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力斯巨亏震撼弹/万年船

艾力斯原来有那么多累积盈利或资产是灌水来的,甚至连新的管理层也不知从何查起。

创业板的艾力斯(IRIS),刚在上周召开股东大会。公司去年蒙受巨大亏损达3.237亿令吉,有如投下了一颗炸弹,把小股东们炸得晕头转向。

这笔亏损,包括了子公司、联营公司和投资项目的大批拨备,过去几年管理层刻意编织的美好前景,一瞬间荡然无存。

一家科技公司,本来就不该涉及许多不相干的业务,可是艾力斯嘛,养鱼种蜜瓜,制作3D屋,跨洋发展地产,样样皆来。

当问题没有浮现台面时,美其名是勇于尝试,敢于创新,多元化业务。可是,一旦问题发生了,当家的弃船而逃,所有后果让股东来承担。另一位副执行董事则惹上官司,被反贪局调查,而在本次股东大会选择退休,不寻求连任。

独立董事到底该不该为公司亏损负上责任,这点颇具争论性。虽然独立董事没有负责公司每天运作,但是对公司的大目标和业务,不可能一无所知;更不能在事情发生以后,表示不知道或撇清关系。

当初公司涉及的许多业务,董事局理当意见一致,若有意见不合,应该下堂求去,或者要求记录在案,以备后来参考。

所以,蜜瓜活鱼,大家吃得很开心;3D科技,董事们也一致认为高瞻园远瞩,一般小股东的担忧,全是鼠目寸珠,杞人忧天。不过问题一发生,原来最前线的管理层只不过是一班磕头虫,毫无危机意识。

十年利润一朝丧尽

一年的亏损,几乎把十年的利润丧尽,净资产也从26.5仙大砍52%至12.8仙,原来有那么多累积盈利或资产是灌水来的,甚至连新的管理层也不知从何查起。

糟糕的是,新管理层的班底一部份来自大股东FELDA投资机构,提到后者,大家不经意的浮起一丝暧昧的笑容,前者如何,后者如何,可想而知,调查结果,大多数是不了了之。

最令人难以信服的是,公司大亏,独立董事费照收,因为董事们提供了宝贵的时间和专业的经验,服务给了,钱不可不给。

在本次股东大会,甚至连2018年的董事费用也一并提出来寻求批准。

表面上看来,一家营业额达5亿令吉的公司,付出60至70万令吉董事费并不过分;不过,这家公司过去5年所讲的愿景,一朝尽丧,股东基金一亏,就亏了3亿令吉,还有多少是等待注销的尚未得知。

5年整300至400万的的董事费所托非人,可不可以追回?独立董事自问这5年在公司起来什么监管的作用?

本周股东大会焦点

9月12日是世纪软件(CENSOF)的股东大会,虽然其子公司迪耐前景大好,但是母公司却表现一般,小股东应该询问公司近来惨遭抛售的原因。

同样的,13日召开股东大会的德达飞讯(DSONIC)也面对股价滑落的问题。

同一天召开固定大会的还有ENRA和置地通用(L&G)。

9月15日是黄氏资本(HWANG)的股东特大,商讨选择性资本回退后除牌的建议。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