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貌换新颜
记录建筑历史

1957年8月31日,当我国国父东姑阿都拉曼在“默迪卡体育馆(Stadium Merdeka)”里高呼默迪卡的独立口号时,不仅意味着我们已脱离英国的殖民统治,并取得管理和发展自己国家的“自主权”…… 它同时也意味着,将有各种各样的挑战,等着我们去迎接。

在宣布独立之后,我们也与其它成功脱离殖民统治的国家一样,最紧要处理的挑战就是“国家建构”(State-Bulding)及“国族建构”(Nation-Building);这两项议题涵盖的范围广泛,但今次要探讨的,最主要是建筑的部分。

2017年8月31日,我国将踏入“独立60周年”,借这特别的日子,重新介绍马来西亚在逐渐迈向进步的旅途中,扮演着重要角色的标志性建筑物;你或许见过它,也或许遗忘了,又或是已见过,如今却已面目全非……!

1989年的默迪卡体育场外观。

1989年的国家体育馆外观。

二战结束之后,很多东南亚国家都纷纷取得独立。

但宣布独立之后,首要面对的挑战,除了修复在战争中已被摧毁的基础设施,在首都建构具象征性、功能性或纪念性的建筑与空间,也是当时有必要紧急处理的重要事项之一。

无论是“国族建构”或“国家发展”,建筑皆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而在马来西亚,自然也不例外。

2007年,专门在研究我国独立建筑历史的学者,即赖启健博士花费6年时间搜罗史料,以及走访负责做规划和设计的建筑师,将马来西亚在1957-1966年的重要时期,辛苦建造的代表性建筑给记录下来;再由马来西亚国家石油公司(Petronas)出版,取名《独立的建构(Building Merdeka)》一书。

当时,正好是我国踏入“独立50周年”。

2017年,他们决定取赖启健撰写的书籍为蓝本,联合马来西亚建筑师协会(Malaysian Institute of Architects),在国油画廊(Petronas Gallery)里举办展览,作为本届的“吉隆坡建筑节(KLAF2017)”的项目之一;在展览厅中,你不仅能看见很多珍贵的旧照和模型,甚至还能听见很多不为人知的小故事。

1974年10月14日,座落在首都的默迪卡体育场,正在加紧地进行着修建工程。

与世界接轨

吉隆坡建筑节总监洪志忠受访时说:“这其实是挺好的教育题材,我们展示的建筑,很多都被摧毁或翻新过了,而它们都是带领马来西亚走向现代化(Modernism)的伟大功臣。要知道,当时要走向现代化的发展,可说是一个全球性的议题,而这些建筑都是关键元素。若我们要跟世界接轨,走向现代化的发展,它们都是最理想的桥梁。”

记载10座地标

在赖启健的书中,总共记载着10座于1957至1966年间,在我国建造的代表性建筑物,你能正确说出它们的名字吗?

没错,正是默迪卡体育场、国家独立公园(Merdeka Park)、马来亚大学(University of Malaya)、国家语文局(Dewan Bahasa Dan Pustaka)、 国家体育馆(Stadium Negara)、国家博物馆(Muzium Negara)、国会大厦(Parliament House)、国家回教堂(Masjid Negara)、苏丹阿都阿兹沙机场(Sultan Abdul Aziz Shah Airport)和国家纪念碑(National Monument)。

首先要给你说的是,在1957年8月15日,由当年在公共工程局(Public Works Department,或称Jabatan Kerja Raya)里的一名美籍建筑师,即斯坦利裘斯(Stanley Jewkes)负责设计,能容纳2万1000座位的默迪卡体育场,我国随后有很多历史性的事项,均在这里举办;1962年,他甚至为我国设计了第一个室内的国家体育馆。

体育馆扮演团结角色

但近代的年轻族群都不知道,它当时还堪称是一座高科技体育场,洪志忠说:“要顾虑到各项运动需要的环境条件,所以在做规划和设计的时候,他就要特别地小心;另外,当时的科技也不发达,在没有电脑的帮助下,难度就更高了,尤其要牵涉到精细的计算时。”

“还有,以前在各方面都没有工程师,所以建筑师都要‘一脚踢’,将一切工程细节,甚至是很多技术性的部分,他们都要自己想尽办法去解决。譬如在国家体育馆里能释放冷风的座椅,以当时技术而言,是很难达成的;而默迪卡体育场里的灯塔,也曾经享有‘最高’盛名。以前的马来西亚,很多值得我们骄傲的。”

但最重要的是,无论是默迪卡或国家体育馆,均扮演着“团结社会”的重要角色,透过运动或其它的重要活动,将原本陌生的大家团聚和联系在一起。

●苏丹阿都阿兹沙机场

60根单柱支撑屋顶

旧称梳邦机场的它,在1965年,由一家本地建筑公司“Booty, Edwards & Partners”(现称BEP Akitek Sdn Bhd)负责设计和建造,以取代第一个座落在新街场(Sungai Besi)的旧机场。

首个外派国家项目

洪志忠说:“当年的国家项目,通常都不会外派给私营的建筑公司进行,因为政府较信任公共工程局,但梳邦机场却是第一家外派的国家项目,主要是公共工程局的工作量太大了,所以政府只好外派给私营建筑公司。而当时的梳邦机场建筑工程也很先进,是我国迈向现代化发展的重要里程碑。

“你看,他们只采用‘单柱’去支撑屋顶,整座机场总共有60根的单柱,当时完全没人做过相同的设计,但之后的吉隆坡国际机场(KLIA)就开始采用一样的支撑设计;另外,宽敞的大厅也是关键设计,它能给大众提供一个,能做群体社交活动的空间,是现代化发展的必要元素之一。”

