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房产与政府的矛盾与虚伪/南洋社论

这边厢,发展商要银行放宽房贷,那边厢,商场过剩却说是银行的错。

上周,银行公会说,借贷评估严谨,商场过剩不应怪银行,摆到明不背这个“镬”。

银行背的“镬”不少,比如马来西亚房地产发展商会(REHDA)主席拿督斯里法特依斯干达说:“对房地产开发商来说,如果申请90%贷款却只得75%,我们认为银行已拒绝申请,但银行却将它算作是‘已批准’。”

银行紧缩银根,去杠杆化,包括住宅与商场发展借贷一律审核从严,换来的却是两个极端的指责。

政府说“银行应该体恤人民,尽可能放宽房贷”,但一路走来,政府在居者有其屋政策上,又做了些什么?除了走高的房价。

当“买不到(平)房”和“买不起房”民怨四起时,政府安抚民怨的唯一手段是打房,但另一边厢却盼望房产能带动国家建设发展和经济,而不断强调银行必须放宽借贷。

其实,即便只是屋价的75%,银行也是看对方的能力而定,一些甚至获得90%。

一个要高杠杆,一个却要去杠杆化,双方好不矛盾,如何取得平衡?包括可负担房屋政策,暴露的是政府不实际和矛盾的一面。

法特依斯干达说,是否兴建可负担屋应视供需关系来决定,尤其在开展项目前必须做出深入而正确的研究,以免房屋卖不出而造成经济问题。

矛盾是,当发展商开展一个项目时,被告知要提供30至40%中低价位的房屋;但有时候,一些地点并没有对这类房屋的需求。

“政府要发展商在雪州武吉柏伦东建30%的中低价位房屋,但那一带并没有类似需求,相反在八打灵再也,对中低价位房屋的需求非常旺盛。”

由于没有需求,在武吉柏伦东一些房屋仅售4万2000令吉,但还是卖不出去。”

没需求的地点拼命建,有需求的地点却建不来(平价屋)。显然,政府任何“看不到的手”,一旦脱离“供需”定律,必将失败告终,矛盾与虚伪面也暴露无遗。

今天,不只是发展商埋怨,银行一样有不背“镬”和不啃死猫的时候。

供需不均衡,市场干预,只会造成更多问题的出现。

房屋作为非生产性资产,为了抗击通货膨胀风险,投机与投资者都会将资本躲入非生产性实物资产领域,但,尽管我国已进入负利率时代,房产依然停滞不前,房价一直横摆不定。

政府要如何解决这些矛盾?除非拿出决心与诚意,或许如专家说的“令吉两年内难回3”般,短期内不可能有转机。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