玛拉数码广场缔造奇迹?/官泰发

美国总统特朗普与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的口水战近来越演越烈,最终导致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的介入,并促请两人不要像“幼儿园小孩在吵架”。



拉夫罗夫的批评对于懂得中文的人而言,可真是入木三分,因为幼稚园若少了个“园”字,就是幼稚。换句话说,如果一个老年与一个壮年使用“火箭男”、“老番颠”或“你摧毁我,我摧毁你”等词汇的骂战不是幼稚,还真不知道该如何形容。

美朝若是开战,将是何等严重与严肃之事,惟特朗普与金正恩犹如孩童般的互动,如何能不让全球都担忧将有一方误判,甚至是意气用事?

美朝领袖吵架的事件显示,心智与年龄不一定成正比。有鉴于此,类似这种意气用事的事件可说不胜枚举。

快变“一马商店2.0”

在我国,曾一度获得各大报章大事报道的玛拉数码广场,近来再度成为新闻焦点,惟这次的报道重点不是生意兴隆,而是看来似乎快变成“一马商店2.0”。



根据玛拉所发出的新闻稿,玛拉数码广场去年的参观人次为逾100万人,销售额为1800万令吉。截至今年8月的数据显示,参观人潮为58万5580人次,销售额为760万令吉。

即使不是生意人,看到这种业绩曲线,应该都会认为玛拉数码广场生意越变越差。然而,对于“有关当局”而言,生意并没有变差,而且他们会在未来这几个月,协助玛拉数码广场的商家们广为宣传及冲业绩。

长篇大论的用意并不是想唱衰玛拉数码广场,反之,笔者是真的想看到它成功,以证明前首相马哈迪执政22年以来办不到的事情,玛拉数码广场在两年内就办到了。

应助摊贩做大生意

除此之外,秉持“指定供应商”模式的玛拉数码广场如果能办得成功,将证明很多企业家的成功秘诀必须改写,所有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也应该切腹道歉,因为他们竟然没发现玛拉数码广场这么简单的成功模式。

平心而论,笔者一直搞不懂的一点,就是企业家及创意究竟能不能通过人为的方式培训?如果打从执照、创业资金、营业据点、广告宣传及采购都有人协助打点,则通过这样方式产生的企业家,真的能经得起时间考验吗?

其实只要环顾四周,还是可以看到许多风雨不改,几乎每天都在街边摆档且生意兴隆的土著小贩。简言之,如果“有关当局”真要证明土著也能创造奇迹,则他们应该去协助这些刻苦耐劳的小生意人,设法将一盘小生意做大。

官泰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