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这种人

看书即使不算是娱乐,至少也是一种享受,一种很简单也很闲适的逍磨时间的途径。

之一

我的朋友王教授,除了是著名的翻译家,也是个著名的小说作家。年纪很大了,将近90岁。

有天他跟我说,他又再次着手将那部已经出版了好几年的28万字长篇小说重写。因为经过时间的沉淀,他越来越不满意,觉得有许多不足之处。最不满意的是写得不够深刻。重写的话,这些欠缺都可以一一纠正,补救过来。

他要去补救。换句话说,教授要去“救”一部小说,长篇的,28万字!

他真的是菩萨心肠,好仁慈呵。我必得向他顶礼,五体投地。

确实的,对于自己做不到的,有人做到了,真的得予以衷心的佩服,佩服到无以复加。

首先,我必须坦白,希望坦白从宽。

真的,要我如此这般去救一部已经出版了好几年的小说?对不起,我是不会去救的,不但不救,还让它去死,从此把它遗忘。

作品发表就事过境迁

过去了的,不论是什么,都不必回首,更无需留恋。写作亦是如此,写的过程要认真,要全心全意,那是必然的,除此还要对自己有要求。在还来得及之前,赶紧修,赶紧改,一改,再改,三改,不厌其烦,改到满意为止。然而,作品一旦发表了,也就事过境迁了,再不满意也无可奈何。惟有承认:这是一部失败的作品。

不甘于失败吗?那就再接再厉吧,重新出发。所谓重新出发,是另起炉灶,择善再来。再来时,将之前写坏了的引以为鉴,不再重犯。

写作跟做人一样,与其缅怀过去,不如展望未来。

过去已灰飞烟灭。重温旧梦,也许可从中得到一些慰借,但毕竟是过去了的,于事无补,何不干脆了断,将之视作:旧的不去,新的不来。

是的,我嗜新,向往新的事物,期待新鲜的喜悦。而教授不是,他念旧。认为旧的都没还做满意,无以向自己交待。那是心灵上的轻微惆怅。

之二

小说家肯定的说,不论社会怎样进步,互连网怎样地改变我们的生活,书是不会被淘汰的。因为看书不需条件,既不拘场合也不限时间,只要有些许时间便可随时随地开卷;坐着可看,站着也可看;可聚精会神,亦可作漫不经心的浏览。

总而言之,没有比看书更方便的娱乐了。看电影,你得去电影院,还得排队买票。第一个不方便就是得先舟车劳顿。

对于他的见解,我认同。所谓进步,说白了不就是化繁为简,省时省力吗?

简单闲适的途径

看书即使不算是娱乐,至少也是一种享受,一种很简单也很闲适的逍磨时间的途径。

“有声书的发明,真的是悲剧。这不是让人越活越回去吗?”这又是他的另一番见解。

“这到底是干嘛呀?看书本来就是随时随地的,无需装备,无需任何条件的,你却将人家本来简简单单的搞到麻麻烦烦——可不是,看书就看书啦,怎么变成了听书?都变成文盲?不识字了?真是的。”

作家是很有趣的一种人,都是有见解的。有的文笔绮丽,有涵养,活得很有境界。有的文章粗暴,却逢人笑嘻嘻。也有神情肃然,深恶别人有闲,用别人的滋润来惆怅自己。可是没关系的,思想各异,繁花似锦。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