1963年的国家回教堂模型,由公共工程局的3名建筑师负责设计,并在1965年落成。

●国家回教堂

3大种族共同完成

1965年,由公共工程局设计的国家回教堂,最抢眼的部分,正是呈层叠状的水蓝色扇形屋顶;很多人其实不懂,当初给国父东姑阿都拉曼呈上的设计图中,这座扇形屋顶,原本是呈高贵的金色,但因预算不足,才把金色换成现在的水蓝色。

多年翻新失去原貌

但洪志忠感叹道:“这是一座非常特别的历史建筑,但多年来的翻新工程,却把它整修得越来越糟,我喜欢它最初的原貌,当时的国家回教堂更美更纯朴。现在的回教堂,几乎都有一样的外观,以前的回教堂,反而能有更自由的诠释手法。”

再看国家回教堂的内部,极具代表性的48根柱子,你知道是什么意思吗?

“我曾经问过负责设计的建筑师之一的巴哈鲁丁(Baharuddin Bin Abu Kassim),他告诉我是48棵的椰子树;在他成长的乡村里,总共有48棵椰子树,你或许会觉得不可思议,但我觉得把国家项目的设计,与自己家乡的环境做连结,其实是挺特别的想法和概念。

“但更重要的一点是,这座国家回教堂,由3大种族一起贡献完成,那种团结的精神,才让它更显珍贵。”

特别为展览打造的层叠状扇形屋顶,还原了第一份国家回教堂设计图中的高贵金色,很漂亮吧?

国家回教堂的一部分建筑模型,当中的许多设计细节,都是根据回教教义建设的。

特仁达军营

●特仁达军营

目前已被摧毁的特仁达军营(Terendak Camp),在1962年由英国、澳洲和纽西兰的政府注资,专门给英联邦步兵旅和其家属建造的军营,还贴心地建造了学校和其它基础设施,当时共有超过1万人居住在此。

当年,还在建造中的国会大厦。基本上,以往和现在的国会大厦,并没有太大的改变。

●国会大厦

1963年,由公共工程局的英籍建筑师,即威廉艾弗希普利(Willian Ivor Shipley)设计。洪志忠说:在公共工程局的标志里,我们就能看见国会大厦,其实能成为标志的历史建筑不多,所以我觉得蛮特别的。”

省思建筑背后的精神

除了较大型的标志性建筑项目外,很多我们仍在使用的设施或建筑物,譬如学校、医院和公共房屋(Public Housing)等,均是马来西亚建筑师协会探讨的范围内,因为它们都是组成一个国家的重要元素。

在我们宣布独立之后,最早建造的公共房屋,正是座落在东姑阿都拉曼路的苏莱曼宅院(Suleiman Court),用意是要解决擅自占地者的问题,给来自偏僻地区的穷苦人家居住,但在1986年就被拆除了。

1961年,在第二任首相敦阿都拉萨(Tun Abdul Razak)的建议下,为偏僻地区来市中心居住的人们,建造一座拉萨敏申组屋(Razak Mansion),以协助他们适应城市生活;1967年,则有东姑阿都拉曼组屋(Pekeliling Flats)。

关注社区精神

洪志忠说:“我很喜欢公共房屋计划的概念,在注重国家的现代化发展之际,他们还会去思考到人民的部分。虽然公共房屋的设计都较简单,因为要快速建造的关系,但在规划方面,他们还是会关注到社区精神的部分。

“我觉得,无论贫穷或富有都应该要能住在同一个社区里,而不是穷就要住到偏远的地区,富有就要住在市中心,所以公共房屋计划提倡的精神,其实是很好的。”

着重公共用途

对他来说,建筑存在的意义,原本就不只是美观而已,而是要解决问题,尤其是社会问题;但现在的建筑都较注重在商业的部分,而忽略了公共用途。

“我觉得,这是有必要改变的,政府应该更看重给人民使用的基础设备,以独立之后的马来西亚为借镜,一起把现在和未来的马来西亚变得越来越好。”

对洪志忠来说,他最看重的不是美化(Beautification),最重要的还是建筑的功能性。

1964年建成的渣打银行(Chartered Bank),据说是最早出现在吉隆坡市中心的高楼。

目前还存在的拉萨敏申组屋(Razak Mansion),在初建造时的构造。

海纳百川精神

另外,早年在马来西亚的建筑界,也有一个很值得强调的创意精神。

“我国以往很常举办公开性的竞赛,让全球的建筑公司参加,这其实是一个很健康的做法,因为这样才能获得更好的创意,并发掘更多的人才,以往的马来西亚绝不会筑起高高的围墙去抵制外来的人才。

“当时为了创造一个更好的马来西亚,我们会很愿意去接受新的创意,而不只是闭门造车;你看,包括当年的马来亚大学和渣打银行的建筑设计,均是竞选出来的成果。而且,这样也间接展现出了民族的精神。”

简单来说,当时的大马希望展示的不仅仅是建筑物,还有背后的海纳百川,这对洪志忠而言,是独立60年的现在更值得我们省思的精神。

1966年,由私营建筑公司设计的吉隆坡中央医院,据说它曾经是全球最大的中央医院之一;图为1995年的面貌。

同样已经被摧毁的东姑阿都拉曼组屋,呈方块状的建筑构造,能方便且快速的建起。

最早建造的公共房屋是苏莱曼宅院。

报道:洪诗迪 摄影:陈奕龙、本报资料库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14-2017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