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忆方北方

方北方(本报档案照)

大家都知道,是严俊坑了方北方,不打官司,原因是一个穷教员,

怎能斗得赢一家财雄势大的电影公司?

很久以前,就想写一篇短文来纪念方北方先生。但这10多年来,写方先生的文章不计其数,要写,就很容易落人窠臼,除非是有不为人知,或少为人知的材料。

说起来,方老毫不含糊是我的前辈,我读中学的时候,他老已是著作等身的大作家,能够结缘,也是拜文学所赐。那是1970年代,大马华文文学迎来了一个机遇期,两个大报延续新加坡带起的马华文学热潮,并且能适应马来西亚这片泥土和风雨,在老作家的带动下,呈现一片勃勃的生机。这批先行者,除了方老之外,韦晕、原上草、王葛、林潮、温梓川、萧遥天等,都是文坛新进学习的对象。 

穷教员与导演

方老和韦晕、原上草,无论是在做人处事还是在文学创作上,都有不同的风格。原上草沉默寡言,作风低调,所以他在文坛的激情,只表现在大马作协初创时期。而方老是入世的,任务来时,他会毫不犹豫的扛上肩。韦晕则奉行“蚯蚓哲学”,喜欢不为人知地默默耕耘。原上草是大马作协第一任会长,卸任后方老顶上,做了3 届。叫韦老领导,他敬谢不敏。但我曾称他们3位为“作协3长老”,他们是够资格的。

方老年少从中国南来,早期作品有中国元素,这不足为奇。但他的中、后期作品,已经本土化,描绘刻画的,都是大马风土人情,还有就是大马华人在这片土地上的奋斗史。这些作品,是华族落脚本地的真实纪录,所存在的价值,是无可抹杀的。方老曾告诉我《娘惹与峇峇》电影版权的故事,他虽是苦笑,但大家都知道,是严俊坑了他,不打官司,原因是一个穷教员,怎能斗得赢一家财雄势大的电影公司?但《娘惹与峇峇》确实是一部本地色彩的小说。

夜游半个槟城

讲到教书,是方老的职业与专业,他的事业是文学创作。但他以他的授业解惑的工作为荣。他职业的最高峰,应是出长槟城韩江中学那几年。那期间有一年,我和柯金德、白岩及已故施远诸兄,专程上槟城探访方老,虽适逢假期,他还是特地带我们去参观,讲解学校硬体与软体的发展方向。可见他花在韩中的心血,是何其多,方老是值得引以自豪的。

由于作协和文学副刊的关系,我多次与家人游槟,都顺道到升旗山下探访方老,谈文论学,他热情地一定要请我们吃饭。有一次,吃完饭已是7 点多,他说带我们看看槟城夜景,我开车,他指路。不想进错了一个路口,在黑暗的马路走了近两个小时,回到方老寓所,已是10点过了。方老笑笑说,今晚我带你们跑了半个槟城岛。

70 年代末,我在压力下停编《读者文艺》副刊,不久收到方老公子、诗人方昂的一封信,向我致意。我谢谢方昂,但知道这多半是方老授意的;我很感激他知情知理、照顾后辈的情谊。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