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党改变了大马/张木钦

高傲的伊斯兰党是个成功的政党吗?没有很多议员,没有执政很多州,若以短视政客的眼光看,它不算成功。

但是作为一个以落实可兰经和圣训为理想的政党,它的成就是巨大的。

一位爱喝威士忌的老部长佐哈励讲古:从前开国会是很快乐的事,因为后面有酒吧,休息时间可以去喝两杯,当时国会只有一名不起眼的反对党议员。

1959年大选之后,泛马回教党一鸣惊人,来了13位议员,还夺取了丹登两州,吓坏东姑,赶快把酒吧撤了。

这就是了,酒吧不是回教党撤的,却是因为他的出现而撤,犹如屋里来了一只猫,老鼠都跑了。这就是猫吓鼠效应。

在回教党惊吓效应之下,我们看到几十年来的变化:

政府的社会福利彩票停办了。

马来民间不再跳欢乐的土风舞Joget和Ronggeng了。

东海岸神鸟Garuda游行的年度盛事取消了。

马六甲海滨每年人山人海的沐浴节Mandi Safar销声匿迹了。

被联合国评为马来文化精华的歌舞剧Mak Yong禁止了。

民众喜爱的皮影戏不再传承了。

我们的回教金融和回教保险独步全球了。

回教党自己出手或逼巫统出手的结果,回教社会扫除了其他文化元素,进入清真境界了。

现在,要落实可兰经和圣训的法律已经在丹登两州成文了。

最新的惊世一击:355法案上了国会。

慢而稳地推进,每走一步,都不会退转,哈迪信心满满。

与此同时,短视的政客心里盘算的,是用什么伎俩多拿几张票,多赢几个席位。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