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护罗兴亚人,凭什么?/罗汉洲

因为罗兴亚人受到缅甸军人的“迫害”,印尼极端回教组织号召在中爪哇的婆罗浮屠庙抗议示威。

关于罗兴亚人问题,世人不可单凭表面现象下定论,大家也须听听缅甸人怎样说。

缅甸政府早就指出,缅甸根本就没有罗兴亚这个族群,他们原是孟加拉之一族,但却不见容于孟加拉,被孟加拉人驱逐,于是就近逃到缅甸,信仰佛教的缅甸人本着慈悲为怀的态度让罗兴亚在此避难。不料罗兴亚人逐渐多起来后,不但没有对缅甸人知恩图报,反而屠杀缅甸人,霸占土地,终于引起缅甸人反扑。

换言之,缅甸人是要向罗兴亚人拿回土地,是罗兴亚人喧宾夺主而咎由自取,昂山素枝说世人为假新闻所蒙蔽,不理真相如何就一面倒地指责缅甸。何况世人不谴责孟加拉杀害作为同胞的罗兴亚人,也不谴责罗兴亚人对缅甸恩将仇报,企图鸠占鹊巢的行为,却责备缅甸驱赶蛮横的外国人,这是什么立场?

退一步来说,就算缅甸有罪,但印尼也就没有谴责缅甸的资格。

双重标准没资格讲人道

在前年5月间,大批罗兴亚船民逃向印尼,印尼政府下令把他们逐回公海,后来在联合国及全球舆论谴责下,印尼才让部分船民登陆,并允许给以不超过1年的庇护。

既有此前科,印尼哪有谴责缅甸及为罗兴亚人“伸张正义”的资格?

再说,印尼人有极强烈排斥外人和异教徒的传统,1945年,日本投降,印尼人为阻止荷兰重返而发生暴动,杀害了好几万华人;此外于1965和1998年又发生排华暴动,前后屠杀了十多万华人。此外,印尼吞并东帝汶四十多年,杀害了七十多万信仰基督教的东帝汶人。

相比较之下,缅甸之“迫害”罗兴亚人又算什么,若论到迫害外人与异教徒,印尼才算得上是老大,它的极端组织竟然还有脸为罗兴亚人打抱不平。

说起印尼1998年排华事件,当时举世都抨击印尼政府,唯独我国政府“沉默是金”,时任首相的马哈迪医生劝请华文报章须顾及马印两国邦交,勿谴责印尼政府,也别“渲染”排华事件。但在去年,敦马却促请我国宣布与缅甸断绝邦交,以表示我国维持罗兴亚人的决心。

敦马掌权期间,特派专机运载波斯尼亚难民来大马避难,此“壮举”顿时塑造了敦马大慈大悲的形象,但他却视印尼华人和东帝汶人如草芥,对他们之被屠杀事视若无睹。

首相纳吉在去年12月解释,我们声援罗兴亚人,并非因为他们是回教徒,而是因为他们是人类(所以我们也收留叙利亚难民?)。话说得大义凛然,但印尼华人与东帝汶人也是人类,在他们受到残杀时,为何我们默不作声?在迫害与被迫害的课题上,我们有双重标准的做法,即视其宗教背景来决定助或不助,我们有讲人道的资格吗?

至于印尼,拥有前科,他们更没有资格谈人道及伸张正义,更别忘了他们曾把罗兴亚人逐回公海这回事。

可怜的罗兴亚人,颠沛流离之际,竟然成了人家钓名沽誉与捞取政治利益的工具。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