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伟:驱动产品与服务
未来应走向数据贸易化

赵伟:数据贸易化比较公平。

(巴生13日讯)澳门大学校长赵伟教授认为,未来5至10年,实体产品与服务将有一个非常重要的改变方向,即皆由数据驱动,并走向个性化、精准化,因此作为“原料”的数据,应当通过公平交易贸易化。

他表示,大数据时代的来临,意味着我们将进入一个“赢者通吃”的时代,各行各业要做到不但是在马来西亚做得好,还要在全世界做得最好。

“因为覆盖的范围与区域越大,前途会越稳定。”

赵伟是国际知名学者,专长于物联网与大数据研究领域。他接受本地中文报联访时表示,数据驱动的产品与服务,源头是数据。这好比喝咖啡须买咖啡豆,做鞋子要买牛皮一样,搞数据驱动的产品与服务,数据是“原料”。

“既然数据是‘原料’,用买,自然比偷、抢和捡来,比较公平。”

大数据只对富人有用

他指出,若允许数据免费使用,不仅影响公众利益,也会加速贫富悬殊化。因此,为了国家与人民的利益,未来一定要走向数据贸易化。

“基本上,大数据只对富人有用。对于95%的人来说,你给他们数据,也没太多用途,但对这5%的富人而言,则太有用了。”

他指一旦任由大家免费使用大数据,代表着5%的人将可使用95%人的数据,这并不公平。

赵伟此行也受邀到巴生兴华中学主讲“超越AlphaGo-大数据引起的社会、技术与法律的挑战”。图为董事长丹斯里杨忠礼(中)赠送纪念品给他,右是陈伟后。

数据贸易化需克服3问题

赵伟指出,数据贸易化目前仍需克服三大问题,方能付诸实行。

他说,第一是法律问题,如何让购买数据者合法合理使用数据,包括厘清谁能拥有数据、买了以后如何使用,以及如何确保买方按照默认的方式使用数据,而不犯规违法。

“其二,作为一种原料,必须要有一套度量衡,比如买米要称重,买布用量,买数据是该称重,还是量长?至今,仍未有一套明确测量大数据的方式。”

他说,第三,数据与实体产品和服务最大的区别是复制成本几乎是零,因此未来一定要管制,将数据变成限量版。

“目前通过版权条规,确实可以控制复制侵权,但社会成本太高、过程太久。比如说,我们每发一次电邮,卖出一张照片给人后,他转发给他人就提告,成本会很高。”

他指要管制数据大量被复制,必须通过技术层面,不能靠版权法律。以现在的技术,已可以做到照片只能让买家看到,而不能转发他人。“我相信5年内会出现一种情况,即数据只能让买方看到,或者限制转发的次数,任何人一发入朋友圈,便会自我毁掉或黑屏。”

数据驱动仍在起跑线

人工智能便是数据驱动的产品与服务,全世界都还在起跑线上,我国发展数据驱动产业,不怕慢,只怕站。

赵伟说,国家无论大小,也不管是以实体经济或服务经济为主,在数据驱动产业这一块,各国都有平等的发展机会。

“这是一个不可错过的机会。无论是东盟、先进或落后国家,大家都还在起跑线上,就算一些已开始跑的国家,也跑不远。”

他说,大数据时代来临,跟得上或转型与否,必须看企业与个人本身,这就好比如数百年前开始机械化时,肯定还有铁匠念念不忘他们的大锤子。

“既然大家都在起跑线上,谁领跑,或是现在多跑一两步,十年后的差距,便是十万八千里。”

数据工业讲求人才

赵伟说,数据工业与数据贸易讲求智慧与人才,一个国家是否能跟上大数据时代,取决于对人才的培养与吸引力。“过去,一个国家没有石油,那个国家便会很穷;但在数据时代,这并没关系,因为数据驱动的产业,无需依靠一个具体的物资。”

他说,智能产品需靠数据驱动,而数据驱动须靠软件与互联网经济进行,目前世界各国仍缺乏这方面的人才。

“互联网经济有一个特点,叫‘赢者通吃’,比如说一个很好的餐馆服务软件,全世界只要有一个就够了。

他以澳门大学为例,其大学注重培养学生自知,让学生知道自己的强弱点,以便日后在社会工作,与人竞争时,懂得用强项击败别人的短项。

“当社会的分工将越来越细,每个人越要知道‘我是谁?我能做好什么事?做不好什么事?。人才不是全能,而是在某方面特强,我们要明白自己的强项,让强变得更强!”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