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价政策伤民生经济/杨名万

工商企业界最近很纳闷,官方经济数字越来越好,他们不但没有感受到经济蓬勃,反而觉得生意越来越难做。

官方经济数字与人民感受有一大段距离,对于城市民生经济来说并不陌生,最典型的要算通货膨胀率了。官方通胀率低至一个手掌可算完,城市中下阶层市民的生活成本,却涨到两只手掌都算不完。

消费黑暗期的痛

工商企业界感觉生意越来越难做,正是市斗小民面对一波又一波生活压力时刻。

这尤其是从2014年起迄今这三、四年期间,尽管通胀率都低,从2014年3.2%、2015年仅1.7%、去年上升至2.1%,这低至最高只有三根指头般的偏低通胀率,看起来“写意”,却是市井小民最痛苦的消费黑暗期。

先是2014年杪,政府从取消燃油补贴开始,逐步取消各种必需品补贴、2015年4月初开始征收消费税、接着是2015年8月起。

在各种负面压力,令吉跌破每美元兑四关键水平,并且迄今为止,已经陷入“落四”水平长达2年,是历来最久纪录。

对于国家而言,或许看到出口暴涨,外汇储备上升,但是,从民生经济角度来看,经济越开放,汇率越低,对市民伤害就越大。

这几波直击民生的政策所导致的负面效应,并无损及国家经济增长。政府还可以从废除辅助民生经济所省下的钱,和征收新税项从人民那儿拿更多的钱,用在刺激经济的基本建设发展,维持经济增长。

从今年1月到8月,整整8个月的通胀率则达到3.9%。

有数字无素质政策

这样的政策,对于政府高官,当然可以高兴的说,就增长数字而言,大马经济并不坏,今年可望增长5%。

大马能取得如此美丽经济增长数字,的确是政府高官的功劳,这是拜政府所有朝向“有数字、无素质” 目标走的措施所致。

表面通胀率偏低的消费黑暗期总会过去,市井小民今年2、3月面对油价高涨冲击惊吓,通胀率一度从去年12月的1.8%,今年1月到3.2%、2月份越过4%至4.5%、3月就闯入5%危险区达到5.1%。

然后,又迅速后退到4月份4.4%,5月落到3.9%,直至7月的仅3.2%,原本期待节节下落至去年大部分时期的2%以下水平,但是没有想到8月份汽油价格又因为原油价格节节上升,通胀率又很快回头涨。

统计局刚公布的这8月通胀率可说是通胀率的转折点,从3月的顶点5.1%到7月份底点3.2%,8月已经回升至3.7%,而从今年1月到8月,整整8个月的通胀率则达到3.9%。

汽油食油双位数涨价

这8月通胀率,反映2014年政府开始取消各种补贴后的负面效应,从市民们的消费黑暗期,转至台面上通胀数字。

虽然这数字仍然还是经过全民平均,而让人看不到城市大众所面对的实在情况。

但是,从去年12月的1.8%、今年5月份的5.1%、放缓至7月3.2%、又迅速加速至这最新的8月3.9%,这速率的变化是加速近二倍、后又急速放缓近四成,这次又开始加速上升逾2成,起伏不定。

这对市民不利,也令工商业决策困难。

如果外围经济持续走强,电子电器出口继续看好,燃油应用转火热,我们又要面对燃油引起的高通胀烦恼。

政府高官很巧妙的于2014年在全球经济走势不明朗,国际原油价格低落至几乎崩溃的时候,很“圆滑”的将汽油补贴废除,但油价涨潮不会永远不回来!

此次8月份消费价格指数涨幅有两大“看点”,第一个就是失去汽油补贴后造成的交通价格指数上涨11.7%,另一个则是刚于去年11月局部废除补贴的食油,猛涨48.9%。

双油价格双位数上涨,反映政府政策正在外围经济开始好转中发酵。

从左袋窄变右袋紧

当然,最大关键还是在燃油价格,因为它会造成连锁通胀效应。今年8月的布兰特原油价格还只是从去年同时期的每桶49.1美元,上涨9.9%至51.9美元,目前已经达到逾56美元。

外围经济好转,燃油消费和价格同步上升,我国政府税收同样看好,失去补贴后的汽油价格恐怕也会随之登高。

市井小民呢,则从收紧消费黑暗期转到物价腾涨期,从左袋窄变右袋紧,都同样痛苦。总的来说,政府政策不能只顾政府减低赤字,而忽略民生经济。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14-2017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