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解决旅游挑战

回想这些年,科技已经悄悄改变了人类的旅游体验。但生命永不止息,进步当然也不能停止。

两名新创企业创办人——费沙阿里夫(Faisal Ariff)、陈永健都以科技来解决人类于旅游时所遇到的挑战。

翻开内页,了解他们究竟在干什么?!

背起行囊出发  

 

旅人要什么?

这是一个说走就走的年代。兴致一来,上网搜一搜行程、机票、住宿,拿出信用卡下订过帐,背起行囊,出发!这一整个过程,还可以再提升强化吗?是的。

费沙阿里夫: Borderpass总执行长/TN50青年大使

费沙阿里夫曾担任基金公司经理,也是人道救援组织大马医疗援助协会(Mercy)志工。他在赢得奖学金至美国矽谷奇点大学(Singularity University)进修科技计划后,创办BorderPass。

1. 快、快还是快

从“兴致一来”到“提起行李出发”这一整个过程已经离现代人要求的“快捷”和“方便”越来越近,但出入境过海关这个过程多年来仍保持着人工审核的作业模式,身为旅人,我们不能怎样,毕竟事关国土安全。可是,真的有人采取行动。这个人就是费沙阿里夫Faisal Ariff。经常四处飞的他希望简化通关过程,便提出“护照2.0”参加国际性赛事,“如今是21世纪,肯定有些方法可以把这些个人资料以电子方式发出,取代填写表格。”

从美国归来后,他成立公司并把“护照2.0”概念逐步落实,他的产品与公司同名叫BorderPass(含软体和设备)。

“我们使用网上生物辩识取代出入境表格查证旅客的资料,当旅客订购机票,透过BorderPass预先填写个人资料便传送至目的地国,让旅客在出境前即完成查验。这些旅客抵达机场后使用Borderpass自动通关系统,对比护照、指纹和脸部辩识便完成入境,所花的时间甚至比起你在自动提款机提款的时间还要少,省略大排长龙和填表格的时间。”

9月开始在机场试跑

听起来,这似乎和本国的自动通关门(Autogate)类似?是的,但自动通关门只限大马人使用,而费沙则锁定东协各国为目标,希望东协成员国公民进出本区域时得以快速通关。

Guess What?经过逾3年努力、拜会了国内外无数个政府机关单位,这个看似不可能的任务已取得初步成功,BorderPass(软体+电子海关)拟于9月开始在本国的国际机场进行试跑,届时会有特定旅人受邀试用。

BorderPass目前瞄准出国频率高的跨国企业的员工、各国驻外使馆人员等,日后再探讨扩展至其他类别的旅客。费沙希望未来5年能把上述产品及服务扩展至新柔边界、东协成员国的机场,但亦表示这是相当艰巨的任务,他将以毕生时间来完成目标。

今年7月31日BorderPass在吉隆坡第2国际机场通过移民局的测试。图中为费沙阿里夫(右)和团队。

2. 无缝连接、度身订做

如果有得选择,每一名旅人都希望拥有度身订做的旅程,你认同吗?这正是Lokalocal创办人陈永健的努力方向。

Lokalocal是一个去年初成立的在地化旅游体验行程订购平台,它把旅人和在地达人联系起来,由在地达人为旅人提供各种特色的旅游体验活动,例如剪纸艺术、皮影制作、砂州森林探险、学煮娘惹餐、参观双溪毛糯希望之谷、了解印度文化……等,体验时间从数小时到数天,此举不仅让在地达人赚取额外收入,最重要的是让旅人参与活动并深度体验在地风土人情之外,还能按照自己的需求和兴趣来做选择,从时间、费用、旅游产品的选择都更有弹性和符合个人需求。

但陈永健并未满足于此。不久前,在Matta游旅展上他以数码看板(Digital Signage)做了示范。“这个数码看板装了摄影镜头,你只要站在它前看着镜头3秒,它会扫描你的脸部表情,判断你的岁数,然后电脑系统会推荐适合你的旅游配套,准确率可达99%。”

电脑系统如此强大,只凭镜头前站立3秒钟就能为当事人推荐一套量身订做的旅游产品,是因为电脑数据库里已预先储存了当事人的资料和照片,才能发挥此作用。

与机器人聊天订体验

虽然以上只是一个用来吸引人潮的绰头,但他已找来相关领域企业和研究人员合作,研究把人工智能这类新科技导入公司电脑系统,根据旅人喜好提供量身度做的旅游产品/服务,而这类服务是锁定以VIP、VVIP级客户为目标,预计今年内便会率先使用含人工智能技术的聊天机器人(Chatbot)。

