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盟成员国仍缺国民认同

手握手,心连心,东盟十国一家亲!大马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左起)、缅甸国务资政昂山素枝、泰国首相巴育、越南总理阮春福、菲律宾总统杜特蒂、新加坡总理李显龙、汶莱苏丹哈山纳博尔基亚、柬埔寨首相洪森、印尼总统佐科及寮国总理通伦西苏里今年在菲律宾的第30届东盟外长会议和领导人峰会上握手表示团结。

五十年前,当时的马来西亚、新加坡,印尼、泰国和菲律宾的外长,签署了历史性的东盟宣言,最终成立了我们今天所熟知的东盟。

五十年后,东盟经历了众多的政治和经济挑战,其成员国已从1967年的5个增至10个。

随着2015年“吉隆坡宣言”的签署,所有成员国都同意正式建立东盟共同体,为这个区域打造一个更健全的未来。

在上一个月于吉隆坡落幕的东运会中,我们却看到了很多不符合东盟共同体愿景的事件。

印尼国旗失误的事件,虽然是不该发生的错误,但大马当局却能适当地处理,不过这却未能阻止抗议者在印尼的几座城市举行反马来西亚抗议活动,而印尼的骇客组织Extreme Crew,更袭击马来西亚27个网站,并在网页中留下了“印尼的国旗不是玩具“的讯息。

其他的不愉快事件,还包括了在足球的A组赛事中,一些马来西亚球迷对新加坡队伍做出侮辱行为,而两个缅甸球迷还被大马球迷殴打,在这两个事件中还是马来西亚在运动赛事中取胜时发生的。

考虑到东运会的宗旨,在于推广、加深东南亚国家的合作理解和关系,这些事件的普遍存在确实与不符合东运会创始人设定的愿景。

然而,还有一个更重要的问题,即东盟共同体是以缔造东盟公民团结为其基础,但东盟国家人民究竟有没有对于这样的认同感呢?

在这个东运会当中,当我们提及东盟共同体时,有两个发展是值得我们关注的。

民族主义障碍最大

首先,在东运会期间的各种事件,是东盟各国在体育赛事中互相竞争时,民族主义被激起的表现。

尽管马来西亚政府已经做出公开道歉,印尼抗议者仍在继续举行抗议马来西亚抗议活动,这表明民族主义仍然是一些国家公民的统一因素。

公众意识明显不足

同样的,即使赢得了球赛,马来西亚球迷仍然侮辱新加坡团队、袭击缅甸球迷的事件,也是基于民族主义的因素。

由此看来,民族主义是建立东盟共同体当中对于区域认同的最大障碍。

其次,参与东运会的媒体和组织者中,对东盟邻国的公众意识明显不足。

一方面,参与打印小册子的负责人,把印尼国旗误值为波兰国旗固然是失误,但一些马来西亚媒体却也继续使用错误的国旗,而某一家大马电视台,更把越南、新加坡、泰国、印尼、菲律宾、缅甸、柬埔寨、寮国的国旗混淆,导致电视台负责人不得不对这些错误发表公开道歉。

作为东盟的创始成员,马来西亚大众媒体和区域性活动组织者的错误,让人深思,究竟有多少东盟成员国,而并非仅是马来西亚的国家和非国家机构对其他东盟国家的了解程度。

限制共同体愿景

因此,上个月的东运会事件,即向东盟成员国的社会阶层显示了东盟共同体的愿景所面对的限制。

换句话说,目前东盟共同体对其成员国人民群众所做出的努力,显然并没有转化成一个区域性的身分认同。

为此,十个成员国必须寻求涉及东盟公民、大众媒体和其他基层组织,以谋求的新的、可行的措施来推动东盟一体化的进展。

由十个成员国的国家领导人倡导自上而下的一体化战略,必须让位于当地社区领导的自下而上的方法。

在缺乏自我认同、民间认知不足的情况之下,东盟经济共同体和其他的共同体将会面对阻碍。

因此,唯有加强民间的互相交流,才能成立真正的东盟共同体。

安邦是一家马中经济与政策智库,在北京和吉隆坡设有研究中心。欢迎读者提出对本文意见:[email protected]

马中视窗·马来西亚安邦智库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14-2017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