浴火的凤凰
文良港述说从头

曾经因为锡矿发迹的文良港(Setapak),曾经一度是前往云顶高原渡假的必经道路而风光,慢慢被岁月汰洗而褪色,社区随着发展而被扩大了,但是也在扩大中迷失了,人们忘记了文良港曾经的兴隆,更多人知道的是旺莎玛珠(Wangsa Maju)。

文良港蜕变大都会

不过,专家预测,随着“怡克伟士”(EKOVEST)推出“吉隆坡河畔城市”发展计划,文良港又将在未来的5至10年内聚焦为大吉隆坡的中心,而“生命之河”的计划就如一把火,焚浴文良港,引领文良港进入大都会的范畴。

文良港位于吉隆坡东北部,早期属于市郊边缘城区;据史载,文良港在1862年就存在,当时属于吉隆坡东北区的矿地,约1880年才成型为矿镇,有很多亚答屋林立,唯一通往吉隆坡的车道两旁,都是荒芜草地,深入一点就是橡胶园丘。

光前村(前南益树胶厂)就是这个矿镇后期发展成型的新村,这里有一条河叫“双溪柏龙岗”(Sungai Belongkong),“文良港”就是闽南话的谐音地名。

由於距离吉隆坡只有7至9公里,所以,文良港后期面对发展洪流而被扩大是在所难免的,文良港成为一个熙来攘往的吉隆坡外围城区,第二中环公路(MRR2)、淡江大使大道(DUKE),加上便利的公共交通如公共巴士、轻快铁(LRT)、蒂蒂旺沙单轨火车(Monorail)以及未来的捷运服务(MRT);所以,新城区的旺莎玛珠不会寂静,但是却加速了文良港旧城区的落寞。

文良港近35年来的生态改变,是因为北区建起了拉曼大学学院(优大),该院校的出现,带动文良港新城区的房地产发展;许多优大学子毕业后都选择这里作为在吉隆坡生活的落脚点,文良港便蜕变成为居住功能为主的花园城区。

时尚购物广场进驻

文良港新城区的商业活动不断增加,时尚购物广场如文良港百乐商场(Setapak Central)、Wangsa  Walk、美拉瓦蒂广场(Melawati Mall)、巨人(Giant)、永旺(AEON BIG)、Hero Hypermarket和迈丁(Mydin)霸级市场等,成为约60万人口的休闲购物去处。

拥有不少历史文化遗产的文良港,是它未来晋身旅游、休闲与宜居城市的优势条件,名人李光前、陆佑都发迹于此,著名已故艺人比南利拍电影的摄影棚也在这里,他们留下的故事和遗迹都有待我们去述说。

大吉隆坡的“生命之河”是一项宏伟的工程,此计划的完成,将有利于文良港结合新、旧城区的固有魅力,加上即有完善的基础设施和生活设施,包括军人医院、哥伦比亚亚洲(Columbia Asia)私立医院分院、KPJ道华佳专科医院、移民局办公室、国民登记局办公室、警察局、政府诊疗所、内陆税收局办公室、电脑验车中心(PUSPAKOM)及陆路交通局,各个宗教场所如寺庙、回教堂和教堂,文良港将成为首都的一个凤凰城!

林景清对文良港的乡情浓厚。

历经兴衰 华丽转身

文良港再现春天

林景清诞生在偏僻的甘密山新村,小时帮母亲打理杂货店,因新村人口少,生意惨淡。他每次到文良港大街看到那里商店生意兴隆,立志长大后要在那里开店赚大钱。岂料物转星移,当他逐渐成年,却连文良港大街也沉寂下来了。

以锡矿发迹的文良港,原就注定在矿产采尽后沦为死镇,但这里的居民生命力顽强,在矿场关闭后仍积极另觅生计,养鸭、看诊、煮食、修车等等,于各自的行业辛勤打拼,让这片土地重现生机。

林景清如数家珍般背出当年大街的商店名号,刘宝生、益安堂、李广进、洛发、美景等等,也称得上盛况。但后来政府把马路建在文良港中心地带,并不断加宽车道,两边民宅和商店越挤越窄、越扯越远,影响日常生活。

“小商家捱不住相继倒闭,大企业家则把生意和住宅都迁出文良港。我看着几个家境较富裕的朋友相继搬走,再也没有回来,他们的离开,也是文良港的捐失。”

但林景清没有放弃文良港,怡克伟士创办时特意把公司地址放在文良港。近年获得联邦政府颁发生命之河工程合约时,更特别为文良港规划出其中最重要、最庞大的发展计划——“吉隆坡河畔城市”。

