忧郁妇累积5年
10趟罗里“搬走”一屋垃圾

妇女缓缓从垃圾堆中步出,不时嘱咐执法员不要随意触碰她的“财物”。

(峇株巴辖13日讯)常年从外带“宝贝”回家,中年妇女住家在日积月累下形成“垃圾屋”,深深影响毗邻住民的日常生活素质,峇株巴辖市议会今早大事展开清理工作,并将疑是患有忧郁症的妇女送院治疗。这间寸步难行的“垃圾屋”问题已存在超过5年,43岁的刘姓妇女独居其中,任凭邻居怎样苦苦相劝,她都依然故我,继续每天到外收集垃圾回家,并乐于居住在堆满垃圾的屋子,不理世人眼光。

今早9时,峇株巴辖市议会在该妇女姐姐的陪同下,到位于峇株巴辖花园的“垃圾屋”展开清理工作,基于垃圾堆积如山,市议会甚至出动铲泥机来收拾一屋子的垃圾,更动用约10趟罗里。

基于堆积物太多,市议会甚至动用铲泥机清理。

蚊虫滋生臭气熏天

配合单位包括固体废料管理机构(SWCorp)、福利局、市议会执法组及卫生组等,共动用近50人,才顺利展开清理工作。

妇女的邻居受访时指出,妇女收集垃圾的习惯,导致该处的居住环境大打折扣,不仅蚊虫滋生,而且四周臭气熏天,令人不敢恭维。

“很多垃圾属于易燃物,邻里们都担心随时会引起火患,可偏偏妇女又不听劝,我们才会向市议会投诉。”

只见在警方的协调下,刘姓妇女缓缓走出住家,口中念念有词,不断嘱咐执法员勿随意触碰她的“财物”,最后才登上救护车,跟随医务人员到峇株巴辖苏丹娜诺拉依斯迈医院接受治疗。

江明光(左三)与执法员及附近的邻里,了解清理工作的进度。

曾任职护士
工作压力返乡休养

曾在新加坡及吉隆坡任职护士,刘姓妇女具不俗的教育水平。

妇女的姐姐受访时指出,妇女在早年念完中五后,就到新加坡就读护士课程,并在新加坡的一家医院服务,惟基于工作压力及情绪问题,妇女在3至4年后便返回峇株巴辖的住家休养。

“过后,妹妹在一名亲人的介绍下,去了吉隆坡一家医院工作,同样的,她还是不堪压力和本身的情绪问题,工作了几年后,她又再度回到峇株巴辖,与父母过日子。”

收藏垃圾屡劝不听

妇女的姐姐表示,其父母在10年前相继过世,留下妹妹一人独居家中,虽然她与另两名哥哥及妹妹不断好言相劝,无奈这个妹妹屡劝不听,就是那么执着,改不了把垃圾带回家收藏的毛病。

她说,其实妹妹家中有很多可以再循环的物品,惟妹妹不愿变卖任何物件,就算完好如新的衣服,也不愿穿,终日都爱穿着破烂的旧衣物。

“妹妹早年曾到峇株医院看病,也有定时服药,但一段时间过后,妹妹变本加厉,不但越来越我行我素,甚至还患有忧郁症,这么多年来,我和哥哥都一直在帮忙清理她的住所,并定时给她生活费,希望这次她能好好接受治疗,早日脱离病害。”

大约10趟罗里才清理完“垃圾屋”内的所有垃圾。

3年清理3次
去年用罗里搬6趟

峇株巴辖市议会清理“垃圾屋”后,已喷洒药水消毒杀菌。

马华峇株巴辖市议员党鞭江明光表示,3年来,这已是市议会第三次清理有关住家。去年1月,市议会动用了罗里搬运了6趟,才清除了妇女住家的堆积物。

助变卖可回收资源

“我常年都会接到邻居和街坊投诉这间住家所引发的各种卫生问题,今日的清理工程浩大,相信至少要10趟罗里,才能清除完所有的堆积物,至于可以资源回收的物件,执法员将协助变卖,收入将交予妇女的家属保管。”

他说,市议会是在7月杪向妇女发出警告信,要求尽速清理住家的垃圾,惟妇女一直没有听从指示,市议会才决定在今天采取行动。

“这名妇女在峇株医院拥有一些病例资料,目前她将暂时留院观察,希望今日送院后,她能获得妥善的治疗。”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