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原“惨死坟”和历史真相(下篇)/陆培春

拾金仪式结束后,我们马上执行建设新纪念碑的计划,以便赶上战后61周年的追悼仪式。首先,我们把被打断的旧碑连接起来恢复原状。为了让新建的碑从老远看来更加雄伟壮观,决定把基座筑得高一些。入口处的梯级仅3级,象征日本残忍统治的3年间,而参拜者献花和烧香点烛的小梯级则是8级,象征占领期间的3年零8个月中的“8个月”。

这里是福建义山的一角,风景宜人,一望无际,跟市内密密麻麻的钢骨水泥森林迥然相异。漫山遍野的绿色草丛里,尽是在日本冲绳岛也可见到的半圆形坟墓。

纪念碑左右两边有两棵高耸入云的老榕树,绿叶繁茂的枝桠伸向四方八面,犹如两位严肃而魁梧的门神在挡住恶魔的骚扰,好让不幸牺牲的泉下烈士们能安息。

嵌镶4种语文碑石

这座纪念碑的另一重要设计特色是,基座正面与左右两面分别嵌镶了中文、马来文、英文和日文4种语文的金字黑底的“建设纪念碑缘由”碑石。正面的中文碑文如下(李业霖撰):“1941年12月8日,日军发动太平洋战争,占领马来亚后,实行残暴法西斯统治,使本邦各族人民陷于灾难深重、水深火热之中。华人倍受逼害和蹂躏,惨遭屠杀和掠夺。

翌年1月11日,日军攻占吉隆坡,次日设立藤山机关,4日后又设立军政部,隆市人民生杀予夺之权,全操于彼辈手中。满街狼犬,伺机而噬,到处陷阱,潜伏杀机。日据时代,乃吉隆坡开埠以来,最黑暗、最恐怖、最荒谬的时代。继新加坡大检证之后,马来半岛各大市镇,先后分别进行大肃清。3月初,日军发动全隆市大检查,他们荷枪实弹,戒备森严,数万男性市民,受指引登上军车,载往半山芭监牢进行大检证,整个隆市笼罩着恐怖和战栗的气氛。

估计有上千名市民,在大检证中被日军草菅了生命。在3年又8个月的恐怖统治中,日军在隆市附近农村、乡镇和胶园,进行反复多次大扫荡,许多无辜老百姓被拘捕,投入黑狱,活活被折磨致死。众生何辜,罹此冤横?人民抗日军为了保邦卫马,别父母,弃妻儿,壮怀激越,奋不顾身,投身抗日斗争,建立奇勋,备受人民拥戴。

他们在疆场上战死或被俘虏而毙。尸体横殁于草莱之间 ,碧血飞溅于刑室之内。成仁取义,浩气长存。他们以鲜血和生命,在马来西亚的编年史上,写下了可歌可泣的篇章,精魂忠骨,永昭日月。

在吉隆坡福建义山之原,于此墓碑下,埋葬了800多名惨遭罹难的男女同胞,500多名抗日战士和数十名被活埋的牺牲者。为了纪念殉难同胞和表彰英勇战士,特树丰碑,以供凭吊,逐年祭祀,永葆馨香而勿替。

“纪念总碑”建成寓意深远

惨死坟虽然不如新加坡日本占领时期殉难同胞纪念碑那么雄伟壮观,但我们始终是想让历史还原,并尊重当初立碑的受害者遗族的心情和立场。今后,一座不问种族、语言和宗教,为了全民族利益而立的“纪念总碑”建成后,各自不同的历史观或战争观必将冒现出来,并可能引起争论。这应是难以避免的现象,我们也无需过分忧虑,反而应勇敢面对现实,通过真诚议论和切磋琢磨,最终达致一个共识,以谋求全民利益,再跟以安倍首相为首,赞美侵略的军国遗臣遗老进行抗衡。

因此,每年8月15日,马来西亚各民族可以在新的“马来亚第二次世界大战人民蒙难纪念总碑”前,举行严肃的追悼仪式,这是非常重要和寓意深远的。同时,我们也可以邀请中国、台湾、香港、美国、英国、法国、荷兰、印尼、菲律宾、泰国、缅甸和越南等与战争有关的国家和地区的大使、武官或国家代表,一起回忆战争的痛苦和恐怖,一起哀悼无辜的牺牲者。

一年一度的公祭,是一项可以让我们从惨痛历史吸取宝贵教训的重要活动,也可说是我们新生国家的一大爱国行动。和平得来不易,这项重要的活动,更不能止于我们这一代,希望年青的下一代也能继承下去,年年举行同样的追悼仪式。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14-2017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