怡克伟士于2016年设立及颁发首届“隆中奖学金”。

文良港人重教育

为什么对文良港有如此深厚感情?林景清认为是受到本地先贤的影响,他说:“我小学就读南益华小,听过李成枫、李光前的伟大事迹,那时候就以他们为模范,希望将来也能像他们一样造福人群。”

他感慨道,跟从前比起来,现在文良港的人情味逐渐淡薄。无论如何,难能可贵的是比起国内其他地区,文良港华人在发扬母语教育方面更热心,例如中华小学、中华华中,都在居民支持下蓬勃发展、表现卓越。

林景清效仿前人,也长期為华文中小学筹款,更于2016年设立“怡克伟士隆中奖学金”,颁发25万9680令吉予该校62名教职员子女。他的热心感染不少商界朋友,众志成城为华教作出巨大贡献。

如今,他还以发展商身份用另一种方式造福人群,吉隆坡河畔城市工程将维护古迹、提升人文精神,也将成为经济火车头,把人潮及商机都吸引过来,让文良港重绽光辉,再现春天。

吴志强校长

隆中华华中
弦歌百年谱华章

吉隆坡中华国民型华文中学(中华华中)是国内历史悠久的华文中学之一,多年来肩负华教使命,在教育上坚持不懈、颠簸走过了98年风雨路,并将于2019年迎来百年校庆,可喜可贺。

中华华中历史可追溯到1919年,回顾当年就不得不提及中华小学与中华独中,这3所华校息息相关,彼此牵手走过风雨路,届时也是同庆百年校庆。

中华华中创始于1919年,至今已是一所颇具规模的华校。

中华华中当时以中华学校名义诞生,创校初期,在文良港街头的3间两层楼店铺上课,随着学生人数日增,董事会集资购置现今文良港小学校址的地段兴建校舍。

后在1939年开办中学部,校名改为“雪兰莪中华中小学校”,因受教育法令所限,董事会不得已在鹅唛路兴建三栋亚答屋作为中学部校舍。

1958年,中学部位于鹅唛路新校舍落成,也即是如今中华华中校舍的所在地。同年,小学部接受政府津贴改为标准型华文小学,自此中小学正式分家。

而在1962年,中学改制后,遂分为中华国民型中学及中华独立中学,当时国中、独中共用校舍。直至1981年中华独中迁往现址保路。

中华华中校长吴志强说,基于如此渊源,该校毕业生共有2个校友会,分别是吉隆坡中华校友会,概括3校学生;以及中华国民型中学旧同学联络促进会。

历史走廊纪念和肯定先贤创建学校的功绩。

历史走廊

见证百年史

中华华中发展至今,已是一所具有规模且软硬体设备俱全的学校,校地总面积为5英亩,共建有3栋建筑物,首栋旧校舍在1958年建竣,位处于两座新校舍的中间,在学校副董事长拿督斯里林景清的不拆除提议下继续保留,并作为历史走廊。

历史走廊设在新旧校舍之间,衔接两个时空,除了让莘莘学子了解华中的发展历史,更要年轻的一代了解先人如何披荆斩棘维护华中。

吴志强表示,“历史走廊也让校友回母校时,透过墙上的照片回忆当初在校的点滴,或曾经在校内某个角落留下的美好时光。”

注重中华文化

为了让学生拥有良好的学习环境,董事部于2011年筹款兴建行政楼及中四至中六的课室,于是,面向大路、连接旧校舍的第二栋校舍于2014年建好及使用;第三栋则作为礼堂,在2016年建竣,后因教室不足而在礼堂楼下增建15间课室。

吴志强说,第二栋校舍的所在地原是操场,而室内篮球场则是学生运动的场地;未来的计划包括将第二校舍的食堂迁至第三校舍,而学校后方剩余的空地则用作操场。

他指出,“校內共有70间课室,容纳2250名学生,每年的招生都会设定每班35人。”

中华华中在今年2月2日起实行全日制,落实全校每周上7节华文课,尽最大努力保留华校特征及提高学校的发展。此外,该校也注重保留中华文化,如成立铜乐队及华乐队,其他课外活动如童军,则致力栽培品学兼优及课外活动优秀的学生。

南益华小

牵引几代胶工情

关于南益华小的故事,很多文良港老乡都朗朗上口、背诵如流,但外地人则可能一知半解,看到英文校名Lee Rubber就猜想:“这间应该是由南益树胶厂老板李光前所创办的学校吧?”