Chatbot,是透过人工智能方式,电脑程式模拟与人类互动的对话(声音及文字),帮助企业与客户建立及维持关系,协助客户解决问题并提供量身订做的消费者体验。他指出,使用聊天机器人,能更轻松的把“聊天过程”转化为销售业绩,目前正对聊天机器人“上课”,包括输入关键字,并根据关键字来判断它们需要什么样的问题,把所有常见问题输入进电脑数据库……等,才让“它”登场服务,“人工智能还有一个自然语言处理(natural lauguage processing,意即电脑懂人类的语言),人类可用一般的谈话方式与电脑交流,电脑系统会为你推荐旅游产品,所以我们需要人工智能技术来帮助沟通和做决策。”

陈永健: Lokalocal创办人

科技背景的陈永健,曾花费2年时间采访槟城各个老行业并结集成书《槟城老行业》,引起国人对老行业失传的关注。2016年他创办Lokalocal,以科技为工具,提供在地化旅游体验行程并协助一些老行业的老师傅转型成为在地达人,为旅人讲解当地的历史背景、分享和传授手艺,使到某些老行业得以枯木逢春。

怡保观看艾菲尔铁塔

科技对旅游业的影响远不止如此,再过多5年,是否会有更大的变化或者突破?陈永健认为,不论科技再怎么进步和突破,依然是用来跨越鸿沟的工具,在地的体验依然是旅人的主要考量,但他也确信无现金、为个人量身订做将会是未来发生的事。

“我们曾针对下一个10年旅游体验的变化做过调查并发现深度资讯科技(含虚拟实境、扩增实境等)将扮演要角,而在个人化旅游服务,涉及大数据、深度学习(Deep Learning)、机器学习(Machine Learning),因为当每个人都拥有海量数据,我们需要有工具来分析应用,了解当事人的口味,如此一来才能了解趋势、哪一种产品最好、何时是旺季。”

3D方式记录保育

费沙阿里夫则对游客的数量感到担忧。他指出,亚太地区游客人数增长排名第2,如果数据推测是正确的,到了2034年每年有70亿的游客(搭客)在全球旅游,几乎是整个地球的人口数量,但各个旅游景点如吴哥窟、巴厘岛、海底的珊瑚……却不会继续增长,反而会因为太多游客、地球暖化而受损。

“当这些旅游景点失去了令它们与众不同的吸引力,还剩下什么?如果可以用3D方式把这些旅游景点记录保育下来,让人类未来得以用虚拟实境方式来体验,那不是很酷的一件事吗?例如你住在怡保,戴上虚拟实境设备后,你可以到艾菲尔铁塔观光,用20%的成本得到80%的旅游体验,这或许会是很有趣的事。”

由在地达人带领的旅游体验团,体验非一般路线。

从创业中学习

费沙阿里夫和陈永健分别在2014年和2016年创业……

问:如果时间可以倒转,你还会创业吗?

费沙阿里夫:我要回去当基金经理,我喜欢我的上司和同事,我对之前的工作驾轻就熟。过去3年我没有薪水收入也没有投资者,靠的是政府机构的奖掖维持。

陈永健:哈哈,我讨厌回答这个问题。如果我说我后悔……我已经没有回头路,我已经上了船,所以我不会后悔。我的初衷不变,就是帮助旅人和在地达人建立起联系。但在过程中我发现有不同的方法可以处理,所以我们调整修正做事方式,尤其是在科技这方面。之前我曾尝试用群众募资方式,但并不像想像中那么简单,所以我觉得体验之旅、工作坊会对保存传统老行业有所帮助。

问:从创业中学到什么?

陈永健:坚持不懈和拥抱失败。每一天都要面对各种问题,从人事管理、技术问题、客户问题、网络问题、资金问题……如果我无法解决,没有人能帮我解决。你不能期待其他人来帮你解决,毕竟他们不在其位。即使有人愿意给予回馈,事实上你也希望他们只安静的听你倾诉就好。”

费沙阿里夫:我发现了快乐的秘密,那就是对人生不要有太高的期望。只要你别对人生有太高的期望,你就会活得很快乐。

问:打工和创业很不同哦?

费沙阿里夫:打工时,你不必烦水电费、网络费、资金……公司定时定期出薪水给你,现在我必须负责这些。几个月前,我碰见我的前老板,我告诉他我怀念在他手下工作的日子,以及我明白他之前跟我过不去的原因,事实上,他是要让我变得更优秀。当然,在当下你不会这样认为而是事后境迁,异地而处后才有所体会和感激。(注:费沙希望维持公司独立性,对风险投资(VC)敬谢不免,他指出风险投资总是探讨何时可以获利离场,这就如同一对男女首次约会就问对方何时要离婚,离婚有什么好处那样。)

陈永健:打工时被派去参加的各种工作坊,让我有所学习和提升,但是新创企业的速度、执行力和快速发展却是大企业不可企及的。如果两者可以融合,那就太酷了。新创企业的创业可以打破政策的限制,企业却不具备这样的能力,因为它们太大了。

报道:郑美励 摄影:黄志强/受访者提供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14-2017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