旦价格超过市场可接受或可承担的水平,燕窝价格就会插水般暴跌,最终拖垮燕窝业。”

中国对燕窝需求大增

马来西亚燕窝加工厂公会会长谢洺来透露,只要有上网或网购的人,都会对双十一不感陌生,特别是去年双十一,中国淘宝或天猫创下1天1200亿人民币的惊人销售额,因此,中国财团瞄准双十一商机,而且把目光放在燕窝。

他解释,中国消费者对燕窝的需求量大增,带动中国的燕窝下游行业,中国财团来马大量收购毛燕,带回该国加工及处理,再制成净燕及推出市场。

他说,今年初,燕窝价格处于每公斤3000令吉左右时,就有中国财团前来收购;即使现在价格飙升至每公斤6000令吉,中方在结合年初的廉宜囤货,“此长彼消”下,中方仍能以每公斤5000令吉出售,对他们而言是不亏。

马来西亚燕窝加工厂公会召开紧急会议,一致议决谴责有心人士炒高毛燕价格,破坏市场稳定性。

烂摊子留燕农加工业

谢洺来预测,这炒燕窝现象若不稍控制或遏止,过了双十一,偏高价格恐导致需求下滑,燕窝价就会插水,若没有任何人扶持燕窝市场,我国燕窝行业恐怕会垮下来。

有很多类似替代品

他强调,燕窝并非必需品,只是一种滋补品,而且有很多类似的产品有同样功效,如鱼胶,或其他替代品,例如人参、灵芝、冬虫草,只要燕窝价飙升到一个消费者无法接受的价格,消费者会转向其他替代滋补品,届时燕窝价就暴跌。

“当中国及本地炒家把存货出完后,就会拍拍屁股走人,留下烂摊子予本地燕农和加工业,相信届时将疮痍满目。”

他坦言,燕窝界涉及太多人的利益,很多行业内的资讯不能随意对外发表,担心会变成打压同业,但整体而言,燕农和燕窝出口商希望燕窝价格提高,但加工厂则希望燕窝价格较低。

盈利微薄  加工厂快撑不住

原料来本越来越高,盈利越来越微薄,燕窝加工厂已支撑不住。

谢洺来说,近半年来,燕窝加工厂的业者几乎是盈利越做越少。“这一回从燕农手中收购一批毛燕加工为净燕再出售,下回再向有关燕农收购毛燕时,价格却已涨升,甚至已超过加工后产品出售的价格。”

他说,加工后销售所得的盈利,已无法再购买同样数量的毛燕,最终加工厂会陷入一个死循环,也没有多少个业者能支撑,甚至已有业者缩减加工厂的营运时间。

大马有1200加工厂

他表示,目前,大马有1200间大小不一的燕窝加工厂。

他坦承,目前的市场需求及中国较能接受的价格是每公斤5000令吉,可是价格已超过大部分商家及消费者能承担或愿承担的能力,就连在本地的销量也已下降60%,越来越少人有能力吃燕窝。

书到用时:11月11日电商大促销

双十一是指每年11月11日,又称“光棍节”、网购节或购物节,也是中国电子商务年度促销活动的盛季,电商、营运商在当天会举办促销活动。

中国最大的电子商务阿里巴巴,于2014年及2015年在双十一当天,分别创下571亿元及912.17亿元的惊人网售额,并在2016年创下1207亿元的佳绩;双十一已成为电子商务及网购的市民不会缺席的盛大日子。

人为炒作恐现泡沫

另一方面,大马燕窝产业出口协会会长拿督蔡千根今午主持该协会会议后,在记者会上提出同样的论调及担忧。

他说,制造燕窝的原料毛燕目前因为供不应求及人为炒作等因素,近3个月来每公斤价格在一天之内可以大幅度浮动200令吉至300令吉,整个情况犹如黄金或股票炒作。

“这之前,毛燕价格浮动差不多一个月才50令吉或100令吉……我们担心这种情况会让燕窝产业出现泡沫,不利国内燕窝业永续发展。”

出席者包括副会长林决锦、莫志鸿、秘书刘祥霆及委员蔡光裕。

市场价格非常混乱

“目前的情况是市场上的价格非常混乱,及并非每个燕农都知道每公斤毛燕可卖到约5000令吉,因此,若有中盘商出价4000多令吉,燕农也会出售,因为他们并不知道其实可以卖到更好的价钱,这导致他们的利益受损。”

他指出,大家都乐意看到毛燕价格回升,因为这表示燕农可获得更多回酬,但必须是在一个健全的经商环境内。

他举例,由于市场价格混乱,坊间甚至出现恶作剧的情况,例如有人在毛燕产品旁摆放一张没具名、写着每公斤7000令吉的发票,并在拍了照片之后,通过互联网传给广大燕农。

鉴于燕窝为国家创造大量外汇收入,大马燕窝产业出口协会要求政府在外劳、融资及出口程序方面,提供协助。

蔡千根指出,由于燕窝没被归类为属于何种行业,因此导致协会成员在申请外劳时,面对不知如何申请的困扰。

他补充,该协会也希望农业银行能提供低息贷款予燕窝业者,以及促请政府豁免向毛燕征收消费税。

“我们也促请贸工部让燕窝业者获得‘新兴工业地位’,让业者能得5年免税优待,借此确保本地业者能在价格方面,与邻国印尼竞争。”

独家报道:郑德伟

独家报道:郑德伟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