其实,南益华小是于1949年,由吉隆坡南益树胶厂总经理李成枫所创办。当时他看到许多南益华人员工的子女必须到几英里外的中华小学就读,由于没有巴士来往,交通很不方便,因此决定使用公司的罗里载送员工子女上下学。

但过不久,鹅唛区警长就劝告李成枫,用罗里载送学生很危险,万一发生意外,厂方必须负全责。当时南益树胶厂毗连的一块5英亩土地是李成枫所拥有,于是他决定拨出一些土地用作兴建南益华小的用途。

南益华小于1949年2月1日开学,有6间教室、1间办公室及7房的教师宿舍。当时学生约70名、教师7人,所有学生一律免收学费,一切开销由南益树胶厂有限公司负责。

1951年,胶业钜子李光前由新加坡到吉隆坡巡视业务,发现南益树胶厂旁有华文小学,向李成枫问明原由后,认为员工子女福利应由厂方全权负责,便以公司资金向李成枫购置该片校地。因此,李光前也确实对南益华小有莫大贡献。

薪火相传办华教

创校以来,许多人被李成枫和李光前的仁义感染,前扑后继地为南益华小服务,李成才和李斯盛便是其中两位极具代表性的人物。

南益华小校友会于1969年筹备成立工作时,李成才就是主要成员之一,并于同年获选为第一届副主席,一直服务至2003年才光荣引退,出任永久名誉主席。他过后转任南益董事,不久升任董事长,并于2017年6月荣休,受委永久名誉董事长。

李成才表示:“南益华小的发展,除了感谢李氏基金长期大力支持,也要感谢许多像李斯盛这样的热心人士默默付出。”

18岁那年就加入南益华小校友会的李斯盛,曾任职副会长。1995年因为孩子就读南益,所以改为活跃于家教协会,曾任主席,服务20多年至最近才荣休。李斯盛本身、父亲、孩子都就读南益,小时更经常到南益树胶厂陪伴在那里工作的父亲。

李斯盛指出:“1999年南益只能容纳600人,许多家长望门兴叹,难得在几度扩建后,现在已能容纳1900人。”

旺莎玛珠华小

精明教育 培植栋才

华社期盼20年才迎来的旺莎玛珠华小,于2012年办晚宴筹建校基金时,更创下全隆华社万众响应的空前盛况。自2015年开课以来,它仍然受到许多关注,这个年仅2岁多嗷嗷待哺的新生儿,面前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旺莎玛珠华小是于2015年开课的崭新华小。

林淑娟坚持学生必须多阅读与书写。

无可否认,“新”就代表一切皆可能,因为从零开始,很多的概念都得以被提出并付诸实现,所以旺莎玛珠华小在建筑设计和设施规划方面,都堪称前卫先进,为了打造高水准的学习环境,工程费用高达2000万令吉。

其中最让人津津乐道的,是位于4层高教学楼中间的斜坡走道,专供携带滑轮书包的学生使用,由于外观颇具特色,有人曾取景参加摄影比赛并成功拿奖。另外如电脑室、大礼堂、专业讲堂、视听室等等,应有尽有。

图书馆的室内设计犹如森林景观。

原始森林图书馆

另一个彰显时尚潮流感的地方是图书馆,一走进去先看到中间的圆柱书架,上面的天花板贴满翠绿饰片,原来是仿造一棵树的外形,连坐箱的颜色也采用动物条纹,让图书馆变成犹如原始森林般有趣的空间。

校长林淑娟透露,该校2015年学生人数117,2016年为430人,今年增至675人,当中约27%为友族,明年有望超过900人。她指出,目前文良港共有5间华小,学生可依地区平均散布各校,班级人数也可减少。

询及精明学校的概念,林淑娟表示校内有8间精明课室,拥有触屏白板等科技设备。其中两间“超级”精明课室更各别配有40台平板电脑,让学生人手一台,但只限于补习班使用。

林淑娟认为:“用科技工具教学应该适可而止,毕竟这是有利也有弊的事情。譬如手机资讯的泛滥会导致学生没耐性,因此难以沉静下来好好地看完一本书,而我始终相信,唯有多阅读、多书写,才能提升学生的学习效果。”

有鉴于此,林淑娟在校内推行多种政策,以便平衡资讯科技所带来的影响,例如采用硬笔字帖,要求学生在1年级上半年练好手写字体;她甚至在过去两年坚持出版“手抄版”校刊,里面的内容包括校长献词、学生作品等全部采用手写字体的扫描档。

她接下来的计划,是把校内每面墙壁都绘上图文,打造一所有故事的学校,届时厕所墙上并不只是贴着“节省用水”四字,而是画出“水的一生”,甚至还可以把著名心灵巨作《生命的答案水知道》的内容放进去,让学生随时随地都可以阅读。

曾在教育部担任5年督学的林淑娟拥有许多先进教学理念,她现在每年都在旺莎玛珠华小举办3次讲座,与家长分享学校的教育方针,以促进家教双方的配合。

相关新闻:

姚长禄 15载竭诚服务 凝聚力量 共建家园

完整规划·永续发展 打造世界级先进城镇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14-2017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