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现超预期
8州直区GDP增幅胜全国

马来西亚2016年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4.2%。

(吉隆坡6日讯)马来西亚2016年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4.2%,势头虽比前年(5%)放缓,但8个州属及直辖区的GDP增幅比全国水平高,表现更胜预期。

8个超越全国经济增长的州属及直辖区,分别为纳闽、吉隆坡、柔佛 、槟城、雪兰莪、吉兰丹、沙巴及马六甲。

据马来西亚统计局数据显示,大马去年的GDP增长是由服务业、制造业及建筑业带动增长,不过基于采矿业和农业的产量减少,压低2016年的整体表现。

雪州贡献22.7%居首

6个州属及直辖区于去年占全国经济的70.6%,雪兰莪州为我国GDP最大贡献州属,占22.7%,其他依次为吉隆坡(15.3%)、砂拉越(9.8%)、柔佛(9.4%)、槟城及沙巴(各6.7%)

另外,2016年马来西亚人均收入由3万7123令吉,增至3万8887令吉。其中吉隆坡以10万1420令吉居冠,其他依次为纳闽(6万1833令吉)、槟城(4万7322令吉)、雪兰莪(4万4616令吉)、砂拉越(4万4333令吉)及马六甲(4万1363令吉)。

各州经济结构大不同

数据透露,各州属之间的经济结构不尽相同,其中服务业在吉隆坡占主导地位(87.7%),接着是纳闽(76.2%)、吉兰丹(66.4%)、玻璃市(64.3%)、霹雳(60.9%)、雪兰莪(60.1%)及吉打(54.5%)。

制造业主要雪州贡献

同时,服务业与制造业在槟城、马六甲、森美兰、登嘉楼及柔佛,扮演着同样重要、促进经济增长的角色。

据分析,除了登嘉楼、霹雳、玻璃市及纳闽,大多数州属及直辖区的批发、零售与贸易等行业是服务业的主要推手,并由公用事业与金融活动所带动。

制造业主要由雪兰莪贡献(占28.9%),其次是槟城和柔佛,分别为12.9%和12.6%,主要负责生产电气电子产品。值得一提的是,精炼石油化工产品在砂拉越、登嘉楼及彭亨有着稳健的增长。

分析指出,由吉隆坡及雪兰莪公司带动的建筑行业,在住宅建筑及土木工程的扩张推动下,也有着令人振奋的业绩。

农业下降仍占重要份额

农业领域在我国的发展,整体来说虽有下降的趋势,但仍占有重要份额,其中以吉兰丹(24.6%)、彭亨(23.4%),玻璃市(21.6%)及沙巴(19.1%)为主要贡献州属。

由于埃尔尼诺现象,影响油棕行业的发展,受影响州属主要包括砂拉越、沙巴、柔佛、彭亨及霹雳。

根据图表显示,彭亨采矿业于去年迅速萎缩三分之一,基于政府为了降低采矿业带给环境的危害,采取限量开采的政策,使主要矿产品的产量下降。

另一方面,汽车与交通运输设备的表现有所下滑,其中雪兰莪、霹雳与吉打的汽车生产量减少3.6%。

梁德明:柔州人均GDP 2008至2015年已提高57.5%。

梁德明:各方面都赢柔经济增长比槟快

柔佛州新邦令金国会议员拿督梁德明强调,柔州经济增长速度比槟州更快,并在各方面打败该州,这说明不需要行动党来振兴经济。

他今日发文告说,在柔州务大臣拿督斯里卡立的领导下,该州人均GDP自2008年至2015年已提高57.5%,而槟州只是提高42.9%。

他指出,根据槟首长林冠英去年所发表的数据,自行动党接管槟州的8年内,该州在15个州属和直辖区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仅排名在最后第三。

“自2008年起,柔州就在中位数入息家庭和中位数入息上超越槟州,而马六甲也在同时期有着比槟州更好的表现。”

此外,梁德明说,据投资促进机构数据显示,柔州自2013至2016年,吸引931亿令吉的投资,与槟州的231亿令吉相比高出数倍。

“至于州政府资金,柔州的储备金增长13倍,2015年为26.3亿令吉。尽管槟州政府售卖与交易州属土地、版权及资产,但其储备金也只有15.3亿令吉。”

他表示,槟州唯一“打败”柔州的领域是州行政开支的增长,槟州2017年的行政开支为14.5亿令吉,柔州2017年的行政开支则为16.1亿令吉,这意味着槟州政府的开销几乎与柔州政府一样。

“这是因为柔佛在国阵政府下有很好的管治。与槟州不同,柔州不会花费2亿2000万令吉在延迟3年半建设的道路‘报告’上,或建立每公里3亿8500万令吉的泛岛高速大道(PIL-1),这是我国至今最昂贵的大道。

“在柔州的工厂和投资也不会撤资,如最近在槟州撤资的希捷、威腾电子公司,及其他在行动党接掌前就注资数十年的知名品牌。”

他揶揄振林山国会议员林吉祥和居銮国会议员刘镇东,在想要协助柔州和做出行动党无法实现的承诺前,应向槟州政府提供他们的“专业知识”,以赶上柔州。

郑修强:柔州因各区的经济发展稳健增长,成为南部经济引擎。

郑修强:成长策略蓝图奏效柔2领域双位数增长

据马来西亚统计局所列的主要5 个领域,即服务业、制造业、建筑业、采矿业和农业,柔佛是国内其中三个州属中,在其中两个领域(即采矿业19.4%及建筑业24%)取得双位数增长。另外两个州属,是吉打(采矿业15%及建筑业15.9%)和吉兰丹(采矿业12.1%及建筑业29.6%)

掌管柔佛州旅游、商贸与消费事务的行政议员拿督郑修强认为,这是因为柔州政府通过“柔州成长策略蓝图”,推行全方位的经济发展策略而取得州内经济持续增长的亮眼表现。

吸引国内外投资涌入

他说,柔州有马来西亚依斯干达特区、边佳兰石化发展计划、丰盛港被列入东海岸经济特区的一部分,目前因各区的经济发展稳健增长,逐渐步入正轨,柔佛成为南部经济的引擎。

“这几年来,柔州不断吸引国内外投资涌入,我认为上述5 领域都重要,不过服务业能持续扮演促进经济的角色,当中包括旅游、零售等,能制造更多就业机会及高收入群体。”

他说,人才是拼经济的主要力量,州政府注重人力资源培训,通过柔州现有教育城、知识城及大学城,培育兼留住更多专业人才。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14-2017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