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应刘永山:别再献丑/黄子伦

我就单刀直入,回应刘永山的文章。虽然刘不满意我的那篇文章已经在两三个月前刊登了,但刘的记忆力卓越,且愿意放下人民托付的繁忙公务,撰文反驳我,可见刘的一心二用之术已达千手观音之境,让我们这些缴税出粮给刘的人民倍感欣慰:国家有你在,真好!不过,我是不知道有哪个读者有在期待刘的文章。

刘不认同我对诚信党的看法,并引用诚信党党员符方侨在面子书的文章段落来反驳我,说我误解了回教的真谛。刘认为回教和佛教以及基督教都是推崇人权、人道、自由、平等等价值观。刘说这么多,无非就是想说,我们所看到的极端分子和恐怖分子,都不是真正的回教徒。对此,我不想和刘争论各个宗教的教义是什么,因为是没完没了的。

我只要刘回答一个确确实实的问题:既然刘认为诚信党和伊斯兰党不同,不会走向极端这条道路。那么请问诚信党的创党宗旨是根据什么来撰写?研究可兰经的学术文章如汗牛充栋,派系之多,刘可知诚信党是根据哪一派的解读?请问诚信党是原教旨主义(fundamentalism),严格遵守可兰经的教诲,还是会自行诠释?当然,别忘了给大家解释诚信党是赞成还是反对哈迪阿旺所提出的355修正案?

变极端可能性大

对,我知道没有事情是永恒不变,我也不敢铁齿断言诚信党100%会变得极端。我只是认为,如果其创党宗旨的依据不是现代法律,而他们最大的票源又是回教徒选民,那么他们为了迎合极端宗教分子的要求而变得极端,这个可能性是非常之大。事实上,我们已经可以看到,伊党过去这么多次在极端保守和刻意温和之间摇摆不定,他们的主要选民都将伊党推向前者。诚信党又如何能够免疫?

刘到后来更好笑,我说的是不要投票给宗教性质的政党,指的是那些用宗教的经书或是教义为创党宗旨的政党。举个例子,如果今天有人以《易经》为依据,创立了八卦党,我一样叫大家不要投票给他。但如果今天一个政党有为学习《易经》的选民争取福利,例如建立研究院的话,我并不反对大家投票给它。第一种情况(八卦党)是搞宗教的,第二种情况则只是今天刚好给学《易经》的选民谋福利,明天他们也可以是为学星相学的选民谋福利。后者有选择,而前者没有。结果刘竟然和我说,到处都有宗教诉求,不要分这么细,其实他自己是在混淆概念。

然后刘从这种偏见和误解的情况下坐井观天,解读出我其实是鼓励大家投废票,然后认为这将会让国阵获利。大错特错!如果刘真的有看我的文章,我已经在言论版写过两篇文章反对投废票。不过可惜啊,刘只愿意看他要看的,或是要相信的文章。

作为结尾,我在这里奉劝刘,不要再撰文来反驳我这种质疑反对党的人,因为你们根本就是搞错对象,疑神疑鬼,以为选民质疑你,要嘛是否定你,要嘛是国阵的支持者。这世界不是二分法,不是只有黑白。不过刘若是坚持要继续献丑的,我奉陪到底。

黄子伦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14-2017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