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威胁植物物种
面对挑战不断

受威胁物种(Threatened species),顾名思义,是指任何有可能在不久的将来灭绝的物种(包括动物、植物、真菌),也是国际自然保护联盟(IUCN)保护现状中对易危物种(VU)、濒危物种(EN)、极危物种(CR)的统称。

继上中期亲眼见证造林之术后,这期就把范围缩小至栽植于复原地的受威胁植物物种,这种讲求天时地利人和的栽植工作,正面对着什么挑战呢?

受威胁植物物种是否适合栽植于复原地?答案是——可以,但需依照复原地的环境条件栽植合适的物种;也唯有这样做,受威胁物种才有可能脱离可怕的红色名录之受威胁级别。

首先,先来了解何谓国际自然保护联盟(IUCN)濒危物种红色名录。IUCN红色名录于1963年开始编制,是全球动植物物种保护现状最全面的名录。

该红色名录是根据严格准则评估数以千计物种及亚种的绝种风险所编制而成。准则是根据物种及地区厘定,旨在向公众及决策者反映保育工作的迫切性,并协助国际社会避免物种灭绝。

这个被认定为对生物多样性状况最具权威的指标被分类为9个级别,主要是根据数目下降速度、物种总数、地理分布、群族分散程度等准则分类。

马来西亚森林研究院(FRIM)森林生物多样性部主任蔡水莲博士表示,“受威胁”(Threatened)一词是官方指定为极危(CR)、濒危(EN)及易危(VU)的总称;然而,马来西亚的红色名录共分为10个级别,多出的“稀有”(RA)级别不涵括在IUCN红色名录内。

马来西亚红色名录濒危等级体系

受威胁类群(Taxa)的5个评估标准

特有物种名单有所差异

蔡博士指出,IUCN红色名录和国家红色名录存有差异。名列IUCN红色名录的物种是根据世界标准进行评估,因此该级别和标准适用于其整个地理范围。

“名列国家红色名录的物种是根据国家标准进行评估。我要强调的是,国家或区域评估将不被纳入IUCN红色名录之受威胁物种当中,除非是特有物种(只分布在我国的物种)。对于特有物种,国家级别和标准也适用于世界标准。”

“另外,对于一个岛屿的特有物种(比如涵括马来西亚、汶莱和印尼的婆罗洲)主要是根据其地理范围进行评估,所以应该使用世界标准。”

一般人认为,凡是被列入IUCN红色名录之受威胁物种的物种都受到威胁;事实并非如此,其实仅有43.5%被列入该名录的物种受到威胁(极危、濒危和易危)。

马来西亚的IUCN红色名录之受威胁植物物种(资料取自2017年8月)

评估差异和缘由

此外,她也指出,在世界规模中受到威胁的物种并不意味着在国家或次国家也受到威胁。

“有些国家在保育措施方面做得非常好,也有些国家因着各种政治、社会、经济等因素,保育措施做得不太理想,因此世界规模评估和国家规模评估之间会产生差异。如果想要作更深入的研究,一定要参照两者的差异和缘由。”

马来西亚的IUCN红色名录之受威胁龙脑香科树(资料取自2017年8月)

栖息地无奈成威胁祸根

受威胁植物物种之所以受威胁,栖息地可说是极其无奈的“祸根”之一!通常,有关物种仅限于特定的栖息地,例如泥炭沼泽森林、淡水沼泽和石灰岩山,而这些栖息地皆是被相中“转型”的高危地。

此外,受威胁物种的生长情况及特质的内在因素,也是造成它们成为受威胁物种的原因。蔡博士对此举例:

●开花

在龙脑香科植物为主的森林有着一种不定期的大开花现象(Mass flowering phenomena)。许多树种可能3年、5年,甚至10年才开花一次。一旦开花,森林中超过50%的物种都会加入,其中也会影响种子的生产量。

●结果实

大多数物种的种子属于顽拗性的(Recalcitrant seed),种子落地后迅速发芽。由于这类种子含水量较高,一旦环境不适合而导致脱水,发芽率下降,所以这类种子很难储存。

●传播种子

由于传播媒介大多是生物,所以传播受威胁植物的种子得看该地区的生物结构及地区范围大小。如果某地区被钢骨森林包围,没有生物协助植物传播,即使有稀有植物,它的生存也会是个问题。

●大部分受威胁物种都生长在茂密的森林内,如果栽植在发展地区恐怕会无法适应。

●科学家对受威胁物种的繁殖成熟年龄还不太了解。

●疾病。

复原地栽植需符合条件

是的,受威胁物种还不至于死路一条,只要重新栽植,它们的数量可以回升;成功的话,甚至可以脱离受威胁物种的级别。

说得简单,做起来真的不容易。若要在复原地上栽植受威胁物种,一定要符合特定的条件:

●需要有明确的长期、中期和短期目标,且每项目标必须配有一套复原策略。

●需要所有合作伙伴和利益相关者共享或符合相同的预期目标。

●必须在规划、开发、实施、监测和评估方面采取综合方案。

●评估长期(生存和成长)而不是短期(植物数量、种植面积大小或资金数额)的复原成功目标。

●采用最大限度提高选定威胁树种种质的方案。

●透过研发深入了解,包括:

-微环境的改变对受威胁植物生存的影响。

-种植方案的适宜性。

-有关物种何时、如何被引入。

-生长,营养和光照的条件。

●研发无性繁殖(Clonal propagation)策略以支持自然繁殖。

蔡博士继说,要在复原地栽植受威胁植物物种需要面对不少挑战;除了复原地环境状况、位点物种匹配和植物生态过程管理的挑战外,也涵括外界的合作和筹资事务,像是与政府和企业部门建立长期承诺,以进行后期维护工作;同时,也要持续筹资以实现长期目标。

保护行动尤其重要

除了在复原地栽植受威胁物种,保护行动更是尤其重要。FRIM在这方面作出了不少努力,以积极保护马来西亚半岛受威胁植物物种的宝贵性命。

苏铁

学名:苏铁(Cycas cantafolia)

地理分布:柔佛州

受威胁级别:极危

主要威胁:靠近其栖息地的采石场造成土地用途转变,以及面对非法采集的风险。

保护行动:柔佛州政府已同意并宣布整个山丘为柔佛州国家公园。

砂拉越龙脑香木

学名:砂拉越龙脑香木(Dipterocarpus sarawakensis)

地理分布:登嘉楼和砂拉越的永久森林保留区

受威胁级别:极危

主要威胁:土地用途转变造成栖息地缩小。

保护行动:位于登嘉楼占地63公顷的永久森林保留区已被保存为具有高度保护价值的地区及基因资源地区。此外,涉及生物繁殖监测和栖息地质量监测的研究活动也在进行中。

微笑山苦苣苔

学名:微笑山苦苣苔(Senyumia minutiflora)

地理分布:彭亨州

受威胁级别:极危

主要威胁:当地一家公司建议开发采石场。

保护行动:保护建议已提交给天然资源与环境部和有关公司,以保护该栖息地。

蔡水莲博士表示,IUCN红色名录和国家红色名录存有差异。如果想要做更深入的研究,一定要参照两者的差异和缘由。

报道:游燕燕 摄影:苏汉成、FRIM提供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