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哈迪从主角变配角/陈圆凤

调查“国家银行90年代外汇亏损事件”的皇委会,宣布提早结束工作,这恐怕是诸多皇委会中,最“无用武之地”的一个了!

有人说这桩旧案是为了栽赃敦马哈迪医生,要抹黑老人家,以300多亿外汇亏损,对抗26亿美元的1MDB,自然绰绰有余。其实,此言差矣!事关国家利益,如果真有其事,就应该追查,不论涉及者是谁,都应该面对法律制裁;不论是多少年前,也应该追究到底。

我们的国家,就是太多不了了之的“大案”,许多人做了错事却可脱身,把国家的钱大亏特亏都像没事人一样,转个身换个身分又继续亏,所以,有案就必须查,查出证据就必须采取行动。

国家银行90年代外汇亏损大案,源于国家银行前助理总裁阿都慕勒爆料,一翻就翻到1991至1993年间,大家都知道,这太难查了,时间久远,证据还在吗?于是,查呀查,问呀问,从头至尾,皇委会得到的供证,基本是三句话:“不记得,不知道,不是我!”

记忆力不好的,只能说“不记得”;有些还是有病的,85高龄的国家前任审计师丹斯里伊斯哈达丁就被证实患有“认知功能障碍”,以为自己只有70岁。他是此案的重要人物,他无法供证,恐怕对此案调查极为不利。

还有一些记忆力不错的,精明老道的,就说“不知道”,或是干脆说“不是我”,看看敦马哈迪医生和敦达因的供证,就是这个态度。尤其敦达因死咬“他们没有向我报告,我怎么会知道?”,皇委会不信又奈何?全马人民不信又奈何?

本来马哈迪是主角,可是,他的供词最没有可查性,说自己不是十项全能,不干涉国行事务,首相日理万机总有看漏眼的时候等等,来个“闪身”,就像他在巴生自贸区答案的供证一样,轻描淡写之间就化解了繁复的问题,谁想从他口里套出什么来,简直比登天还难。

很多人心中有数

难怪马哈迪从一开始就老神在在,根本不担心被查,他心中很有数。我想,不只是他,很多人心中也知道是怎么回事。

皇委会共传召25位证人,从这些证词中可以摸索出真相吗?难度应该很高吧!因为其中最关键的人物,就是当时的国行总裁丹斯里惹化已谢世多年,许多涉及他的证词就更查无可查。

如果国家银行没有保留完整的文件,这件大案,怎么问也很难问得清。要揭露这桩大案,应该趁早啊!为什么拖到这么多年人事已非之后才揭露?

总之,皇委会面对的是一群老谋深算的高手,太极拳打得出神入化,起承转合之间,问题就不知被甩到哪儿去了,而且二十多年前的旧事,说记忆模糊,说不记得、不知道、不是我,你又能奈他何?不过,也只有这群人可以这么说话,换作是你我,结局堪虞!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14-2017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