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护《弟子规》的误区/黄子伦

继续说《弟子规》的问题。不管是和身边的朋友讨论,还是游览网民们在社交媒体的留言,我发觉很多人其实对于《弟》是否应在小学教授,都保持着些许的维护,或者至少是犹豫的态度。在此,就让我看看他们都说了些什么吧!

《弟》流传甚久,必有其价值。我之前的文章有提过,一部作品可以流传至今,有多种原因,未必是因为有价值;而且,就算是有价值,我们也应该讨论是什么样的价值,是文学价值?收藏价值?历史价值?而这些价值,是不是能够符合教育的目的?我举个比较极端的反例,希特勒的自传《我的奋斗》也是很有历史价值,可以让我们一窥这个恶名昭彰杀人魔的内心世界,那是不是也可以拿去小学教授?

《弟》代表儒家思想,所以师出有名。《弟》开头的24个字就是取自《论语·学而篇》的第六段“弟子入则孝,出则弟,谨而信,泛爱众,而亲仁,行有余力,则以学文”,因此很多人就以为《弟》是儒家经典。可是一旦比较这两部作品,你会发现《弟》是把“孝”这个概念放在第一顺位,《论》开头则是谈到学习和君子之道,很少着墨在“孝”。而且不管是学者们对《论》有多大的争论,几乎都认同《论》的核心思想就是“仁”,而不是“孝”。套句《奇葩说》里的金句:哪怕是相似,就是不同。某位校长公开说《弟》是儒家思想的根,就是在误人子弟。

找不到精华

《弟》不是一无是处,我们应该取其精华,去其糟粕。这个可以说是维护《弟》者最大的防线,因为不管我举出再多《弟》的坏处都好,他们都可以用这个方式来防守。他们认为哪怕《弟》有再多用今天眼光看起来很愚蠢的内容,例如温前辈之前举出的“亲有疾 ,药先尝”,学校老师们都会做出现代化的诠释。

首先,华小老师到底有多忙,大家心中有数。当辩护者这么说时,我认为已经是高估了老师们的精力、时间和耐性。

其次,要做到去芜存菁,这本书就必须具备好的内容才行。可是《弟》通篇内容,我能够辨认得出来的教条式字眼,例如:“勿”就出现高达43次、“不”出现25次、“必”出现8次。这三组数字加起来一共是76,也就是说,一本《弟》,就有76种行为不能做,或必须做。试问,这是一本教育孩子明白事理的书籍,还是一本戒律?怕就怕,取来取去,你都找不到精华。

《弟》是一门哲学,批评者只是从字面意义去解读。关于这一点,我不想争论,但我要提醒的是,不管《弟》是不是一门哲学,这都是从大人的视角去解读。至今为止,关于教小学生念《弟》的所有好处,都是大人告诉我的,小孩子都是“被”缺席的。而且我们今天根本就不是讨论到底要不要焚书坑儒,烧掉《弟》,或者是大人可不可以看《弟》,我们是讨论小学引入《弟》的利弊问题,谁管它是不是哲学。

其实说了这么多,我们大人是不是该省思,为什么我们的学校不是选用最好的教材?当我们要小孩念一本有这么多问题的争议性书籍,还为其背书,是不是一种失职?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