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盟的龙头是谁?/南洋社论

去年1月9日,由民主行动党、人民公正党和国家诚信党组成的希望联盟签署联合协议,同意摒弃民联时代使用的“异中求同”(agree to disagree)原则,确保任何决定皆建立在共识上,往后无论大选或任何选举都只推举一名候选人出战国阵。

可是,尽管当时希盟领袖信誓旦旦,3个月后的第11届砂拉越州选举,公正党和行动党却在6个选区同室操戈,结果,砂州国阵在时任首席部长、已故阿德南沙甸的领导下取得辉煌胜利,在82个州席中胜出72席或将近88%。

抛开当时的“阿德南效应”,内斗无疑是希盟遭逢惨败的致命伤,议席分配的矛盾不单出现在6个相关选区,整个砂州希盟的士气也备受影响,团结氛围荡然无存。

希盟目前正进行全国性的议席分配,据行动党组织秘书陆兆福6日透露,希望联盟已谈妥100个国席分配;换言之,还有逾半数国席犹处于谈判阶段。

同仇敌忾是政治结盟的最基本条件,希盟在是否与伊斯兰党合作的主要决策上竟然出现严重分歧,实权领袖安华和名誉主席马哈迪医生各持己见,前者认为公正党不该放弃与伊党商谈合作的任何机会;后者则坚持快刀斩乱麻,切断与伊党的关系。

如此一来,希盟主席理事会8月29日通过跟伊党一刀两段的决议案,似乎处在决而不行的位置,希盟究竟由谁说了算的问题,也再次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

事情会有怎样的后续发展,眼下还说不准,可要是单靠安华一人的决定即可推翻不与伊党合作的决议案,那么,整个希盟主席理事会将形同虚设,但谁又会相信,身经百战的前首相马哈迪会因为安华的异议而改变希盟在会议上所达成的共识?

跟伊党合作与否,直接关系到希盟的议席分配,这个问题不彻底解决,希盟将永远无法完成议席分配,而来到今天,希盟也应该意识到龙无头不行的道理,没有一个明确的最高领导人,希盟的前路将崎岖难行。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